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五十七章 皇位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苍老,鬓已霜,双目无华,气质如岩,和印刻在脑海深处的那人半丝半缕也对不上,除了那件青衫。 √W w W√.★√1√くW .く

    重归洁净的华堂,已无第三人,三皇子怔怔盯着缓步行来的老苍头良久,腹措辞半晌,终于憋出句,“阁下是……”

    他几乎怀疑这老苍头,便是许易埋下的后手,毕竟,那日的场面实在太过震撼,事后,秘卫主祭皇玄机赶回,动用了钦天监秘法,推算出了“泥马渡龙河”的结局。

    显然,姓许的必无幸理。

    何况,许易当日也传音他道,那蛊瓶不在他处,而是留在外面,若是多少时日他回不去,那蛊瓶自会破碎。

    按此句话的意思理解,许易自是在外布了暗手操控蛊瓶。

    彼时,三皇子并不信,毕竟以许易这魔头的手段,何至如此小心翼翼。

    如今,这老苍头的到来,倒是勾起了他的回忆。

    若眼前的老苍头,真是许易布下的后手,三皇子自问自己的身死可就全拴在这老头身上了。

    “我是谁,三殿下不认识么,认不得我,总不会认不得这个吧。”

    老苍头伸出左手亮开,个透明的小瓶稳稳落在掌。

    那透明的小瓶仿佛有着某种玄妙的魔力,才将出现,三皇子便如着了魔,双原本空洞如死鱼的双目,爆出惊人的光芒,死死黏在那小瓶上。

    攸地下,透明小瓶消失,三皇子如梦初醒,视线转移,打在许易脸上,“真的是你?”

    他的确已无法从容貌上分辨出丁点眼前这老苍头和那混世魔王的半点相似之处,可他头脑尚在,最简单的逻辑推理,还能完成。

    若这老苍头真只是许易备下的后手,此刻到来,目的怕只有个,那便是以这生死蛊的蛊瓶为要挟,谋求好处。

    既是为谋求好处,又怎敢生死蛊瓶带在身上,即便带在身上,又怎敢从容亮出来。

    除了那位混世魔王,当今天下,谁还有这滔天的豪气,视他三皇子府邸如茅屋,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脑筋不慢,看来咱们那位天子的死,你这做儿子的并不如何悲痛么,可你这骨瘦形销的,有是因为什么,莫非是在想我?”

    说话之际,老苍头现了华堂之内的酒池肉林,啧啧道,“上回我来,你又是埋伏,又是张,这回怎么换了套路,想用这酒池肉林淹死我。”

    老苍头自是许易无疑,他入神京,本就是无奈之举。

    入城之后,但见满城尽素,戒备森严,绕行圈,才知便连袁青花等人,也受了牵连。

    浮屠山洞府回不去,紫陌轩被查封,他须弥环,虽有不菲资材,可以他如今的身体,要想兑换大量能够补充生命源力的宝药,无异于自寻死路。

    思来想去,他现,这煌煌神京之,能暂作托庇之所的,只有那位倒霉催的三皇子府邸。

    前番,皇场之战,他留三皇子性命,非是不愿杀,而是依旧存了废物利用的心思,想着事罢,让此人庇护袁青花等人。

    没料来,这番念想,却成了此时的救命稻草。

    说来,三皇子在这补子胡同的宅院,乃是彼时许易为方便来寻三皇子,要挟他新建的。

    今番,许易寻来,料定三皇子多半在此,乃是算定了他若下落不明,三皇子必定寝食难安,有生死蛊在,即便是死,三皇子也愿意死在此处。

    谁叫此间殿堂,虽是新建,却是三皇子唯有可能再度和许易取得联系的场所,即便是这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

    生死关头,有这千万分之的可能,谁敢豪言舍弃。

    许易至府邸,才假言番,便探得三皇子果真在此,悬着的颗心算是落定了。

    悬着的心落定的,同样还有三皇子。

    “前番到来,你又是埋伏,又是张”,此句才出,三皇子便坐实了许易的身份。

    纵使许易再布后手,也不至于将这些许小事,也告知外人。

    许易扫了眼目瞪口呆的三皇子,轻哼声,“看来小姬你是真想再试验回。”

    此话才出,噗通声,三皇子直挺挺地跪倒在地,“先生在上,本……小子如何,如何敢生此念,先生是不知晓,自打先生去后,小子日思夜想,骨瘦形销,小子敢说,小子是当今天下最惦记先生之人……”

    许易觳纹密布的眼角,才溜出丝冷光,瞬间勾起了三皇子灵魂深处最恐怖的回忆。

    血飘万里浪,尸枕千寻山,眼前立着的哪里是人,分明是从九幽走出的魔神。

    许易冷冷笑,“你说这话我信,成你做梦都惦着我,想着我,没时间听你扯闲篇,我说你答,要死要活,就看这把……”

    半柱香后,许易终于弄清楚在他消失的这些日子,具体都生了什么。

    先是和他相关联的人,统统受到了逮捕、通缉,他的居住地,和紫陌轩彻底封禁。

    再就是,他的故乡广安府许家村也被挖了出来,各种追本溯源。

    与此同时,大越皇室起倾国之力,全力搜捕他的尸身,甚至赶回来的秘卫主祭皇玄机怒不可遏,逼凌钦天监以观星法相推演下落,连斩了三名认为逆乱的钦天使,才勉强推演出个“泥马渡龙河”的谶语来。

    除此外,最引人注目的自然还是大越皇统的继承。

    出乎预料,竟是最不愿沾染俗事的九皇子姬冽,被太皇太后立为皇储。

    “姬冽?”

    许易嘴角泛冷,“此人不是素来高标,以醉心武道标榜于世么,怎么也动了凡心?若非他出手,这皇储之位,该是你囊之物吧。”

    三皇子道,“先生玩笑了,自打先生失踪,小子食不甘味,夜不能眠,只顾着思念先生,给个神仙也决计不作的。”

    许易淡淡笑,“若我不仅收回蛊虫,还帮你夺回皇位,你觉得如何?”

    三皇子好似被施了定身术,怔怔半晌,“先,先生……开……开什么玩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