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八十八章 旨意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易道,“陛下之命,我自当遵从,只是叶相举荐许某上场,乃是为大越争光添彩,可在下心有挂碍,深思不属,出场自是无碍,然则失败,则置天子于何地,还请叶相教我!”

    “你……!”

    叶天高怒极,他没料到此人竟是如此孤傲,他堂堂左相几次出口,意思已然明了,此人数番推诿,哪里是不给面子,分明就根本没将他叶某人看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   ? ).〕〕1〕Z〕W〉.)C)O>M]

    不过他到底宦海沉浮无数岁月,心性已修炼得极是深沉,心虽掀起万丈狂澜,面上却堆起笑颜来,“果然唯真名士有风骨,叶某佩服,不知阁下所虑者到底何事?今有天子在此,但凡阁下说出,必定叫阁下满意。”

    许易连续两次提到心有隐忧,神思不属,摆明了是有所要求,叶天高何等老辣,如何听不出来。

    之所以始终不提此茬,者是震惊此人胆大包天,敢当众向天子与王廷索要好处,若提起来,未免有损王廷尊严。

    二者,叶天高始终坚信,堂堂大越皇威,朝廷威仪,岂能压服不了位副百户。

    由于许易顶着诗仙词圣的牌子,却入禁卫作了副百户,无意给了叶天高错误的暗示。

    在他看来,许易定是才情极佳,科场少运,无奈才从禁卫处打开缺口,作了副百户。

    单看此项履历,落在叶天高眼,许易头顶上无疑顶着个硕大的帽子——醉心官场,贪慕权势。

    如此人物,只怕他叶某人稍稍搭台,准会迫不及待跳出身来。

    偏偏叶相国表错情,剧本竟完全朝着相反的方向演绎,竟逼得他不得不回到许易预设的轨道上来。

    许易暗暗舒了口气,嘴上却道,“多谢相国好意,虽然此事只是小事,但颇为麻烦,就不劳烦天子了。”

    叶天高气得牙齿痒痒,见过矫情的,没见过这般矫情的,难道这小子就不知道,这样说话,是会将人得罪尽的。

    他强压口气道,“有天子在,天下或有难办之事,具体到个人,岂有难事?阁下何不畅所欲言,吐为快。”

    “叶相的话,许某自是信得过的,实不相瞒,许某之事,也不是大事,却十分令许某伤神。事情是这样的,许某有至亲之人,于数月前失踪,九寻未果,偶然得到消息说许某这位至亲,困顿于某位尊贵堂皇之处,该处主人身份尊贵,气势非凡,许某直苦于无法将那位至亲救出,还请叶相看在许某片赤诚的份上,恳请陛下颁下恩旨,准许许某持拿旨意,迎回至亲。”

    兜兜转转,许易终于图穷匕见。

    说来他真想感谢那位襄王世子,他苦思许久无果,甚至料定必以血战才能告终之事,展到如今,竟现出曙光。

    叶相暗暗松了口气,继而大怒,多大个事啊,值得你如此转弯,什么尊贵之人,便是皇子,你真要某人,以我叶某人的面子还能要不来么,何苦如此兜圈子。

    “此事易尔,老夫应承你便是。”

    “多谢叶相,那便请叶相代许某请天子赐下旨意。”

    许易冲王座之上的天子微微欠身,这回却是真心实意。

    叶天高对天誓,多少年了,他就没遇到这么讨厌的,他叶某人都明说了,应承了。

    这人却还是不依不饶非要天子下旨,真当他叶某人的面子是鞋拔子,真当天子的旨意是大白菜。

    “准了,许先生的请旨,朕准了。”

    大越天子实在不耐烦看眼前的场面,好好场圣诞,意外多得已经让他麻木了。

    眼见得叶相国和许易的嘴仗还得打下去,他真不耐烦了,不就是要个旨意,拿个人嘛,多大点事,犯得着浪费他堂堂天子如此珍贵的时间。

    许易长长揖,心彻底落定。

    九如和鬼主却各自心如煮沸,他们二人哪里还不知道许易绕了老大圈子,所要这何人。

    尤其是鬼主,化身北辰的他,恨不能捏住九如的脖子,嘶吼着要其抛出杀招。

    他甚至有些后悔了,后悔太过小心的算计,若不是害怕露出行藏,他大可假用北辰的身份,当众使出杀招。

    就是太小心太在意这缕分魂,他苦心孤诣,绕了原路,将杀招送给了九如。

    哪知道事到临头,九如竟不敢稍动,早知如此,他便是拼了这缕分魂,也要亲自引爆。

    就在他焦躁欲狂之际,满面冷酷的九如忽地起身,离开了条案。

    因着纷争波接着波,皇场的庄重肃穆早被冲淡,除却那众新科进士竟有过半之人,离开了条案,拥上前来。

    此刻九如离开条案丝毫未显突兀,似乎好似大海之,汇入滴汽水,丝毫没起任何变化。

    却说天子金口已开,众人为证,许易颗心彻底踏实。

    收好处就办事,是他贯的为人处世的原则。

    当即,他阔步朝襄王世子行进,行到三丈开外,定住脚道,“诗词歌赋对联字谜,阁下绝非我之对手,这点相信阁下心知肚明,阁下若是不信,不妨随意拟题,献给阁下十次机会,若某有诗词失了水准,便算阁下胜利,当然,对联字谜,阁下亦可相试。”

    许易先声夺人,语既出,满场轰然。

    襄王世子面上青白急转,暗咬银牙,却不敢接茬。

    惯因眼前这家伙,实在有这般嚣张的本钱,诗词歌赋章,自无须说,能随手拈来,便为孤绝之作的诗仙词圣,定然不会差了,且看此人的滔天自信,襄王世子自己都相信,不管自己出什么题,此人只怕都能立时做出佳作。

    而能拟出“烟”字对,“宝盖”对这种难住天下人对联的人物,字上的功夫,显然已到了化境,纵使字谜,恐怕也绝难不住他。

    然则,这番,襄王世子却是想错了,原来许易乃是虚张声势,故意将字谜缀上,正是怕对方挑拣字谜项来比斗。

    有前世的佳作万千为引,他自不怕比斗诗词,甚至对联,他也熟记了不少绝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