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零三章 扯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装神弄鬼,自以为能,区区邪术,能制两人,已算了得,真当自己天下无敌?老鬼,叫夏子陌随我回归,否则你那皇陵之谋,别怪许某当众喝出。{( 〔 .”

    许易再度祭出杀手锏。

    窥察鬼主本尊至此,他迟迟不喝破,为看鬼主到底打什么主意,二则心有底,有此把柄在,他不信鬼主能飞上天去。

    就在许易以为自己言出法随之际,却听鬼主道,“你大可昭告天下,本尊就不信皇陵的暗山,你这小贼就不动心,啧啧,恕不奉陪。”

    说话之际,鬼主窥见许易面上神情,啧啧道,“皇陵的暗山,你果是知道了,那本尊就放心了,哈哈……”

    传音方落,忽见北辰眼神骤然呆滞,木木地在案后坐了。

    许易怎么也没想到鬼主竟是如此光棍,说走就走,弃之不顾,反把麻烦丢给了他。

    鬼主说的不错,他横不能将皇陵之藏有暗山的消息,大白天下。

    就在许易心如乱麻之际,御座上的大越天子,行下座来,望着场的夏子陌,怜惜之情,溢于言表,心疼道,“美人何忧,自有朕为你做主。”

    夏子陌凄楚地冲许易笑,余光瞥见木讷呆坐的北辰,误以为自己让辰哥哥伤心,心如刀割,转身冲大越天子盈盈福,“启禀陛下,奴婢蒲柳之姿,既已入宫,自当伺候陛下,还请陛下恩准。”

    陛阶之上的大越天子大喜过望,连连搓手,“卿有此意,朕定不相负。”

    许易如遭雷击,眉心直跳,心念电转,冲陛阶之上的大越天子道,“启奏陛下,此女乃小臣至亲,既是自愿入宫,伺候陛下,小臣自无异议,只是还请陛下按民礼相迎,且容小臣将此女带出宫去,陛下再来迎娶。”

    咬着后槽牙说出这番话,又急急冲夏子陌传音道,“你要送死,我也拦你不得,你就不想知道,你我素不相识,却又似相识许久,为又为何处心积虑前来救你?你只须随我去个地方,耽误你日功夫,倘若你还执意入宫,我亲自送你来。”

    这是许易能想到的最后的办法了,唯有两方安抚。

    陛阶之上的大越天子,虽不耐烦许易多事,却得全盘考量,照顾外观感。

    者,许易诗仙词圣的名号,兼之新立下的功勋,作为帝王心术,他没办法不给于优容。

    二者,他亲口赐下旨意,允许许易前去领人,九皇子搅扰之时,他并不横出身,主持公道。

    故而,此刻许易提及大礼相迎美人,虽不合宫仪,大越天子还是决议给许易这个面子。

    大越天子坐回御座,“罢了,许卿功高,便如许卿所请,不知美人意下如何?”

    夏子陌对许易的感觉复杂极了,明明素不相识,偏偏感觉是极亲近之人,又谢他为营救自己出宫,出生入死,此刻听许易如此哀请,她便铁石心肠,也似融化了。

    “那我明日再入宫来,报谢陛下大恩。”

    夏子陌冲大越天子再度福,起身朝北辰传音道,“辰哥哥勿急,我随这人去去就回,明日必定入宫,手刃昏君。”

    鬼主怎么也没想到,竟以这具身体对那奇妖的掌控,竟还是被那小贼得逞,无穷尽的愤恨,几要将他烧出原形。

    大功告成,许易生怕节外生枝,引了夏子陌便要告退。

    就在这时,声断喝,“拦住此人,万万不得叫其走脱。”

    却是紧挨着王座左第张条案,冲出位金冠蟒袍的粗短年来,赫然是安庆侯。

    安庆侯乃当今太后胞弟,大越天子亲舅,他这般猛喝声,场上顿起轰动。

    许易怒极,“老鬼,真当老子杀你不得!”

    安庆侯却丝毫不管许易的传音,激出金石般的嗓音,“启奏陛下,此人与我有旧,原本我也不当指摘此人,但事关我大越修炼界和皇越气运,老臣只好抛弃私情,冒死上奏,这许易便是参与虚空神殿之战夺取界牌之人。”

    轰!轰!轰!

    安庆侯此番话出,引的轰动,过了整场盛会所有轰动的总和。

    说穿了,这是个修炼的世界,章再重要,也敌不过修行,界牌是何物,那是只存于此界传说的奇宝,得之,便有机会遁出此界,升入仙界。

    修行者世苦修,所为者,正是为了脱此界。

    即便感魂老祖,亦是此愿。

    而脱的关键,便在暗山和界牌,前者之于修炼者,偶然得闻,后者之于修炼者,只曾在于传说。

    当今之世,暗山显现不断,当世强者无不奋力追逐,而最终能安然通过暗山者,未有听闻。

    关键便在于,根本没有通过暗山的凭仗——界牌,单靠人力,又岂能抗得过那暗山的时空之力。

    百年来,偶有几位寿元将近的当世强者,拼着最后股血勇之气,强破暗山,最终还是身死魂灭。

    展到如今,以至于即便有暗山传世的消息放出,给世人带来的震撼也并不如何大,几位感魂老祖,若非到了最后关头,也是探查得多,相试者无。

    由此,便当知晓,在安庆侯曝出许易身怀界牌,到底会造成何等恐怖的震撼。

    唯因那不是界牌,而是仙缘。

    “哈哈哈……”

    许易忽的仰天大笑,“阴祟,还敢在此装神弄鬼!”

    喝声方落,许易身形电闪,人已到得安庆侯身侧。

    适才,安庆侯冲出来,许易便知道老鬼动了最后的杀机。

    老鬼知晓界牌,他毫不意外,以老鬼的手段,占了安庆侯的身体,要夺其记忆,又有何难。

    只是他没想到,老鬼竟是为灭杀于他,竟不顾切了,似乎连皇陵的秘密被戳破,也在所不惜了。

    许易哪里知道,他而再,再而三展现诡秘本领,已叫鬼主生出了十万分忌惮。

    此刻,两人撕破脸来,若叫许易走脱,他鬼主即便独享皇陵之谋,届时还是少不了让许易插杠子。

    两害相权,鬼主宁可拼着许易泄露皇陵之谋,也要将之灭于此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