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八十四章 又见绝对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天高做老了官,最知揖让进退,今日之事,胜则无功,败则无过,身为当朝品,他做了该做的,退下来,明哲保身,无疑是上策。?(?[?<〈[  〕.?}1]Z}W〕.]

    却说叶天高话落,叶飘零并他左侧的白面士,右侧的俊面青年皆躬身奉命。

    儒服老者亦微笑退开,那青衣青年淡淡笑道,“如何比,你们说吧。”话罢,掌现出枚翠玉色鼻烟壶,在掌滴溜溜转着。

    白面士乃此次新科状元,尊卑有序,便由他出面交涉,“是你大言不惭,要挑衅我大越坛,自然听凭你心意,否则你若输了,岂非要怪我等出题太过刁钻,便还是由你划下道来。”

    此番对答,不卑不亢,极显状元郎智慧,既维护了尊严,又将皮球踢了出去,更妙的是,留下了回旋的余地,满场无不暗暗称赞。

    襄王世子微微笑,指着状元郎道,“果然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斗智才有趣。不过,某只和旗鼓相当之人比斗,尔等虽是新进进士,越国之精锐,但在某看来也不过是粗通墨,稍具修为,尚不足和某坐而论道,如此,某先问个问题,尔等答出,某再与尔等比斗。”

    此番话出,又惹得满场如水浇沸油,满场喧天。

    “小人诳语,吾等何必动怒,贤者自贤,愚者自愚。”

    叶飘零慨然出声,满场喧沸立止。

    襄王世子笑道,“有些意思,但愿尓辈不尽是徒有口舌之利。且听某第个问题,天有多高?”

    此问出,满场死寂,继而陡起阵窃窃私语。

    “这算什么问题?”

    “无稽之谈?”

    “天多高,谁知道,便是神仙怕也不知晓?”

    “莫非大越道真的昌盛到这般地步,连苍天之高,都有办法测量?”

    “………………”

    众进士亦懵了头,彼辈憋足了劲儿,甚至暗暗所长分好了组,静等襄王世子问题抛出,就给其当头棒,哪知道憋了半晌,却等来个这。

    天多高,圣人云,天道茫茫,不可揣度。

    圣人都不知道的问题,圣人门徒又如何知晓。

    嘈切许久,众进士各自传音,随即,状元郎青了脸,越众而出道,“此问纯顺无稽之谈,阁下若有真才实学,还请亮出,若是破闷解乏,恕我等不奉陪了。”

    襄王世子道,“这么说,诸位是答不出来喽。”

    “无稽之谈,何须费神!”

    “有稽无稽,稍后再论,诸位答不出来,却是真的。”

    “愿闻足下高论!”

    状元郎怒道。

    他本不欲问出,将此事混赖过去,争奈襄王世子穷追不舍,气愤不过,便即喝出,他是真想知道此问何答。

    状元郎问出,满场视线,皆朝襄王世子汇聚。

    便连安坐王座之上的大越天子也来了精神,聚精会神注视着场下。

    独独许易无心关注这烂大街的把戏,目光时不时在人群的南北两点游离,心念万千。

    襄王世子郑重其事道,“还是某来为尔等解惑吧,记准了,冥冥苍天,其高十亿千四百九十三万六千百十九丈。”

    “胡扯道!”

    “胡言乱语!”

    “汝欲欺人耶!”

    “…………”

    满场大哗,喝声四起。

    初始,还有众人还抱着万的心态,以为霸国真生了某种了不得的测量器械,测出了天之高。

    待得襄王世子话音出口,便是蠢材也知道其在胡言乱语。

    过十亿丈,便是神仙怕也无法测量。

    襄王世子神色淡淡,依旧把玩着掌烟壶,丝毫不动神色。

    叶天高进前,挥挥手,压下满场嘈杂,便自退回。

    状元郎道,“小儿伎俩,亏你霸国敢端上场来。”

    襄王世子仰头道,“我之问题,尔等答不出在前,我为尔等解惑在后,不闻尔等念我传道授业解惑之德,独闻此恶声,莫非这便是堂堂大越之儒道?”

    状元郎涨红脸道,“事已至此,何故兀自强辩!”

    襄王世子道,“苍天确是十亿千四百九十三万六千百十九丈高,尔等若是不信,大可测量番,某可静候。”

    状元郎还待出口,却听叶飘零传音道,“贼子可恶,强辩徒乱人意,且绕他过去。”

    的确,即便襄王世子投机取巧,却终究是得了胜利,传将出去,怕无人会说襄王世子奸狡,只会说堂堂三百进士徒有虚名。

    “混赖本事,霸国的确天下无双无对,此番却算我等输了。”

    状元郎从善如流,大大方方应承下来。

    襄王世子道,“如此还算尔等有些担当。可还要比下去?”

    状元郎气得微微颤抖,叶飘零接茬道,“自是要比,先前是非,自有公论,我等自要分出输赢来。”

    襄阳世子道,“某恭敬不如从命,这样吧,我出题太难,便换尔等来出。”

    此番话出,连叶飘零也噎得够呛,他本意是想抢回出题之权,可襄王世子这般说,他却不好出口了。

    若真抢回出题之权,倒好似怕了襄王世子般,徒留笑柄。

    “你非要出题才能获胜,由你出题便是。”

    却是始终不动声色的探花郎兜了底。

    襄王世子到,“既然如此说,那某便不出难的,更不出新鲜的,出个尔等皆听闻过的便是……”

    此话出口,满场众人的胃口又陡然被勾了起来。

    襄王世子狡言霸住出题权之际,无论是亲身参与的诸多新科进士,还是围观众人,尽皆提醒自己,打开思维,放宽心海,绝不能再坠入先前的老路。

    哪知道襄王世子竟卖了好大个关子,说要出个众皆听闻的题目。

    众人聚精会神,却听那襄王世子道,“……两个对子,尔等且听分明了,其曰:烟沿艳檐烟燕眼;其二曰: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

    两联出,满场死寂。

    虽是那满口的“yan”并未落于纸上,可听在众人脑海之,跳出的七个字,皆是般无二。

    但因这两个对子,在整个大越,流传的实在太广了,正是大名鼎鼎诗仙词圣许先生在商盟总会招待宴上所出的三大绝对之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