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四十八章 利诱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瑞鸭来搭救晏姿,还真非机缘巧合。√Wくw W★.★く1く W.

    许易辞出浮屠山,瑞鸭自觉不稳,便也下山,本寻了就近荒山野岭暂避风头,岂料,大越王廷搜拿许易的动静实在太大,便是身处荒野,瑞鸭也闻到了味道,稍稍打探,才知晓许易又折腾出了惊天动静。

    他咒骂许易害人精之余,却担心起晏姿的安危了。

    不说别的,早先他为救护许易,假作昏迷的那段时间,晏姿对他的照料,称得上无微不至。

    况且,他也知晓许易和晏姿之间,主仆情深,若是见死不救,今后再见那害人精,可就尴尬了,弄不好就得断了这场缘法。

    思虑再三,瑞鸭不得不再再起课,摸得丝天机,便在先前岗哨处,静等晏姿,这才有了晏姿危急关头,瑞鸭及时插手的幕。

    他虽没有杀伤敌人的本领,身算术,却无双无对,又早早布局芦苇荡。

    千余军士十方围捕,依旧叫他从容脱身。

    “小鸭子说得哪里话,救命之恩,晏姿谢过。”

    晏姿冲他笑,重重抱拳。

    “嘎嘎,慢来慢来,怎么你这小娘皮笑,本少浑身直起疙瘩皮,莫要再打本少主意,嘎嘎。”

    说话儿,瑞鸭扑腾着翅膀,自雪枝上落了下来。

    晏姿道,“小鸭子,你神算无双,千万要帮我打探公子下落,拜托拜托。”

    晏姿知晓瑞鸭神算的本事,完全是瑞鸭自己吹嘘的结果。

    自他救助许易,陷入昏迷,被许易带回这浮屠山,吸收了许多宝药,成功恢复后,晏姿没少因瑞鸭装昏而作于他。

    弄得瑞鸭整日价吹嘘若非他神算之术如何了得,许易早就变死易云云。

    原本晏姿是浑然不信瑞鸭有此异能的,而今瑞鸭展现的本事,已出了她的预计。

    前后映照,晏姿已相信了瑞鸭并非全是胡吹。

    她此刻已是病急乱投医,叫花子不嫌米糙,只好求助于瑞鸭。

    “嘎嘎,现在小娘皮终于知道本少的本事了吧,不过,这事儿本少还真就爱莫能助,为搭救你这小娘皮,本少已损耗不少元气,哪里还能救许易那小子。再说,许易这家伙不遵本少之言,合该有此劫,便是身死魂灭,也是他自找的。你这小娘皮既不是她妈,又不是她老婆,操得哪门子心,嘎嘎。”

    瑞鸭却非虚言,他虽有妙算,却轻动不得,前番为许易课凶吉,此次又为晏姿卜生路,消耗已是良多。

    更重要的是,前番许易离开,他已为许易起过课,正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偏偏他早在投靠许易之时,已暗课算过,此人死而后生,福泽绵长,不是短命之相。

    两相结果出现偏差,却是瑞鸭自得传承以来,从未有过之事。

    故而,他不愿在这错漏之局上,再费心力,既乱人心,又违天意。

    晏姿道,“这话说得不错,我不过侍女,操得哪门子的心?不过是替小鸭子你不值。”

    “不值?这话从何说起,嘎嘎。”

    鸭子摇着肥胖的身子,落到晏姿肩头。

    晏姿道,“小鸭子你费尽心力,搭救我,劳心劳神,怕是元气损耗不小,小女子纵然想要答谢,也有心无力,若是小鸭子肯帮我找到公子,这份酬劳,小女子肯定不会赖了你的。”

    鸭子蹭地下从晏姿肩头滚落下来,在地上扑腾起阵阵雪浪,嘎嘎道,“失策失策,大大的失策,怎么就忘了那小子须弥环,可是藏了不少的好玩意,这无良小子死就死吧,那些宝药让旁人得了,可真就是暴殄天物了……”

    鸭子简直痛心疾了。

    晏姿趁热打铁,“据我所知,东主迭遭奇遇,须弥环宝药,计有千余,浴金果,朱丹果,无金根,等等此界难求的宝药,东主都有。这可不是小女子红口白牙骗你,小鸭子你想想,若东主没这等资财,当初,怎么可能无限量给你补药……”

    “嘎嘎,失策失策,嘎嘎,太失策了……”

    晏姿越说,瑞鸭越是心痛,浴金果,无金根,这似乎是传承有记忆的宝药,他遍读经典,此界还真未遇过。

    晏姿能随口道出,证明的确见过。

    这下,鸭子的心灵彻底狂热了。

    “嘎嘎,快给老子补药,本少要进补。”

    鸭子震翅扑腾,四散狂飙。

    晏姿不知鸭子前番为她和许易,消耗甚大,却只抱定个念头:凡事为了公子,什么都舍得下。

    当下,她也不问究竟,取出须弥环,将内里干丹药,宝药,尽数取出,摊在雪地。

    许易待她极厚,不仅丹药多有供应,便连宝药,也给晏姿赐下十余枚,竟是补充体力和生机之用的。

    鸭子大喜,“嘎嘎,连你这小妞儿都存了这许多,姓许的这小子该藏了多少,哈哈,小妞儿,到时你可得作证,我了许易这小子,本少可是豁出小命在拼,嘎嘎……”

    叫嚣方罢,鸭子干净利落地口气将十余枚宝药吞毕,丹药却是碰也未碰。

    吞下十余枚宝药,鸭子肥嘟嘟的身子骤然缩小,蒙上层莹莹毫光。

    但见鸭子手再度现出三枚古朴的铜钱,不似寻常那般随意,口竟念念有词,随即,三枚铜钱翻飞入空。

    伴随着三枚铜钱的落定,鸭子扑进雪堆,有气无力地道,“朝西走,太阴星落桂梢时止步。”说完,鸭头扎进雪堆,没了声息。

    晏姿急忙抱起鸭子,小心查探番,见他陷入了昏睡,知晓是后遗症犯了,自须弥环取出灵禽袋,将瑞鸭装了,急匆匆朝西行去。

    才将起步,她又茫然了,鸭子叫他朝西走,走到月亮落在桂树稍时,才停止,这个说辞实在太模糊了。

    但因疾走和慢走,效果太不样了,她停下来,唤了唤鸭子,鸭子陷入昏睡,哪里有应。

    她沉吟片刻,咀嚼着鸭子的“月落桂稍”,路狂奔起来。

    在她想来,管他快慢,路上遇到桂树,便停下来,观望观望便是。

    怀着这个念头,晏姿路疾行,口气向西行出百余里,竟不见颗桂树,天近黄昏,她已走出了整个余脉,来到片汪汪泽国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