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求死不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霄真龙剑,大越立国之剑,作为曾经的大越士子,许易自然听过此剑。√ .√1W.

    只不过,他是当作传说来听,以为就像史书上历朝历代的开国君主,总有些玄而又玄的捉龙拿凤的故事那般。

    传说,此九霄真龙剑,乃是大越开国君主奉天承运,得天赐之,此剑能引雷霆,伏龙脉,两千年前,大越开国君主手持此剑,斩下双头蛟龙,汇聚豪杰,成就伟业。

    史书观来,如话本传奇,许易怎会轻信。

    可当此之时,国碑之,此剑显露,隐隐震动九天,云劫再生之兆。

    许易便知晓,传说并非空话,即便只有五六分是真,他自知也抗不过去了。

    几番血战,尤其是和鬼主的最后纠缠,他已出尽手段,且身体的伤患,大大消弱了他的防御能力,生命源力更是将到极限,虽还剩最后枚漏丹,但在这种能引动云劫的强攻击下,又能撑多久?

    最可怕的是,他的阴魂的影像已现出朦胧的征兆,显然大大衰弱。

    此种征兆,即便是当初开辟气海,以及冲击凝液,遭遇云劫,也不曾遇到。

    显然,频繁而可怕的战斗,已让他陷入了近乎强弩之末的地步。

    斗智斗力,血火拼杀,再到撕心裂肺,怒火烧,此时此刻,筋疲力竭,心力憔悴,睹眼怀面容安详,身渐冰冷的玉人,许易狂躁的情绪,竟渐渐宁静下来。

    拼杀到了极限,他已心无愧,夏子陌身死,随她道离开这个世界,未尝不是不错的选择。

    伴随着九霄真龙剑的不断显现,巨大的国碑彻底破裂,霎时,地动山摇,整个皇场好似起了巨震,以国碑和皇廷门前的白玉华表为线,大地陡然裂出个巨大的口子。

    森黄的寒气不住朝九霄真龙剑汇聚,那口子越裂越大,转瞬,现出真容,竟是条波涛翻涌的暗河。

    暗河湍急,最诡异的是河水的颜色,明黄如玉,大不寻常。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这龙脉,皇气……”

    东玄机双目死死瞪着那翻涌的暗河,心头波澜啸聚。

    他身为秘卫的有数人物,所知秘辛甚至比皇室子弟都多。

    九霄真龙剑,乃大越开国圣物,其去向始终是谜,东玄机也作过推测,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九霄真龙剑被封在了国碑之,还设了阵法防护。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国碑之下竟锁着条龙气之河,用龙气之河不断氤氲的锁龙皇气,问养着这九霄真龙剑,以此保持这九霄真龙剑的威力。

    此番心机,谋算,简直让他震骇莫名。

    如今,王玄机以皇室子弟血脉配合阵法,取出九霄真龙剑,虽已胜算如天,可这陡然掘开龙河,皇气飘散,动辄动摇国家气运,即便诛杀逆贼,于整个大越而言,无论如何算不得幸事。

    大地的震裂还在持续,天空的墨云飞快凝聚,东玄机手持巨大玉剑,足踏乾坤步,凌空而上,风雷溅起。

    许易轻阖双目,静静地抱夏子陌,好似睡着了般,场面上惊天剧变,丝毫未入他胸怀。

    说来,适才,许易始终瞄准国碑用力,根本不是为了要扫大越皇室脸面,灭大越国运,实则这国碑,乃是他脱身之策的重要环。

    彼时,在知晓了夏子陌入宫,许易便知场惨烈大战,是所难免,他是谋定后动之人,未虑胜先虑败,早早就想到了脱身之策。

    当时便又折回三皇子处,威逼得来物,正是皇城地下结构图册,彼时,6善仁来浮屠山寻他之际,他正在研读此图册。

    入得皇场,他四下观察,便早早将国碑底下,作了脱身之处。

    然则,他只知晓国碑底下,必有暗河,却未料到这暗河的来头不小,更不知晓国碑之,封存着大越的开国圣物。

    有此番情由,不能不说许易谋划甚全,奈何人算不如天算。

    此刻,国碑破碎,暗河显现,许易却已心如死灰。

    却说王玄机身飞九天,右手持剑,左手虚捏剑诀,面如阴神,朗声呼啸,“九天玄霆,助吾诛魔!”

    喝声方落,布满半天的乌云,陡然加凝聚,间那两朵庞大的乌云才将凝聚,咔嚓声巨响,道刺眼的闪电,划破苍穹,下瞬,闪电直没九霄真龙剑的剑尖。

    王玄机持剑引,道龙形雷霆直冲许易劈来。

    光亮才闪,便听轰的声,许易竟被那可怖的雷霆,劈得飞上了天。

    霎时间,后背的毛尽数焦黑,头部的毛根根竖立,整个人出道凄厉至极的惨叫。

    那直入灵魂的痛苦,陡然叫他灵台的小人,疼得变了形状。

    惨叫声未落,天空两道乌云,又在王玄机的喝声聚形,巨剑引,雷霆转瞬即落。

    王玄机明显存了和鬼主般的心思,要得获夏子陌妖尸,雷霆引落,皆辟向许易背脊之后。

    连续两击,将许易击飞出数百丈,身后的毛皮空,长流的鲜血都凝固了,附着在焦黑的肉身上。

    刷的下,灵台的小人儿,疼得满地打滚,许易的暴虐彻底被激活了,安心就死的念头就此空。

    刷刷刷,两枚化妖丹,枚漏丹,外加数枚宝药,十余枚极品丹药,撑了满满手,不待王玄机喝声落定,许易大手扬,满把丹药尽数投入口。

    他本想静静地从这个世界离去,奈何王玄机选择的方式太过暴虐,以至于许先生接受不了,心下横,左右是死,与其被雷劈死,不如被丹药撑死,更何况,即便是身死,也绝不能将这满须弥环的宝贝,留给敌人。

    念头起,许易咬碎了满口钢牙,忍住剧痛,张口便将最后的化妖丹,漏丹,以及珍贵的宝药,最后的极品丹药,尽数送入口。

    他还待再催动念头,自须弥环调出宝药,可怕的药力爆了,巨大的药力洪流,瞬间化作剧痛,疼得他满地打滚起来。

    灵台的小人儿,也受不了这可怕的形容,刷的下,竟分为二,分成了两个。(。)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