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零四章 东玄机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更何况,以鬼主对人性的了解,许易若有万脱身的机会,就不会泄露皇陵之秘。〈?  <? [ >.?]1]ZW.

    自私,乃是人的天性,自信,却是许易这种天之骄子所共有的脾性。

    果然,鬼主喝破许易藏有界牌,许易并不拿皇陵之秘报复。

    然则,许易虽不报复,却绝不肯让鬼主的这缕分魂离开。

    趁着鬼主禀告之际,连续靠近,鬼主话音方落,他已近到十丈外,归元步催动,闪念就到了近前。

    眼见许易掌,便朝安庆侯胸口拍落,满场俱是惊喝。

    “贼子好胆!”

    “大逆不道!”

    “逆贼,安敢伤朕舅父!”

    “…………”

    安庆侯身份非比寻常,乃是当今太后胞弟,天子亲舅。

    许易当众冲其出手,无异于打大越天子的脸面。

    御座之上,天子惊呼,皇场之,众将其出。

    独那充作总领的白衣老者,身形最,竟于间不容之际,赶上前来。

    许易大掌拍落,那白衣老者双掌陡生两道气旋,直朝许易胸口印来。

    两道气旋,陡然化作青龙之影,喷薄着可怕的威压。

    许易眉头微骤,不招不架,正朝安庆侯拍去。

    白衣老者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竟是如此亡命,让他这招攻敌之必救,落在了空处。

    仓促之际,白衣老者大手急抓,扯住安庆侯,便要掷开。

    许易的手掌,却以乎白衣老者想象的度,拍了安庆侯。

    与此同时,两道青龙之影,正许易胸口,打得他面上青气急闪,嘴角溢出血来。

    却说安庆侯招,并未喷出鲜血,却出凄厉至极的惨叫,叫声诡异至极,根本非安庆侯所。

    霎时,却见道黑气,以肉眼可见的度,自安庆侯头顶腾出javasbsp;   “大胆妖孽!光天化日,也敢现形!”

    白衣老者疾呼声,双手掐出法诀,连续交合,道青光自掌送出,直斩那道黑影。

    又闻阵凄厉惨叫,那道黑影,就此黑影。

    变故来得极快,众人却是见得分明,那黑影实在可怖,光天化日之下,肉眼也可亲见,阴魂之强,可怖可畏。

    却说那黑影消亡,安庆侯哼也未哼声,闷头倒地,口吐白沫,六识皆无,白衣老者俯身探查番,冲大越天子奏道,“侯爷受了歹毒邪祟侵扰,如今神魂俱弱,需当静养。”

    大越天子“唔”声,红袍太监挥手,两队宦官快步上前,抬着安庆侯退下。

    与此同时,北辰浑身巨震,双目翻白,瘫倒在座椅上。

    鬼主自然不傻,已扯破脸了,许易能对安庆侯下手,自也能对北辰下手。

    他控制安庆侯,北辰的身体,却没有自身的本事,根本不是许易对手,不退更待何时。

    北辰的修为自又较安庆侯强了百倍,虽受邪术,此刻却能勉励维持,不致昏沉。

    九如见状,大惊失色,暗呼,好厉害的邪祟,竟连他也不曾察觉,急急给北辰服下两枚丹丸,北辰面色好了不少,眼神却依旧黯淡,低低叫了声“师尊”,便满头大汗。

    九如安抚两句,低声叫他切莫开言,以免引起观音婢震动,破坏此群雄共诛奸贼的局面。

    就在所有人都风暴心瞩目之际,却无人注意到,隐在后排的高祖愿,双目火红片。

    相比安庆侯,北辰为分身,高祖愿却是主身。

    许易能窥破安庆侯,北辰为鬼主所侵,却无法窥破鬼主本体阴魂侵注的高祖愿。

    身外化神之法,神妙可见斑。

    而适才,鬼主故意问询许易,可知场间他到底化身几何。

    听着是洋洋自得的自大之语,实则试探许易可知他虚实。

    许易自打眼生奇异,切邪祟鬼魅,皆无可遁形,对自己双目的本事极是自信,哪里会想那许多,便如实见告,鬼主化身只北辰与安庆侯两人而已。

    鬼主闻声,这才心安。

    只是此刻,他主动收回在北辰身上的术法,却依旧损失缕阴魂。

    那缕阴魂,于旁人而言,已是足能光天化日之下显现的强大鬼魂,于鬼主而言,更是数十年凝聚之功。

    此番毁弃,心实痛。

    不过,能借此拼掉许易这天大的祸害,鬼主心也无憾。

    两队宦官抬走了安庆侯,白衣老者深如双潭的目光,平静地凝在许易脸上,“阁下当真好本事,东某尚未觉出安庆侯异状,却让你先察觉了,更妙绝的是,阁下驱逐邪祟的妙法,更令东某心折,东某枉活十载,却从未听得此妙法。”

    白衣老者,大号东玄机,大越禁卫新晋总统领,出自最神秘的皇家秘卫,为两百载第位出自秘卫的总统领。

    无他,但因这短短段时日,濮安仪王,原总统领,相继殒命,宫墙之,从不曾这般危机四伏。

    天子无奈,只好求助秘卫,便有了东玄机的横空出世。

    许易微微颔,抱拳道,“总领大人过誉了,不过些许小道,不足挂齿。”

    对付鬼主,他可谓驾轻就熟,所用之法,也算不得高深,乃是将那黄杏符纸的愿经,暗扣掌,拍在安庆侯之身。

    那愿经正是鬼主的克星,击之下,果然奏效。

    因是夹在掌,东玄机不觉,便以为许易动用了连秘卫也不曾听闻的高深秘法。

    “敝帚尚且自珍,何况神功绝学,倒是东某唐突了。三十载不曾出世,不意世间竟出了你这等绝世奇才,可愿入我秘卫?”

    东玄机忽地丢出惊雷。

    御座上的天子,惊得站起身来。

    甚至连陷入强烈羞愧至此也不可自拔的姬冽,亦惊得扬起头来,盯着许易,满目喷火。

    天之骄子如他,要入秘卫,苦求多年不得,偏偏叫许易反掌即得,如此反差,叫他如何能够接受。

    “前辈厚爱,晚辈多谢,只不过上有师命,须得禀明再说,还请前辈见谅。”

    许易何等样人,既知秘卫是大越最神秘的存在,他个外人,来路尚且不清,就凭展现的这点本事,便能录入,真是天大笑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