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三章 讼断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番话戏谑之极,惹得满场大笑,襄王世子面被寒霜,恨恨瞪着许易道,“阁下倒是真小人!”

    许易抱拳,“过奖过奖!”

    满场轰笑愈烈。<( [ 〉.1ZW.

    大越天子于王座抚掌赞道,“许卿倒是妙人。”

    此题失败,襄王世子便已算败了,许易却不容他喘息,逼问道,“第二问,依许某之见,世子不听也罢,免得又口吐鲜血,徒劳心神。”

    襄王世子压住心头怒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阁下自管道来,能否答出,是某的事,说与不说,却是先前就定好的,莫非阁下真怕多对外言出题,便对外少了分底气,这诗仙词圣的名号,以及这古怪智题,莫非全是靠偷窃而来。”

    虽是激愤之言,却无意道出了实情,许易还真就是偷窃而来,不过从另个世界偷窃来的,便是神佛也奈何他不得。

    许易道,“世子何必恼羞成怒,犹记得世子出题考校我大越新科进士之际,可是风度翩翩,此刻却面红耳赤,言辞激愤,可有几分输不起了,这样吧,某再退让步,倘使世子答对许某这道题,这场比斗便算许某输了,倘使世子答不出,还请世子恭恭敬敬给我大越众新科进士,鞠躬行礼,道歉认错。”

    襄王世子直气得三尸神暴跳,太阳穴突突直跳,恨不得平吞了许易。

    旁的陈观海道,“世子是与尊驾比斗,与旁人何干,许先生此言,未免辱人太甚。”

    明着指责许易,实则暗示襄王世子不要计。

    事已至此,战胜许易毫无希望,不如及时止损,就凭先前难住大越三百新科进士,已经足够他襄王世子扬名天下了。

    本来对战诗仙词圣,也是他襄王世子履历上浓墨重彩的笔,惜乎坠入许易诡计,襄王世子步步犯错,连风度也不曾保住,竟露了愚人之相。

    暗暗深思,陈观海弄不清许易的目的,直到此刻许易直言,要襄王世子输则为众新科进士致歉,陈观海才明白许易心意,这是摆明了要死踩襄王世子。

    襄王世子自也悟出,正待说话,却听许易道,“陈先生且听许某说完,再论不迟。某第二题,乃是讼断,只要襄王世子断得公允,便算某输,莫非襄王世子连讼断也不敢接,那可就妄称智者了。”

    此言出,襄王世子到口的话,再也出不得口,本渐平复的心绪,再度翻腾开了。

    许易这话,真把他架在梁子上了。

    讼断,乃士必修的本功课,且凡为士,虽恶讼师之业,却多好私下论讼,品评廷断。

    以至于讼断几如诗词对联,字谜赋般,成为人雅集的项娱乐。

    即便才智不彰之辈,亦可在讼断之上,表见解,博取眼球。

    但因讼断之事,主观因素太大,品评之人,大可攻其点,不计其余。

    故而,讼断之事,可谓是难度最低的人活动。

    此刻许易拎出此事,襄王世子便想拒绝,也得考虑后果,毕竟,连讼断都不能为之,如何敢称智士。

    若真拒绝,只怕先前所聚之名声,立时就得毁尽,保不齐便有人传言,他所对出的两大绝对,乃剽窃而来,否则怎生连区区讼断也不敢为之。

    除却担心,他心头同样弥漫着股躁动。

    但因许易摆出的诱惑实在太大,通过讼断便可翻转局面。

    即便其人又出诡诈之题,可讼断之术,无非是正说反说,破其点,动摇全线。

    他堂堂襄王世子,自幼攻经读史,《沉冤录》、《冤狱集》也不知看了多少,所谓讼断,在他看来不过舌辩尔,只要舌头尚在,就没有断不了的案子。

    许易见襄王世子面目殷勤变化,沉吟不决,加把火道,“看来某真错怪世子了。”

    襄王世子热血冲顶,“当某三岁小儿,再三出言相激,某便应你,看你有何古怪。”

    许易笑道,“世子请听。此事乃是桩奇事,同样生在某之家乡……”

    话才至此,满场众人尽皆面露古怪,你这家乡未免太神奇了,什么怪事都生在那里。

    心哑然,手上却是不停,刷刷记录着。

    “……许某家乡,有落地老秀才,屡考不,遂熄了功名心思,于乡社办专塾,不教经史,专授讼术。老秀才座下出过不少著名讼师,名满州郡,为老秀才博得不小名声。而这老秀才有门规,规定入其门者,需缴纳半的束脩,另半束脩则在该徒再打赢第场诉讼后,翻十倍缴纳。”

    “老秀才座下诸徒,莫不如此,为老秀才带来不菲的回报。独独有位张生,出自老秀才门下,学成讼断之术后,竟变了志向,迟迟不参与讼断。来二去,那老秀才便等得烦了,竟将张生告上公堂。并提出独特之见解:其,此场官司,若是张生胜诉,按照先前约定,张生合该缴纳另外半束脩的十倍与他;其二,若张生败诉,堂官便应判决张生支付另外半束脩的十倍于他。故而,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张生都应支付另半束脩的十倍与他。”

    故事到此,满场哗然。

    “这老秀才固然贪财,此话实在有理。”

    “是啊,无论怎么断,这张生都输定了。”

    “不付束脩,实乃欺师灭祖,还判什么,上堂就该张生输。”

    “话不能这么说,规矩是老秀才自己定的,张生不愿打官司,自然用不着付那般束脩的十倍。”

    “天地君亲师!”

    “这是师告徒,非是徒告师,徒弟何错之有。”

    “此乃就事论事,扯大义何用。”

    “…………”

    各种议论蜂起,许易也不打断,还是叶天高等得不耐烦了,重重咳嗽几声,止住乱局,冷冷扫了许易眼,道,“弄什么玄虚,好生出题!”

    许易也不回他,接道,“老秀才话罢,那张生也提出两点见解:其,此场官司若是他胜诉,按堂官判决,他就不需要像老秀才支付剩下半束脩的十倍;其二,此场官司他若是败诉,按老秀才自己的门规,他同样不需要像老秀才支付剩下半束脩的十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