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四章 姬冽意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秀才与那张生各执词,皆有其理,堂官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决断,现在便请世子来断上断。[〈 ( <〈 .”

    许易话音未落,满场的轰然声如潮水般涌来。

    就在之前,所有人都认为老秀才理当获胜,但因老秀才虽然贪财,但其所言却是再正确也没有的论断了,张生理当判输,这场官司没什么值得争议之处。

    直到许易道出张生自白,情势陡然翻转,所有人又才现,张生所言同样是切合情理之极。

    可桩案子,怎么可能原告被告都掌握了终极道理!

    轰然声未落,所有的视线都朝襄王世子汇聚。

    襄王世子简直要晕厥了,他便是挤破脑袋,也想不透天下竟有如此案子。

    繁杂的竟让他根本无从下手。

    他非是没想过剑辟蹊径,从师徒大义上论述,偏生是师告徒,不义在先。

    若就事论事,偏偏案老秀才和那张生的论述,皆圆融如,各擅胜场,根本无从区分。

    时间渐渐逝去,新点起的线香,已烧去近半,襄王世子憋得满脸青白,根本难置言。

    忽而,襄王世子重重吐口浊气,盯着许易说道,“此题闻所未闻,正反两方互为引证,根本无从论断,某无法判别是非。先生之智,某愧不能及,以往,某自负天下之才,而今看来,却是夏虫语冰,井蛙语海,先生请受某拜。”

    话罢,襄王世子竟恭恭谨谨冲许易拜了下去。

    两回合,四道题,襄王世子心服口服,尤其是许易所出的两道题,皆是大繁似简,他竟是连下手之处,也无法寻得。

    如此诗仙词圣,他败得心服口服。

    心念通,倒也豁达起来,冲许易拜罢,又起身冲三百新科进士所在方向,重重鞠,“先前是某孟浪,得罪之处,还望诸君见谅,大越菁菁华英,采荟萃,才得降生许先生这般坛巨子,今日约战,某败得心服口服。”

    话罢,转身冲陈观海道,“观海先生,贺礼既已送到,某先行告辞。”说罢,竟自顾自去了。

    陈观海不知襄王世子心诚,只道是他的策略,口上应承着,心头大赞,如此便是输了,也见的风度。

    陈观海预料的不错,今次之战过后,襄王世子虽败犹荣,名播诸国,自许易隐没后,竟成当世第智者。

    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场斗,以襄王世子的黯然归隐,作了终结。

    许易既胜,于情于理,先前争执的作纪事的任务,当落在他的头上。

    奈何他无意出风头,败退襄王世子,还了大越天子的人情,他已如愿,何苦锦上添花,惹人妒忌。

    何况,此刻他的心思已被场数人牵动,精神正高度紧张,哪里有心情去搜肠刮肚寻那骈四俪六的章。

    当下,力荐新科三甲各自成,择优取之。

    叶天高正好也不耐烦他,顺势启禀大越天子,让许易得偿所愿。

    新科三甲不愧俱是才智之士,转瞬便泼墨挥毫,成就章,却是叶飘零捷才更胜筹,其获选。

    番波折后,本该轮到昌国使者进献贺礼,伺候于王座左近的红袍太监方待开口,紧挨着王座右第三条案的白衣公子越众而出,赫然是九皇子姬冽。

    却听姬冽拱手冲王座上的大越天子道,“霸国以事挑衅我越国,铩羽而归,足证我大越运昌隆。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儿臣愿代表大越,独身挑战各国,以开我大越武运。”

    此言出,满场嗡嗡片,御座上的天子本就不耐烦这种冗长的典祭活动,霸国使者骤起风波,已拖延了整个活动,好在番斗也算精彩纷呈,他才勉强忍住。

    此刻,这向来沉宁的九皇子姬冽,贸然道出此请,真正叫他不耐烦。

    奈何九皇子身份贵重,为数百年来皇家罕见之瑰宝,便是身为天子,面对姬冽所请,也不好拒绝。

    就在大越天子沉吟之际,叶天高启奏道,“九皇子拳拳盛意,还望陛下体察。”

    大越天子虽然慵懒,脑筋并不差,稍稍盘算,便猜到姬冽之意。

    无非是由九皇子出手,震慑众国,免得再出现如霸国那般的搅扰。

    想通此节,大越天子端正坐姿,朗声道,“便如皇儿所请,不过,须记得远到为客,点到为止即可。”

    不待姬冽答话,陈观海笑道,“久闻大越九皇子,修成水之罡煞,年方及弱冠,便已入凝液后期之境,名传各国。今日见,九皇子春华韶韶,英烈昭昭,果是人龙凤。不过,九皇子所请,未免唐突,想我各国此赴大越,乃是恭贺越皇圣寿。各国使臣皆以采章华为主,武技称长者极少。九皇子在此挑战各国,实在有胜之不武之嫌,窃以为当务之急却是为越皇贺寿,不该横生枝节,不知各位使节以为如何。”

    霸国越国两强相并,全面争锋,陈观海身为霸国使节,自不愿意见九皇子在此诸国会聚之际,大出风头,横压各国。

    他话方落,各国使节自是片应和之声。

    毕竟姬冽的名头是明摆着的,比则难胜,有陈观海此言为托,各国也不用失却颜面,可谓举两得。

    姬冽面色阴沉,他着急出手,根本非是如叶天高和大越天子所想那般,是为震慑各国。

    根本就是想借此之机,建立不世功勋。

    按理说,他志不在世俗尊位,并无建立功勋之必要。

    实则,他建立功勋之目的,另有所指,正为获得皇家秘卫传承。

    大越皇家秘卫传承近两千年,根基深厚,内蕴博大精深。

    姬冽早对大越秘卫之传承,垂涎已久,只是皇家秘卫自成体系,传承严格,即便姬冽身为大越数百年来最出类拔萃的皇子,却因秘卫体系所限,难得传承。

    而今次越皇圣寿,乃是姬冽认定的良机,但因皇家秘卫对皇子获其传承,打开了窄窄条门缝,是为:凡为大越立下卓越功勋之皇室成员,可入秘卫堪磨学习。(。)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