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八十六章 爱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联想到襄王世子此前的举动,陈观海颗心陡然冰凉,外皆以心魔呼他,极言他心机深沉。〔?[(( 〕.1ZW.

    可细细品咂,眼前这襄王世子的心思,何尝不如妖似魔。

    场所谓比斗,从始至终,节奏牢牢掌握在襄王世子掌。

    先以句近乎玩笑的“天多高”,惑敌心智,乱敌心意。

    再抛出两则过期绝对,引爆全场的怒意,继而诱敌深入,再演出瓮捉鳖。

    整场戏码,根本就在襄王世子自己的节奏。

    堂堂大越数百新科魁,竟被襄王世子咏三叹,牵着鼻子行走。

    明明是比斗,往细了想,根本不曾比斗,都在襄王世子的套子里。

    偏偏众人等败得心服口服。

    单从心机上讲,襄王世子的确足以蔑视这帮新科举子。

    至于那两句绝对,陈观海并不认为尽是襄王世子的手臂,襄王府素以气钟聚著称,章三友多年隐没襄王府。

    此绝对破解,未必没有这些人的手尾。

    当然,即便如此,襄王世子的心机才情,也足够显耀当世。

    此人不得扬名,天道何存?

    心潮如浪起伏,陈观海竟生出几分大义凛然来。

    “胜负已分!“

    襄王世子团团抱拳,“如此,某便献丑了,定能竭尽所能,记此盛世,将大越繁华,播于天下。”

    他所求者正为扬名,事已至此,名声必躁天下,自也无心苦苦打压大越坛。

    话说回来,只要大越天子圣寿之盛,是由他襄王世子撰纪之,对大越坛已然是毁灭性的打击。

    “慢着!”

    叶天高再度越众而出,古井不波的老脸,看不出任何情绪,可谁都知道此刻叶相心定是不爽利到了极点。

    叶天高的确不痛快,大不痛快。

    剧本出预期,且演到如此地步,已让他仓皇了。

    好好的场盛事,如此搅,朝野震荡,叫他这个相国如何收场?

    局势已糜烂,那他就不能让局势更糜烂,若真让襄王世子主笔纪事,不须等到明天,大宴散后,弹劾他要他请辞的折子,准能堆满垂拱殿。

    “叶相这是何意,莫非要出尔反尔。”

    陈观海阔步上前,却是要和叶天高打场对对胡,“叶相何等尊贵身份,定是信人,再说,还有诸国万邦的使节在场,叶相总不会和陈某开这天大的玩笑。”

    叶天高轻抚长须,“此是何等场所,叶某不敢玩笑,也无心玩笑。叫停襄王世子主笔,也不过是顺着你观海先生的意思。犹记得观海先生言道,如此盛世,当有才情,名最优之人,方能主笔。眼下,襄王世子不过勉强盖过我朝新进举子。恐怕尚称不得最优之人。”

    陈观海面上青气阴笑,冷冷笑道,“叶相总不会学小儿辈,玩弄字机巧。莫非按叶相的意思,要让襄王世子挨个儿比对下去,直到连殿前宦官也胜过之后,才能主笔。”

    “荒唐!”

    叶天高重重甩袖,“观海先生自重!”

    多年相国,自有番积威,他这作色,陈观海高炽气焰陡然为之收敛。

    陈观海冲叶天高郑重抱歉,“是陈某唐突,给叶相赔不是了。不知叶相到底意下如何,莫非襄王世子对出了诗仙词圣之绝对,尚称不得最优之人,莫非场间还有人能胜过襄王世子。”

    “那是自然!”

    叶天高淡然道。

    陈观海以为叶天高又要磋磨口舌,怒气迸,“敢问是何人,不管是何人,总得先对出那两联绝对再说。”

    叶天高道,“不知诗仙词圣本人如何?”

    此言出,满场齐声惊呼,陈观海连退数步,襄王世子亦满面震惊,随即这震惊便化作狂喜。

    说来,许易诗仙词圣的身份,近乎举世皆知。

    甚至他为紫陌轩幕后东家之事,也有不少有心人知晓。

    可许易身为皇城禁卫,甚至官家人的身份,却是极少有人知晓。

    即便有知晓者,也并不知此许易便为比许易。

    知晓诗仙词圣便是皇城禁卫的,也只禁卫的几个最高层,以及吏部大员,以及朝堂核心要员。

    在陈观海以及众人心,诗仙词圣若出仕入宦,必定高居显职,不可能默默无闻。

    大越朝堂不曾传出诗仙词圣履职的消息,显然这诗仙词圣定在草野。

    按常理想,名大到诗仙词圣这般地步,近乎到达了脱的境界,即便无官职傍身,也披上了无上光环。

    此刻,却听叶天高直言诗仙词圣本人在场,众人如何不惊。

    以至于,转瞬之际,数千人四下张望开来,却极少有目光朝满身金甲的许易投注而来。

    “许先生,出场吧。”

    叶天高冲许易所立的方向微微拱手。

    若许易是寻常禁卫,即便做到南卫正统领,以叶天高的地位,也绝不会自降身份,冲他行拱手礼。

    可许易加持的诗仙词圣光环实在太强大,身为人脉,叶天高没办法不给予礼敬。

    “嘿,叫你呢。”

    6善仁自后重重捅咕了许易下。

    直到这时,神游天外的许易才回过神来,迎他而来的却是成千上万道目光,或震撼,或惊讶,或不解,最多的却是难以置信。

    “这,这是诗仙……词圣……”

    陈观海有些哆嗦,无论如何他不能把这金甲武夫,和那飘逸出尘的儒衫年联系起来。

    若非大庭广众,场面壮观,他简直要怀疑叶天高作假。

    忽的,净鞭陡响,红袍太监尖声呼道,“圣谕,着诗仙词圣近前。”

    许易虽然出神,但不至于连适才场面如何演绎都不知晓,稍稍定神,已恢复正常,闻听呼声,心叫苦,却也只得阔步上前,拜倒行礼,口呼万岁。

    御座之上的天子却着实有些兴奋,浮肿的眼泡瞪得老大,糯着声道,“爱卿抬起头来。”

    许易心阵恶寒,却只得抬起头来。

    天子拍座道,“果是许卿,早闻爱卿入禁皇城,却始终无缘见,不意竟在此间相逢,爱卿闻名惊世,时逢寡人寿诞,爱卿可有佳作呈于陛前。”

    许易在商盟总会的接待宴上,大出风头后,非只亲笔章被安庆侯送入宫,便连画像也并送入。

    故而,大越天子虽未见过他真人,却能识得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