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八十五章 绝不绝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有绝对为: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 [< .

    此三大绝对,自商盟总会招待宴后,轰传天下,几乎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

    可谁也没想到,襄王世子竟在此时,又将这两个对子提溜了出来,简直就是炒剩饭。

    初闻,众人无不大哗,心头是放松的,可稍稍思索,顿觉问题来了。

    惯因这三大绝对,除了最后的“调”字对,被众多的才智之士,几番会谈、磋磨,勉强对了出来。

    那“烟”字对,和“宝盖”对,至今无人对出,甚至勉强的不工整的对子,也绝少问世。

    襄王世子很满意自己带来的震动,迈开字步,游走圈道,“诸位,这回总不会冤枉某,又说某弄什么无稽之谈了吧?”

    叶飘零冷笑声,“阁下哪里是无稽之谈,我看你连欺世盗名都算不上,说你是人,那是在侮辱人这两字,拿我大越诗仙词圣之杰作,来为难我大越士,阁下可知耻辱之耻,如何写就,要不要叶某教你!”

    叶飘零正是那日被濮安仪王拉着会同诗心顾允真道,和许易比斗之人。

    正因身处其间,领悟深刻,此刻被襄王世子翻出此两联,他才别有滋味。

    叶飘零喝声方落,满场皆是轰然叫好之声。

    陈观海旁暗暗皱眉,他深以为襄王世子此举不妙。

    如果说前番的“天多高”,还不足以衬托襄王世子的无耻,那此两对出,襄王世子即便是胜了,也绝对搏不到美名。

    满场呼喝,襄王世子充耳不闻,朗声道,“既是比斗,我出题,尔等解,只争胜负,何论其他,况且某不曾限定何人解体,尔等矫矫群群,人多势众,总不会无人能对此对吧。”

    此话出,众新科进士,又是大怒又是羞愧。

    怒极的是,此对明明是绝对,满天下皆无人能对,此人偏挑此对作伐,卑鄙无耻至极。

    羞愧的是,苦读无数载,熬干的心血,已然金榜题名,大魁天下,可依旧破不开这区区数字的楹联。

    身为人,如何能够不愧。

    状元郎调整心神,说道,“阁下出题,倒是出自己之题,拿我国名士之题,为难我国士,等若拿我家之锁,捆我家之人,岂有天理?我劝阁下还是退下,以免堂堂霸国,沦为天下笑柄。”

    襄王世子讥笑声,“对不出,便说对不出,偏偏尔等要顾左右而言他,说这许多。绝对,哪里是绝对,只不过尔等无知无识,不见真佛自拜鬼罢了。”

    状元郎大怒,“口舌之辩,徒有何意,你若对得出,6某甘拜下风。”

    他根本不信襄王世子能够对出,只当其大言欺世。

    毕竟,大越这车载斗量的杰出才士,都在这两联面前,铩羽而归,区区个舌辩之士,又有何能。

    话说回来,若此人连这两道绝对都能破出,除了甘拜下风,又能如何?

    襄王世子转视众进士道,“尔等如何说,总不会某对出之后,尔等还要反复,再做那口舌之辩?”

    “你若对出,我等败退便是。”

    “瞎吹大气!”

    “虚言恫吓,小儿技也!”

    “无双之对,你才读几年书!”

    “…………”

    呵斥之音不绝,众人之意,却已明了,只要襄王世子对出,纷争便告结束。

    “取房四宝来!”

    襄王世子断喝声,如巨锤般,敲击在众人心房上。

    两组宦官,随侍,火送上条案,笔墨纸砚。

    待得墨好,襄王世子取过那雪白狼毫笔,万道视线皆朝他笔尖汇聚。

    刷刷几笔,两排字分列两行,正是:烟沿艳檐烟燕眼、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

    两列出,舒气之声,如海浪翻涌般。

    随即,又是刷刷几笔,那翻涌的海浪瞬间汇聚成惊天巨澜,椅子歪倒声,条案动摇声,翻腾片。

    襄王世子落笔,两名宦官高高举着雪白的巨幅。

    但见两列四行檗窠大字浓墨饱满的呈现纸上,却见“烟沿艳檐烟燕眼”之下,落着的正是“雾舞乌坞雾吾屋”。

    而那“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下落着的正是“远避迷途退迴莲迳返逍遥”。

    满场俱是饱学之士,此两联出,无不内心震动如雷,九天霹雳落下,谁都知晓,这非是对上的,而是对的几近严丝合缝。

    “烟联”之难,在于同音字组成了句颇为美丽的句子。

    要想对上,单是找寻同音字组成句子,都是绝大的困难,且组成句子的同音之字,字性还得与上联相合。

    比如上联的第个烟是名词,第二个烟是动词,下联也要如。

    除此外,“沿、艳、檐、燕、眼”的字性,下联皆要兼顾如。

    如此来,难度更上层楼,简直就非人间字。

    偏生襄王世子笔落惊风雨,联成泣鬼神,竟严丝合缝的对了出来。

    除此外,下联的“宝盖”对,所难者在于句十字皆同是宝盖头。

    要想对上,必须找寻同样十个同部之字,组成句子。

    这已是绝难。而组成的句子字性同样要兼顾,要做到这点,难度比“烟”字联,只是稍小。

    而襄王世子对出的下联,不仅圆满达到了此二者,更妙觉的是,上联下联,组成了完美的联动,形成了契合,也就是说生出了意境。

    这才是完美楹联的至高追求。

    “宝盖”上联在说:借宿在客人家里,守着寒窗何其寂寞,抒了思乡之情。

    “走底”下联却对上联做出了回答:既然漂泊在外,前路凄迷,不如退回莲花盛开的故乡,重返自在得逍遥。

    如此才情,非天授而不成。

    两联既出天下动,死寂的皇场,依旧死寂。

    众新科进士输得心服口服,因登科抡魁,金殿朝圣,琼林欢宴而氤氲起的冲天喜气,在这刹那败了个干净。

    旁的陈观海激动得浑身颤抖,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襄王世子的惊人才情竟到了这个份上,连大越传出播于各国的绝对,都灭于其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