六百七十八章 奇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付鬼主,他自问是有心得和办法的。< W〕W>W].]1ZW.

    尤其是鬼主计划破开皇陵,更是扯就灵的最佳把柄。

    许易相信鬼主捉拿晏姿,多半也是为了应对这个把柄,换句话说,晏姿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念头到此,他稍稍安心。

    如今的他,真是疲惫欲狂,似乎自打从虚空神殿折返,便连续遭遇各种不顺。

    因着夏子陌之殇,着实乱他心神,让素来极富智计的他,到如今也没现,自己的各种不顺,隐隐约约已经串联起来,结成张铺天盖地而来地巨,朝他紧紧缠来。

    抛下鸭子,许易直入洞府,奔入最下层炼房,盘膝坐下,心默念止水诀,遍,两遍……

    如潮的心绪,渐渐沉宁,很快,他理清了轻重缓急。

    当先件事,便是搭救夏子陌,明日混上殿堂,且观风色,若有缓和,便引三皇子为援,将人弄出再说,若情势危急,说破天来,他也得先下手了。

    其二,便是拯救晏姿,他再三思忖,认定鬼主挟持晏姿,正为和自己形成把柄平衡,为他的皇陵大计备下道保险栓。弄清此点,晏姿的安危,暂时不用太过挂怀。

    其三,安庆侯处的异变,此点,许易盘算许久,便已消了心结。但因他打算在了结前面两桩事后,便远遁神京,再不和此间之人,再生瓜葛,安庆侯是好是坏,对自己有什么算计,他已懒得细究。

    念头澄澈,他便集精神,谋划如何破解明日之危局。

    思虑片刻,便隐约有了方向,无非两点。

    其,增强自身;其二,图谋全局。

    论及增强自身,如今的他已修成火之罡煞,更有四颗化妖丹备用,全力施为,便是感魂老祖也拿不下他。

    可今次行将面对的局面极是危险,甚至不在虚空神殿独面众感魂老怪之下。

    彼时,他尚有界牌为饵,更兼众老祖各自肚肠,便有辗转腾挪的余地。

    今次要行之事,旦为之,便成举世皆敌的态势,容不得他半点大意,实力自是越强越好。

    而实力无非分为自有和外力,自有实力,夜之间,哪里能够突破。

    外力,则或可依仗。

    当下,他翻出那本《分魂诀》,细细研读起来。

    老苍头所述,皆是微言大义,寥寥数百字,包罗万象,于酒盏之,蕴藏星辰大海。

    三百余字,许易冥思苦想,细细钻研,足足耗费近三个时辰,录出本多长达万字的手稿,这才住笔。

    捧过自录的手稿,通读数遍,修改略略二三处,便认真体悟起来。

    又是半个多时辰过去了,始终安坐不动的许易,霍然起身,仰天长啸,冲着皇家存书馆所在的方向,重重拜了下去,暗暗祷告,“老爷子,您放心,大越皇室的那块美玉,某毁定了。”

    这篇《分魂诀》,实乃旷古绝今之作,整篇宏论,震骇人心,前人所未见。

    最让许易拍案叫绝的是,老苍头的这篇《分魂诀》,竟突破虚实之间的天堑,宛若神论。

    亲眼目睹此旷世奇作,许易六脉俱沸,沐浴更衣,焚香宁神,所有的感知皆朝灵台汇聚。

    但见宽广无垠的虚空之,条粗壮的圆形电弧笼罩阴魂小人头顶,五官分明圆嘟嘟的阴魂小人,随着许易的驱动,缓缓睁开眼来,口念念有词,粗胖成节节的粉嫩小手,指天画地,忽的,那小人面露痛苦之色,道黑气自身体分出,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许易周身汗如雨下,无处不痛,气血奔流之下,粗大的筋络节节坟起,常人的筋络细微不可觉,气海修士最多能将筋络凝聚,显于皮肤。

    寻常凝液巅峰修士,凝聚筋络,根根筋络粗如细绳。

    而许易的筋络,尽数凝聚,却如根根立骨,撑起皮肤,整个衣衫瞬间被撑成碎片,根根粗大的筋络,宛若枯藤缠树,死死箍紧在他雪白如练的身体上。

    伴随着缕黑气自小人身体分出,消散于无垠灵台之,许易只觉腹间痛,随即暖。

    他全副心神皆朝那处温暖汇聚,小心地控制着温暖的走向,慢慢汇聚在三焦穴,直入少商穴,忽的,缕清凉自大拇指冒出,许易眼窝热,立时窥见缕黑气,黏在大拇指上,随他心意变换各种形状。

    随即他缓缓搬运黑气,自少商穴入,朝奇经脉行走,所到之处,无不温温如水,暖暖如阳,通体舒泰。

    若是有感魂老祖在此,明晰了许易目下的状况,非得震撼得灵魂出窍不可。

    阴魂乃虚,血脉乃实,虚实如何兼容?

    更何况,阴魂乃魂,血脉属魄,魂魄不为体,如何能够交相融汇?

    殊不知,许易破开怨胎,原有体魄属性,尽数灭亡,只剩下纯粹的魄力,被其阴魂引动,完成魂魄相交,彻底融圆如,天底下再难寻觅如他这般魂魄交合浑然如之人。

    老苍头这篇妙法,伟大之处,正在于破开了阴魂与血脉的虚实界限。

    他甚至再三嘱咐许易若要试练,须得承受非人之剧痛。

    可他绝没想到,许易口苦苦须弥破开怨胎之法的前辈,正是许易本人,更妙绝的是,许易还成功破开了怨胎,魂魄交合,融圆如。

    如此来,许易修行此分魂诀,自然事半功倍,只在分魂之处,有剧烈痛感,待得阴魂汇入血脉,只有圆融与温暖,哪有半点痛苦。

    许易便像是得了极有趣玩具的孩童,控制着缕阴魂于血脉筋络之,悠然游走,感受着那股其妙融洽和温暖。

    忽的,那股热流运转到眼目,眼前的风景陡然变,视力陡然疾厉起来,自他此间位置,到山脚足有百余丈,人在山脚,比蚂蚁还小,平素许易的目力,绝难看清山脚下的行人。

    可热流注入双目之际,他竟清楚看见了行人的眉眼,甚至连那女子金莲之上的对大红绣花鞋,也见得分明。

    《厚颜求下推荐票,谢谢诸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