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五章 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得许易退缩,东玄机同样精神大振,既能直接消灭,何必动用狡计,当下不再催促金符军三大统领,众心合,全力灭杀许易。W w★W★. ★1 √W .★

    可怖的罡煞长枪拖出长长的空气尾翼,似在层层挤塌空间,即便许易隐匿在薄如蝉翼的护体光罩之后,那罡煞长枪的威势也丝毫不减。

    许易暗暗心焦,左手掌罡煞不断喷薄,压缩,汇聚成个锤头大的红艳球体。

    他并无适合罡煞催的武道绝学,却能根据罡煞自有的特型,仓促间展现他所能展现的最强威力。

    右手掌暗扣了铁精在手,已到身死关头,他也顾不得心疼铁精了。

    原来经历了和周道乾的大战,铁精因过度使用,缩小了不少。

    让许易意识到铁精的防御并不是万能的,强度到达定程度,铁精同样会遭到损伤。

    铁精可遇不可求,为他手第宝,经此损毁之后,他心痛无比,生怕铁精继续受损。

    故而,几番大战,即便炸碎了蓝极盾,他也没舍得动用铁精。

    眼下,情势危若累卵,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哪里还不顾得上铁精的损毁。

    说时迟,那时快,数百丈的距离,罡煞长枪,眨眼便至。

    许易方要催动铁精,就在这时,但听声巨喝,“分!”

    已行将和护佑大越天子保护光罩碰撞的罡煞长枪,陡然分散,化作无数尺长短剑,避开了光罩,自其他方向,密集朝许易射来。

    许易惊骇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想到聚集而成金甲巨神,能隔着数百丈,将这罡煞长枪聚散变化,操纵到如此随心所欲的地步。

    掌光球霍然朝上推出,身子拼尽全力地拔地而起,铁精瞬间催化,此三动作,许易在闪念之间,同时做成。

    积蓄许久的光球爆出恐怖的能量,立时将头顶的“箭雨”尽数冲开,巨大的气波,直冲霄际。

    随即,只薄得几乎通透的铁球,包裹着许易跳到了上空三丈,随之而来的,密如急雨,震如山崩的打击再度到来。

    许易只觉身处在风暴漩涡之,会儿便卷上九天,会儿被砸落幽谷,巨大的撞击,体魄强如他如今的情状,也忍不住口角溢血。

    足见这可怖的撞击,来得多么凶恶,恐怖,他甚至能感觉到铁球被卷到天上的最高高度,定然过而来百丈。

    忍耐而来足足三息,暴风骤雨般的打击,才告结束,收束铁精,许易眼泪都差点下来了,原本就不剩多大的铁精,现如今只有鸽蛋大小。

    显然适才的可怕打击,又消耗了将近般的铁精。

    这厢许易暗自心伤,那边金符卫三大统领并东玄机尽皆骇然失色,千金符卫个个面如金纸,神情痛苦。

    而满场众人已看得傻了,便是见多识广、修为强横如鬼主,也心如惊蝗。

    适才千金符军连续毁天灭地的攻击,绝对越了当世任何强者打出的至强击,便是他自己也决然没有丁点把握,在那种局面下求得生存。

    可摆在万个不愿相信的众人眼前的事,那混世魔王竟不伤片缕,淡然的如同才闲庭信步完遭。

    连续的催动可怖攻击,千金符军的消耗也极是惨重,以至于不得不停止霸烈攻击,获取略微地喘息机会。

    许易的伤心并未持续许久,甚至只在瞬息之间,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郁到极点的惊讶,以至于他都要怀疑眼前所生的切了。

    原来许易骤然现,他身上的许多物件随着此次激铁精,不翼而飞了。

    其就包裹,脖颈处的官戒,束的金箍,青衫上点缀的金银丝线,最明显的还是,他右臂上的须弥环,竟现出缕裂纹。

    如此诡异变化的显现,叫他惊诧莫名,心念急转,骤然想到事,念头再转,个近乎异想天开的大胆假设,在他脑海浮现。

    却见他气沉丹田,怒声喝道,“东玄机,你以为我会答应你这勾当,我杀这大越天子,如屠狗,何必要与你配合,再说,许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能拦得住许某,何须你配合。”边说着话,边步涉虚空,朝前行去。

    东玄机先是惊诧,陡见周遭众人皆朝他看来,且面现古怪,立时回过味儿来,怒骂道,“狗贼,休想挑拨离间,此等拙劣计谋,还想蒙骗世人不成,谁不知我大越秘卫乃是大越皇室之心腹,此等拙计,贻笑大方,止增笑耳!”

    岂料他这番话出口,非但没起到消弭误会的效果,反令众人心头疑虑更甚。

    原来,许易这番话,传递给外界的信号是:东玄机以传音告知他许某人,若是许某人愿意配合他名正言顺干掉大越天子,他大可开面,放许易离去。

    般的谎言,自然容易戳穿,可若是这谎言有足够的现实背景,即便要戳穿,也须费些功夫。

    而许易道出此般谎言的现实背景便是:其,大越天子已经和秘卫至少和他东玄机撕破脸了,东玄机有杀掉大越天子的理由,否则此事罢后,他东玄机必将迎来大越天子的疯狂反扑,毕竟哪位帝王也不能容忍自己的豪奴将自己的性命排在介女尸之后。其二,许易硬抗金甲巨神数番,已有旗鼓相当之势,东玄机奈何不得许易,讲和摆条件,也是正理。

    有此两般现实条件,即便是许易信口胡诌,也容不得旁人不往歪了想。

    恰恰东玄机急于分辨,竟连“谁人不知秘卫乃是大越皇室之心腹”的话也拎了出来。

    有了他前般作为,此番话语入得耳来,简直假的可笑,非但没起到为他正名的效果,反倒越坐实了人们心的猜测。

    “东总领,此间有我等,定不让此獠猖獗,你还是退下吧!”

    三名金符卫统领面目最粗犷的那位巨汉统领,骤然声。

    “大胆!”

    东玄机舌绽春雷,怒喝声,死死瞪着巨汉统领,恼羞成怒到了极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