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六章 夺美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歌声罢,舞曲歇,众歌女退散,寻常装扮的夏子陌,秋意盈盈般立在场。<?[〔[ (?〔 〕.)}1)Z}W].}C>O}M]

    满场久久无声,似乎在这惊心动魄的瑰丽风景面前,呼吸过重,便是种唐突。

    却是无欲则刚的红袍太监最先醒过神来,低咳声,尖利着嗓子道,“天佛国献舞绝伦,传陛下旨意,赏!”

    层层“赏”声如波浪般荡开,这波浪似乎夹带了醒神良药,满场的死寂瞬间被激活。

    大越天子满面红光,扫颓然,喉头涌动,怔怔再三,才强忍住入场牵回玉人,退回王座。

    大越天子才在王座落下,贺寿流程再度被打断,却听有人道,“启禀父皇,而成殿无女侍,此女姿容绝世,舞姿动人,甚合儿臣心意,还请父皇赐予。”

    出声的正是姬冽。

    作为修炼者,他从不为美色动心,直到在留影珠,见了夏子陌的身影,眸似百年。

    再到此刻,睹见真人,只觉神魂都陷在那道亮丽的倩影。

    他更知晓自家父皇的脾性,若不在此时道出,这绝色玉人转身定就得被父皇纳入后宫,届时还如何能够开口。

    是故,他也就顾不得当下并非说此事的时候,径直开口。

    大越天子只觉当头挨了棒,从头凉到脚底,他怎么也没想到姬冽会在此时说这事。

    倘使别的皇子,他早就疾言厉色,呵斥宦官将之逐出,押入宗庙反省去了。

    偏偏是姬冽,是这位三百年来大越皇室最优秀者。

    此子不仅是大越皇室的脸面,更是大越皇室血脉尊贵的象征。

    若是当众驳斥姬冽,无异于令大越皇室蒙羞,更让他大越天子的声名,染上巨大的污点。

    毕竟,他性好渔色,旁人便是知道,也只能在心里,且也不会认为这是多大的瑕疵,堂堂天子,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是天下之主的气派。

    可今次要是驳斥了姬冽,等若为他大越天子扣上了爱色而昏庸的帽子。

    毕竟,和姬冽的身份相比,这位绝色玉人便是美成仙女,也不过是使女,孰轻孰重,是个人都能拎清。

    他大越天子若拎不清,世间该当如何传言?

    大越天子怔怔许久,难以定夺,心如百爪挠心,若是寻常玉人,即便是后宫被他宠幸过的美女,姬冽若是索要,他也定无不舍。

    可眼前的玉人,却是生平所仅见,这等人间国色,哪怕不动,看上眼,也是绝大享受,叫他舍给旁人,哪怕是至亲骨肉,亦如心头剜肉。

    “陛下,再美不过女子,先舍给九皇子,老奴稍后去寻九皇子找补,多半不叫陛下失望,只是眼下大典在即,在耽搁下去,怕……”

    红袍太监悄然传音。

    大越天子如梦初醒,连连摆手,肃声道,“区区小事,何必拿在此处说,你且退下,朕已知道了。”

    姬冽面色微变,拜倒在地,“多谢父皇玉成。”

    大越天子张圆脸强忍着没皱成团。

    就在这时,却听道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陛下容禀。”

    众人循声望去,说话之人,身材轩俊,面部瘦硬,身金甲,玄玄生光,赫然正是那位才大出风头,代表大越败尽敌国的诗仙词圣。

    “许卿又有何事。”

    接二连三地出乱子,大越天子已十分不快。

    姬冽亦冷眼盯着许易,对眼前这家伙,也不知怎地,从第面起,他便生出强烈的厌恶来,直到此人败退襄王世子,他非但没生出与有荣焉之感,反倒越厌恶。

    连他自己心亦不知怎么回事儿,只道莫非自己竟是见不得旁人出风头,可这人再怎么出风头,即便披着禁卫战甲,也不过区区士,又岂能值得自己挂怀。

    与此同时,九如亦心如乱麻,直拿眼睛死死逼视乃蛮国阵营的秃顶老者。

    姬冽索要夏子陌之际,九如已经慌了神,正如许易所料,他搜罗夏子陌进献大越天子,根本就不是为了讨好大越天子,而是择机弑之,趁着大越内乱之际,乃蛮和天佛两国,东西夹击,大破越过。

    为了此策得以实行,乃蛮和天佛两国,甚至不惜在边境之上动用偌大兵力,演了出大戏。

    让外人皆以为乃蛮国和天佛国正打生打死,为天佛国此次进献,求取大越帮助,打下先入为主的印象。

    此计耗费绝大心力,不可谓不毒辣,关键的杀招,还在于献美弑君之上。

    美女的择取,观音婢的出现,宛若天助,他用幻蜃珠,轻易为观音婢这失忆之人,编造了过往。

    如此绝色送入宫,必定独邀恩宠,大越天子入她幕府,和入死地无甚分别。

    甚至刺杀大越天子之策,九如也规划的极是巧妙,以无色无味之********,缓缓弑之。

    即便大越天子旬月驾崩,也决计赖不到观音婢身上,天佛国自然用不着独自承担大越的滔天之怒。

    原本,切皆按九如的剧本,完美地演绎着。

    岂料,先冲出个观音婢故人,本事大得不像话,好容易将观音婢先行送入宫来,又遭了九皇子夺美。

    若真让九皇子夺去了,他九如这场辛苦,到底为谁而忙。

    至于此刻,许易站出身来,他同样胆战心惊。

    此人先前出战襄王世子所提的要求,旁人听不懂,他九如焉能不懂,为的正是夏子陌。

    灭杀此獠,已势在必行,偏偏他有太多的理由,不能当众使出杀手锏,唯有托付给共谋大事的乃蛮国。

    适才他费尽心机,赶赴乃蛮国所在的阵营,将杀手锏交付,满以为乃蛮国会择机动,哪知道到现在也不见动静。

    倒是那该死的秃顶老者,不顾大局,已微弱累卵,竟和三皇子同案共坐,真不知都到这关头了,还有什么关系好拉。

    当下,九如顾不得秃顶老者,死死瞪着许易,却听许易道,“启奏陛下,适才许某所言至亲之人,正是这位观音婢姑娘。”

    此言出,满场哗然,大越天子惊怒交集,姬冽冷哼声,双目炯炯,滔天死气朝许易威压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