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一章 蒙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然,按题面,二选,便是盲选,许易也有二分之的概率的。〈?  <? [ >.?]1]ZW.

    然而襄王世子有绝对的把握,许易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绝不会盲目猜测。

    道理实在简单,旦猜错,这比不答题,还来得羞耻。

    堂堂诗仙词圣,当世智者,如何能学小儿胡猜。

    换句话说,以许易如今的地位,除非勘破其道理,否则绝对不会答题。

    而要想勘破其道理,除非学究天人。

    便是他襄王世子,也只能根据实验,得到答案。

    且此题,也非是他凭空而出,正是日襄王府,众智谋之士偶见小童于水盆嬉戏,某位谋士偶得此题,当即道出,时间竟叫府智士尽皆束手。

    不是算不到答案,可怕的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偏偏众智士坚信万物能格,万物必有其理。

    可这石水,稍稍变换位置,便产生如此微妙的变化,到底是何因由,令人费解。

    襄王府的智士,皆是英锐的英锐,襄王世子适才对出的许易的两副绝对,正是此辈日以继夜,咬嚼字,归纳了无数字表,耗时月余才拼凑而成。

    众智士的合力之强,可见斑,饶是如此,也始终破不开此局。

    这位诗仙词圣,纵使真是天赋之才,也决计别想堪透其关键。

    更有层,此局天下未闻,决计不会像先前那般,会被许易经历过。

    只此项,便叫襄王世子心大定。

    哪知道他心念才闪,便见许易冲他拱手,“多谢世子,拿这考小儿的题来考许某,许某万分承情。”

    便在世子目瞪口呆,许易道,“自是石子没入水,水线及碗身更高。”

    “许先生不会认为光说结果就够了吧。”

    襄王世子几乎是狰狞着面孔,吼出此句话来。

    许易的轻率答题,简直要击溃他的心理防线了。

    他既不相信许易会不知仓促答题的危害,更不相信许易会在这短短数息之间,便能弄清其关窍。

    可两个不相信之间,形成巨大的悖论,搅得他脑仁生疼。

    “世子先说许某答的对是不对。”

    许易自然知道自己答对了,他是真没想到襄王世子会出这般题目。

    对旁人而言,自是极难,但对他而言,实在是过分的简单。

    放在前世,乃是初生,便能解答出来。

    无非涉及到个简单的浮力公式,石头在碗时,石头所受的浮力,不及石头在水底的浮力,石头在水底排开水的体积自然更大,水线到碗身的位置自然更高。

    说来简单,可其涉及的密度,体积等等的公式关系,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你先说透道理,否则便是蒙的。”

    襄王世子五内俱焚,完全失态了,边的陈观海惊怒交集,绝没想到,番圈绕,竟到了这般境地。

    更让他震惊的是,素来城府颇深的襄王世子竟被刺激得有些失态,仔细想想,也的确够震撼的,这人反掌之间,破解难题,如有神助,真是上天眷顾之人啊。

    心波澜万千,面上沉静如水,他接过襄王世子话茬道,“难题破解,世子何必如此兴奋,相信许先生定会给出解释,陈某相信场无数贵人定也像世子这般,渴盼得知内情由。”

    陈观海及时补刀,襄王世子狂躁立减,略带狰狞的面容恢复宁静,盯着许易道,“先生请讲。”

    许易道,“敢情世子先回答,许某的答案是否正确。”

    襄王世子喉头滚动,艰难开口,“先生所言不错,只是此题考较的是……”

    “答对了便行,原以为世子也不知晓答案,还准备叫人亲自测试番,现在看来,却是免了这遭麻烦。”

    许易淡淡然然的回答,却听得襄王世子满头黑都险些立了起来,怒声道,“说不出道理,只能算蒙的,阁下莫非以为这小儿问题,某自己验证不得,非要拿到此间来耽误众人时间么?”

    许易道,“不知世子问的是何问题?”

    襄王世子才将开口,猛地顿住,继而愈怒,“谁知道阁下如此无耻,投机取巧,有违圣人教化。”

    许易不骄不躁,“世子提出问题,许某回答,并且答对,如何就成了投机取巧?”

    满场众人谁也没想到这位诗仙词圣竟是如此促狭,不过同为大越众,便如赛场观马球,绝无襄王世子的愤懑,只有自家球员耍弄敌手的快意。

    更何况,适才这位襄王世子出尽风头,耍弄得三百新科举士,团团乱转,同为大越众,未免脸上无光。

    此刻,报应来得快,大越众人心头快意简直难以言喻。

    陈观海暗道不好,本来在他以为,襄王世子和许易争锋,本就是种“圣姑欣然败亦喜”的是态度。

    毕竟无论胜败,襄王世子威压大越三百举士,大战诗仙词圣,名声播于诸国,自不待言。

    襄王世子要做的,只是保持翩翩风度,那便足够了。

    他也知道以襄王世子的智慧,定不会看到此层,此刻失态,恐怕是身在局,又执拗于胜负,情绪竟陷得如此深沉。

    他连连以目视,甚至横身近前,襄王世子竟报以狰狞怒眼,随即指着许易喝道,“许先生何必欺世盗名,此题究竟如何,天下自有公论,许先生若不道出究竟,某倒是无所谓,恐怕天下之人皆要以为许先生是破此题靠蒙数,某是替先生担心。”

    许易微微抱拳,“替某担心,大可不必,非是许某不愿道出究竟,实在是内高深,非如明睿如许某之辈,不可与闻,世子说是蒙的,便算是蒙的吧。”

    襄王世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人如此不顾声名,难道这人就不知诗仙词圣的名号是如何响亮,价值无量,任何点瑕疵,都将是对此名号的绝大损失。

    继而,他又心痛了,许易如此轻飘飘落下,让他口气直闷在心里,几乎憋成内伤。

    是啊,许易都承认是蒙的了,诗仙词圣拼着不要颜面了,也要将他襄王世子踩入泥泞,还能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