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二章 七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襄王世子唯想不透的,自己到底和这诗仙词圣,结下多大仇多大恨,值得他这般污损英名。  .

    襄王世子不知道的是,许易根本不在乎这诗仙词圣的所谓英名,这般狠踩襄王世子,只为还大越天子个人情。

    谁叫这位襄王世子先前风头占得太足,不彻底将他踩入泥泞,许易便觉对不住大越天子开回金口。

    然就目前来看,襄王世子还被踩得不够狠,许易又道,“许某亦有两惑不得开解,还请世子赐教。”

    襄王世子攸地回神,陡然意识到即便许易两题全部答对,他也未必全无机会,论及急智,襄王府众智士,也未有胜过他的。

    许易能破他的难题,他难道就定然解不开许易的难题。

    即便只解开道,那也是替诗仙词圣开了惑,先前丢失的颜面,可并拾拣回来。

    可他心头仍旧对那石水之论,耿耿于怀,当即说道,“是非曲直,自有公论,先生拼着连名声也不顾了,也要赢某,某也无话可说。现下,就请先生出题,某且试答便是。”

    许易道,“世子请听题。”

    岂料,他话方出口,满场俱是白纸翻飞,笔头攒动,便连大越天子的王座之前,也新横了张宽阔条案,置了御笔御墨。

    显然,这场别开生面的智斗,已经激了所有人的兴趣。

    更有甚者,就在许易和襄王世子舌辩之际,几位皇子着小黄门置办了盆、石、碗、水,用来验证许易所言。

    当石头没入水,水线明显浸过先前刻录在碗身的红线之际,满座轰然叫起好来。

    其内因到底如何,底下已嘈切成片,却无人能尽透其理。

    此刻,听闻许易这位名垂天下的诗仙词圣,兼当世第智者,要出题考校,这种轰动效应,自是远远过了襄王世子。

    更有甚者,无数人断定,今次这番智斗,必将载入大越史,众人皆有参与种参与历史的奇妙感觉。

    却听许易道,“在许某老家,有两座小岛,名桃花岛,名侠客岛,共有七座木桥将两座小岛,并两岸连接起来。许某幼时,常在岛与岛之间游玩、往来。偶然次,许某便想,能否从两岛与两岸之间任意处出,恰好将每座木桥都经过次,再回到原点。自十二岁现此趣味之始,总计六七年,许某来往复行七桥上百次,总是不得而解,今请襄王世子代许某解惑。”

    说罢,他便问宦官要来纸笔,当众落下那两岛与两岸并七桥之草图,宣示众人。

    此题才出,满场又是轰然,谁也没想到值此关键时刻,这位诗仙词圣,竟弄出此近乎玩笑之题。

    相比那石头浮水,明显能看出玄机,这题根本就是走线,只须多试几遍,总能得出结果。

    饶是襄王世子已提起心思,骤然闻听此题,也忍不住喜,他不怀疑许易题有深意,可他大可照猫画虎,学许易答那石水之问般,只给结果,不给义理。

    所以只须重复试验,其隐秘道理,他大可不去深究。

    他正暗喜之际,却听许易道,“适才,回答世子之问,前后某不过耗时半盏茶不到。不知世子回答许某之问,需要多久,正如陈先生所言,为免耗费时间,才比斗得急智,倘使用时太多,未免有违选此项比斗之本意,不知世子意下如何。”

    “某便用半柱香,不,至多炷香,炷香未答出,便算某输。”

    许易提出时间之论,更让襄王世子心头大定,认定了许易是担心他的重复试验,取得结果。

    他心暗道,今次非要扫颓然,掀许易个大跟头,以他的急智,旁人试验遍的功夫,足够他试验十遍,且过目不忘,更无比纸笔,全靠心算。

    这炷香的功夫,怎么也够他试验个数千遍,区区几座桥,怎能经得起数千遍的试验。

    襄王世子话落,便有小黄门捧出香炉,置于暗上,点燃市面通用之计时线香,便自退去。

    早在小黄门点香之前,襄王世子便盘膝坐定,闭目绝闻,脑海展开了飞的心算。

    眼见炷香已烧去三分之,襄王世子面上的表情犹如幕惊心动魄的风景,从最初的安宁到后来的面皮狰狞,再到最后的挥汗如雨。

    许易静静盯着线香,心片安然,他根本就不担心襄王世子破解此题,但因此根本是无解之题。

    此题说来简单,却是高深莫测,正是前世数学史上赫赫有名的七桥问题。

    最后闹到了举世闻名的大数学家欧拉处,便是欧拉也经过了漫长的推演,才最终证明此题无解,进而衍生出了数学的个分支,图论和拓扑几何。

    就算襄王世子有天纵之才,数学功底远胜前世大智者欧拉,要在炷香内,给出答案,无异于天方夜谭。

    襄王世子面部的风景渐渐演绎到极致,好似巨澜汇聚成风暴,当下所有人都停止了试验,朝那襄王世子瞧去,忽忽炷香将将烧尽,襄王世子猛地喷出口血来,歪倒在地。

    陈观海慌忙抢上前去,抬手将数枚丹药送入襄王世子口,俄顷,襄王世子白如金纸的脸蛋,有了血色,抬眼扫了下陈观海,沉郁道,“先生,为何如此简单之题,某就是破解不出,就差步,就差步啊……”

    陈观海道,“此题必有机巧,许先生能当众拿出,必有奥妙。”

    当下,襄王世子咕噜站起身来,冲许易抱拳道,“还请许先生赐教!”

    “赐教什么!”

    许易面带微笑。

    襄王世子俊面寒,“先生何苦明知故问,此题某承认解不出来,还请先生告知答案。”

    许易笑道,“许某只负责出题,不负责解题,世子既然解开许某出得两联,自该知晓许某的惯例。话说回来,许某头脑不灵,就靠着这几个问题,保全令名,若都将答案送出去了,再遇上世子这般的人物请教,某岂非要难堪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