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一十七章 服软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易千算万算没算到鬼主对自己了解到了这般程度。(<  ).〉〉1)ZW.

    他不敢赌,真不敢赌,绞尽脑汁,亦寻不到丁点破局之策。

    他面色依旧平常,心头却如煮沸,再怎么伪装,那股浓烈到极点的纠结,还是叫鬼主看破了。

    “哈哈哈……”

    鬼主忽地仰天长笑,笑声凄厉而放肆,天上的云气,都被这冲天的笑声催得微微浮动起来。

    若比压抑,适才姬冽所受的,比之鬼主,那真是溪流比江海,小巫见大巫。

    鬼主长生千年,三百年前便已跌遇奇遇,成就惊人艺业,堪称当世流存在。

    便是名震当世的感魂老祖,若是单打独斗,鬼主也自信能占得上风。

    可直到遇上了许易,斗智斗力,处处落在下风。

    眼见这恶贼以他亲历所见,步步登高,大有飞冲天,再难制衡之势,鬼主的心理防线,也渐从震动,到绷紧,再到现在的崩溃。

    许易不死,他心不安。

    可无论他布下怎样杀局,屡屡被破,甚至连上风也不曾占得片刻。

    这持续而弥久的失败,让鬼主心头的压抑,浓郁到了极致。

    直到此刻,把握住了夏子陌,终于从许易眉梢、心头,窥见了震动,绝望,这持续的如潮快意,叫他久闷灵魂得到豁然释放。

    笑声久久才绝,鬼主哼道,“怎么?不愿意?那本尊立时就在他心头开个口子,实不相瞒,本尊比谁都想知道这颗妖艳皮囊之下,裹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闭嘴!”

    许易怒喝,“老鬼,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当真要鱼死破?”

    话音虽绝,余韵袅袅,许易也是无奈,事到临头,他也只有拿皇陵密谋,点点鬼主。

    岂料鬼主又是通长笑,“好哇,鱼死破,本尊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鱼死破,你想说那件事是吧,你说啊,本尊欢迎你说,你真以为天下就那处有,你说破了,本尊大不了再费些时间便是。”

    鬼主是真横下心要灭杀许易了,甚至连皇陵之谋也顾不得了。

    不过今时不比往日,许易不说破最好,说破了他也能忍受,相比要掉许易这恶贼的性命,皇陵之秘还真算不得什么。

    大不了,他鬼主再耗费数十年光阴,满世界寻觅暗山便是,左右他得了界牌,对暗山的质量高低,已没了要求。

    此念开,鬼主顿绝阴魂松。

    持久以来,被许易侦知了皇陵之谋,是鬼主心头沉甸甸的担负,甚至屡次被许易以此为要挟,大受其苦。

    如今他咬牙,陡然卸掉这心头包袱,顿生豁然开朗之感,只觉头次在这恶贼手,抢夺到了完全的主动权。

    鬼主话才入耳,许易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鬼主得获界牌,他自然能猜到,可暗山却不是时时都有的,且皇陵封闭数百年,若真藏有暗山,能量场定然异常宏大而稳固,乃是传闻,绝佳的跨界之所,他真想不通鬼主怎么甘心舍弃。

    “莫非老鬼诈我?”

    此念头才浮出,许易又否决了,以鬼主的心性,不会蠢到以这拙劣之计,来恫吓他许某人。

    饶是许易聪明绝顶,也猜不到其缘由。

    他却怎么也想不到,不知不觉,他在鬼主心的威胁,已攀升到了极致,甚至值得鬼主做出绝大牺牲,也要兑掉他的性命。

    心念电转,却无计可施,许易只好使出拖字诀,“老……鬼兄,仔细算来,你我亦是故人,虽算不得至爱亲朋,也算同舟共济过,若真掰开了,揉碎了,你我并无解不开的梁子。从前了,可能小弟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还望鬼兄你多多见谅。这样吧,老弟立下心誓,有你鬼兄的地方,老弟今后退避三舍,至于你鬼兄所谋,老弟全力配合,绝不动旁的心思。不知鬼兄你看如何。”

    他是真没招了,唯有先稳住鬼主,当然,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此策有用。

    以鬼主的老辣,岂会纵敌,不过,但能拖延片刻便好。

    却说,许易这番话出,鬼主还未如何,围观众人去瞧得傻了。

    按说,当场诸公俱是见过各种大世面的,可今遭所见,还是再突破了众人的认知。

    先有许易这混世魔王现世,搅翻整个世界,此刻,又见这混世魔王因为区区女流,束手无策。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若非亲见,任谁说出去,也会被当笑话。

    介女流,能在这等生死争锋,威逼天下的大场面,成为衡量胜局的关键?

    即便是这魔头曾为此女和大越皇室翻天,斗再斗。

    落在诸人眼,也不过是这魔头****熏心,仗着滔天本事,要横压全场。

    真到生死攸关之际,区区介女流,岂能让这魔头俯。

    当九如,北辰,先后以锋刃,逼凌玉人玉脖,要挟许易这混世魔王之际。

    若非场面实在残酷,多少人忍不住要笑,笑九如,北辰被吓得失了心疯,会拿女人威胁强大修士。

    纵使这女人艳美到了极点,可在生死场上,又算得什么。

    待得许易放出软话,甚至流露出了哀求之意,这骤然的翻转,如惊天巨锤,擂在众人心头。

    浓郁而绵延的悔意,瞬间弥漫全场。

    无数人心懊悔,没早早擒下夏子陌,届时凭己之力,镇压魔头,挽救整个国家的巨大荣誉,便轻松加身。

    天下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么?

    就在众人悔意冲天之际,鬼主的心思也浮动开了。

    许易的告饶,让他快意无比,于此同时,许易提出的建议,也让他隐隐心动。

    许易说得不错,两人虽是死敌,掰开了算,并无血海深仇。

    要说结仇,起因也是他鬼主贪心作祟,设伏谋害许易,反被许易所制。

    如今,鬼主得了界牌,图谋的正是皇陵暗山,成功突破此界,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而鬼主之所以非要灭杀许易,则是许易有界牌,且知晓皇陵之谋,不及早灭杀,迟早要成心腹之患。

    如今许易承诺退避三舍,不再谋求皇陵之秘,且肯以心誓为约束,似乎完美的化解了二人之间的最大矛盾。(。)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