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树精水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棵大槐树究竟有多少年树龄了,就是我爷爷也搞不清,因为他说他小时候的时候,就看着这棵大槐树有如今这么大了。? ?  ??    .

    当然这话可能有些夸张,不过这么巨大的树,就是几十年长点的话,般人也看不出来啊!

    砍不砍大槐树,居然成了件大事。在那些天着实令乡民纠结,而且明显分成了两派意见,最后的结局我自然也不得而知。因为直到我长大,大槐树还是在那里。

    派保持的意见就是砍!因为这棵树不但在解放前吊死过革命党,而且到月亮圆的日子,还有水鬼在树底下。这次据说细脚就是在树底下撞邪了,才生病要死了。

    细脚的父亲卓义明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在村里素有好评。他解放前是个长工,据说是给我们家族大户干活的,后来就留在了村里,解放后顺其自然成了我们村里的人。

    卓义明的大儿子卓宜和我父亲般年纪,也是个比较实在的人,不过我感觉他毕竟开朗,而且是个比较喜欢小孩子的人,这也是我时常去他家找秋儿玩的原因。

    细脚作为卓义明最小的儿子,应该也是家里最受疼爱的,突然生病要死了,家人自然便要乱了。本来细脚身体好好的,怎么突然便要生病要死人,无论是谁都没法接受。

    据说那天细脚带着自己几个侄女和外甥,准备去村里那个王家园摘蔬菜。路过这棵大槐树的时候,因为他外甥小安看到池塘边有只甲鱼,于是几个人想用菜篮子捞上来。

    那个时候,在乡下的池塘边,有虾和甲鱼这些东西,是很平常的事情。不过家乡的人不会吃这些食物,感觉这些东西不是菜,而是些调剂用的食物。

    小安有三个伯父是在桂林的,他父亲遇礼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虽然年纪和细脚差不多,但是见过的世面却是多太多了。细脚可能感觉运气好的很,便和小安两个人拿那竹篾编的菜篮子去捞。

    谁知道甲鱼没有捞上来,细脚还掉进池塘里。不过熟悉水性的细脚自然没事,但是那甲鱼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们大叫晦气,便也没有在意,就起去王家园摘菜了。

    切都似乎没有什么,可是那天他们从王家园回来之后,细脚就有些不对了。先是莫名其妙的烧,家里人以为他是掉进水里受寒了,可是叫了赤脚医生来给细脚打了针,最后却也没有作用。

    因为挨着比较近,邻居有人过去看过细脚。听说当时他已经胡言乱语,说有人把外甥女小和侄女秋儿,用篮子装着拎到王家园去,让大家快去追回来。

    赤脚医生遇仙就是村里我本家人,而且就住在大院里我家后面的房子。辈分和我爷爷般,却是细脚外甥小安的亲叔叔。他断言自己无能为力,让细脚的父亲卓义明马上送地区医院去。

    卓家没有耽误时间,连夜叫拖拉机把细脚送去医院。可是让人感觉晴天霹雳的是,医院查不出来细脚的病因,而且细脚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昏迷的时候医生看不出来病因,清醒的时候就胡言乱语。

    最后这个西医结合的地区医院给了个结论,细脚邪了。

    在现在看来可能感觉这个结论比较乌龙,可是在那个刚刚开始开放田土到户的时候,大家联想到细脚伙人那天的行为,居然全都相信了这个说法。

    细脚第二天下午就被拉回家,至于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隔天我很快听说了,细脚撞鬼了这件恐怖的事情。因为秋儿姐妹都没有去上学,她家里已经高度紧张和伤心。

    我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就听到大院的老人们在说,然后我感觉自己看到哪里都害怕。

    那些天我妈妈是在家的,可能知道我胆子小,很早就不允许我出门去。晚饭的时候,我隐隐听到妈妈和遇仙的老婆莲花在聊天,因为细脚从医院拉回来后,遇仙又去给看过病,卓家显然不死心。

    我隐隐听到说细脚撞鬼了,还有细脚半夜三更等家人都睡了,自己个人不知道怎么就爬到二楼,在二楼木楼板上自己滚菜坛子玩,吓得卓家家人魂不附体。

    莲花说的更加恐怖的是,说细脚双眼睛就吓人,躲在黑暗的楼上显得赤红,被家人找到的时候看着渗人。尤其给他安稳到床上之后,等陪在身边的家人稍微休息,他忽然自己又跑到鸡窝,居然活生生咬死了两只鸡,连鸡脖子都咬断了。

    不说秋儿姐妹几个都很怕,直接躲到姑妈家和小安、小姐弟作伴去了,就是他家的大人都感觉毛骨悚然。邻居都让他家人去找师公来做法,找来后却居然没有什么作用,细脚还嚷着要咬死那个师公。

    村里的人都害怕了,在未知的种能量下,就是有再坚定的种信仰都会动摇。

    事情很快传遍了小村里,有人感叹骆伯伯不在,他如果在的话这鬼定拿下。因为骆伯伯也是个师公,而且据说是有**力,不过他长期在省城上班。

    看到卓家实在是没有法子了,有人建议卓家去找骆伯伯,哪怕是再远的话,想办法打电话到省城去,也要把人叫回来。有人便说是大槐树作祟,于是便说道了要砍了大槐树。

    好像听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又感觉和大槐树有些关系,反正是人云亦云的居多。

    提到要砍这大槐树,有人便说这槐树是个老槐树精。不过明面上这槐树不能砍,因为这棵槐树高大的太明显,据说是已经上了国家军事地图的,要砍的话必定要上报乡里,由乡里到武装部申请才行。

    不过乡里人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大部分人甚至没有见过世面,但是大家点都不担心。因为我们村里有位特例的人,他就是比乡干部还牛的人物,人家都叫他牛爷。

    这个牛爷也是我本家,本名叫天,却和我爷爷是辈的人物。虽然同是宗下来,不过却不是小房的兄弟。

    要说这位爷为什么叫了个这样的诨名,却是乡里和他辈的人当年叫出来的。他牛鼻的程度,就是到了下个世纪的时候,人们还在津津乐道着,可以想象着他当年的威风。

    那个时代乡里还很讲究辈分,我不敢问牛爷诨名的来历。后来随着老人们逐渐老去,大家更不知道他为什么叫牛爷,但是听说过两件关于他很牛鼻的事情。

    他在那个响应国家号召的年代,带领乡里青少年在本省各地大修铁路和水利。更在那个浮夸的年代带领乡民丰产,据说最高亩产几千斤。这件事我只有几岁的时候就不信,后来就更不信了。

    可是国家信了,他成为了本县农民里唯的省劳动模范,而且代表本市去参加过都最高代表大会。在以前的时代里这可是大事,因为那是进京见过皇帝的人!

    不说乡里的干部时时来看望,就是县里的领导,过年的时候也是要派人过来拜年的。这件事是关于他自己身份的,而另外件牛鼻的事情就是关于他办事的。

    据说我们乡里最早的电影院是在乡镇府,而第二家就建在我们村里的,据说原因就是因为牛爷在。还有这个时候很多人家里还用煤油灯照明,而我们村有柴油机电,也是因为牛爷在。

    那时候电影不是天天可以看的,据说放的最勤的就是我们村,几乎是每半个月就会放映次,而且每次都会有两部电影播放。因为我叔叔就是电影播放员,我也是去看过的。

    曾经有部享誉海内外的戏曲剧叫《白蛇传》,当时播放的时候可以说是真正的万人空巷。我们湘地最早播放自然是在省里,然后轮到地区播放的时候,正好牛爷陪市里的领导在地区开会。

    他听说这部戏好看,便真的去看了,后来做了件轰动全市的事情来。因为他感觉这部片好看,然后他和地区的领导说,我们村里是模范榜样,这部戏应该拿回去给村里人看。

    事实上最后果然如此,地区那么多市级城市都没有播放,牛爷个手摇电话打到了村里,让我叔叔连夜去地区里那片子。于是我们村里的大型拖拉机师傅连夜开车,乘着天亮的时候赶到了地区,把这部电影拿回了村里播放。

    我年纪小,但是大人说到这件盛事的时候,可以说都是神采飞扬,我自然记得清清楚楚。所以说他平时只要句话,办般的事情就会通过,至于砍槐树这件事有没有和他说,我自然是不知道。

    大家最后没有纠结能不能砍树,而是担心大槐树本身的原因。因为据说这棵槐树种植在这里,就是为了压制旁路下面的龙身。路下面就是村里最好的水井,那里盘着条龙。

    老人们都说,龙本身煞气阳刚之气太盛,槐树天生聚阴正好可以压制。在这个时代,国家不提倡迷信,但是老人说这不是迷信,是老班人传下来的。

    最后砍树的风波不断,其持反对意见的,据说为主的居然是牛爷的母亲壹太婆。

    这在小时候有段时间里,倒是让我纠结和疑惑了很久。因为壹太婆据说是秋儿父亲卓宜的干娘,两家算是干亲家才是。

    后来我隐隐听我妈妈和人聊天提起,壹太婆说细脚是撞了落水鬼。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