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乡村故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小时候是常常做噩梦的,不知道为什么,梦到最多的就是大院最里面的神主位。 ?? ?  ?1??w .?bsp;o m

    那里是我们这个家族里供奉的神台,因为住在这里的即使是分到的房子,也是个姓的同宗。所以这个神台即使经历过些事,也没有遭劫和动过,平时用来供奉家族祖宗牌位的。

    那种深红的老漆,和黑底苍劲的宋体大字,小时候总是令我打寒。虽然神主位当年是用大红老漆刷的,可能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早就已经看不清原来的眼色了。

    就是神台两边的对联龛,字迹都已经看不清了,但是就那么严肃的镶立在那里。大人很少对小孩子解释,只是告诉那里是不可以冒犯的,所以自小感觉那处挺吓人。

    逢年过节或者红白喜事,这里总会是烛火通明。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心理直想着,总感觉烛影后的神台格外阴森。当然还有那摆着蜡烛的供台,而且供台上还时常有几个牌位。

    做梦让我毛骨悚然的就是,因为我时常都会梦到,那牌位上缠着几条花花绿绿的蛇虫。我即使到了大了之后,读的书多了走的地方多了,也不相信那是幻想。

    我隐隐记得些因由,可能是我在某个时候真的见到过,在那供台上的牌位,缠着几条花花绿绿的蛇虫。

    虽然我也已经记不起来了,就是长大了之后,也更加追忆不到当时的情形,可是直到上学前我还做噩梦。那时候还小住在大院,最怕的就是个人去大院的堂屋,怕看到堂屋最里面,那高大阴暗的神主位。

    不过让我很开心的是,大院里出来的小孩还是很多,小时候便多了许多朋友。当然令我郁闷的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居然是那上下几年时间里,年纪最小的个小孩。直到很多年以后,我弟弟妹妹们出生,但那已经是另外个年代了。

    小时候经历过很多事情,对于记事早的我来说,幼儿园的事情如今都历历在目。

    其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人,应该是隔壁村的个老爷爷,之所以记得他,那是因为很多的事情都和他有关系。

    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在很多年以后我偶尔得知,他应该算我爷爷外家的个堂表哥,人家都叫他香三爷。

    小时候大家的生活虽然不好,但是小伙伴们没有后来的补课,也没有无穷无尽的学习和课余爱好。有的只是乡下的单调和朴实,但满是乡土气息的童年。

    虽然偶尔会和妈妈去父亲的家属区,平时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和爷爷奶奶住在大院。虽然爷爷奶奶也是分开住,可是毕竟都在自己身边。妈妈在我的印象里有些模糊,因为她经常去父亲那里。

    小时候很多知识甚至爱好,都和香三爷有关系。记得香三爷和小伙伴们讲过很多故事,在我幼小的脑海里,印象却是如此的深刻和难以忘怀。

    他每次都去我们村里边界的山上砍柴,那个时候砍柴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我记得他年四季都是件洗的白的黑色外衣,下面是条老人穿的黑色抄裆裤。

    虽然已经是满脸的褶子,可是那已经有些昏黄的眼神里,满是慈祥和和气。每次他砍好柴之后,都会在我们大院旁边的槐树旁歇脚。然后小伙伴们便会围过去,大家都知道他会讲古。

    那里不但有株几个大人难以合抱的大槐树,还有口岸边用青石砌边的池塘。大槐树硕大的树荫,遮盖了半边池塘,平时村里的人都会在这里歇凉和聊天。

    因为路这边还有口甘甜可口的水井,这口水井据说是我们村的灵脉,老人说水井下面有条老龙,这里是它张开的嘴巴,而它的尾巴在几百米外的老石塘口。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儿童时的我们听的津津有味。

    小伙伴们不会知道香三爷会讲古,定是某个时期,周围的大人看到了香三爷歇脚,便客气的打招呼。那时候大家的生活还很单调,还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乡下的大人便会吆喝嗓子。

    “香三爷,来段,说说上回那李元霸被雷劈死的那段罢!”

    这个时候香三爷总会矜持会儿,看到周围歇着的人都看着自己,便拿着毛巾往脸上脖子上擦会儿。然后含笑着说道:“也好,就给大家讲段吧!”

    后来即使是我们小伙伴,也知道了香三爷的习惯。就是没有大人在旁,只要看到香三爷在大槐树下歇脚,都会凑过去缠着。

    那个时候,我知道了李元霸、秦琼、尉迟恭,也知道了大奸臣严嵩、秦桧,更知道了崔莺莺和张生,还有那喜欢吃口红的宝哥哥,爱哭的林妹妹。让我们难受的,却是千古奇冤的窦娥和小白菜等。

    而最让我们又爱又怕的是,便是那光怪6离的聊斋,那些鬼神狐怪好像都跑到了生活当来样。因为大人们对鬼怪深信不疑,即使那些上高级学的少年们驳斥,说大人们迷信,大人们也坚信。

    我见过些和大人们争辩的少年,但是他们般经验不足,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大人们也多会敬畏的训斥他们,结果自然会不了了之。

    我初始对这些事情有些将信将疑,心里很想寻找答案,那时候我的求知欲很强。可惜那时我太小也胆小,很快便被身边生的事情震慑住了。

    有那么段时间里,没有见到香三爷,据说他砍了不少的柴,可以避过农忙的时候。那时候乡下的田土都分到户了,家家户户都想多出些产量,都在自己田地里忙。

    香三爷那么勤快的人,定是在家里忙罢。没有看到他小伙伴们也没有太奇怪,毕竟他还不算和自己生活在起的家人。偶尔想到的时候,也会细细回味听过的那些故事。

    让人难忘的便是,我们总会几个小伙伴扮演主角,上演故事里的情节。可能大家感觉我比较聪明,我演的最多的还是好人,这在我的童年里还是值得自豪的。

    时间过的似乎很快,我们小伙伴都在慢慢的长大。忽然有天我听到个奇怪的消息,说我同学秋儿的小叔叔细脚要死了。我对这个细脚印象不深,只知道他和我那个小堂叔差不多年纪。

    唯还记得的便是,细脚小时候是个溜铁圈的高手。他总会领着帮伙伴和小朋友,围着每个池塘边的小路溜铁圈,我那小堂叔自然是其之。据说他是唯个,可以把铁圈溜遍整个周边池塘小路的人。

    听到细脚要死了的消息,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另外个和他有关的消息,却是大人们正商量,要把大院右边池塘边那棵大槐树砍了。我虽然当时不知道原因,但是爷爷嘱咐我天黑不要出门。

    我从大人言语和眼神里,看到了种莫名的恐惧,说细脚要死了和那大槐树有关系,搞的我很长段时间,连那大槐树看着都很害怕。

    这晚,果然我又做噩梦了,因为自己个人在家。妈妈应该是去了父亲那里,据说我父亲有种当时的人不敢想的念头,但是我不懂那些。

    我只记得那晚的我,缩在被窝里感觉哪里都怕,哭没哭我都害怕的麻木了。最后迷迷糊糊地的睡着了,也被噩梦搞的惊乍的,就是早上还在害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