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师公捉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落水鬼!

    必然是鬼!

    对于普通人来说,鬼和人疏途,是种普通人无法企及的所在。?     ?  ??    .1w.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便不时听到大人们说这种东西,自小开始便对之深为忌惮。虽然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东西,但是想必极为可怕的。

    有人说它应该是小小的身子,般都会蹲在水边。不是说人人都可以看到,只有那种阳气极低的人,或者是小孩子之类的,才会看到或者碰到。

    虽然很多人都说过落水鬼,但是没有个人能够说清楚,这只鬼究竟长什么样子。

    大家都说落水鬼,想必见过的没有几个,或者说见过的人大部分都不在了。因为这不但是种煞气,也是种没有解药的毒。或者说每个人说的都不样,甚至有人说自己见过,但是也不能清晰的形容出来。

    从小66续续的,我听过太多的版本和情形,无外乎都是些让小孩子睡不着的。

    有人说邻村或者隔壁小镇,谁谁在某个夜晚,路过某个冷清的地方的时候,就撞见过落水鬼;还有谁家的小孩子去水边玩,看着被落水鬼拉进了水里面去,最后大家在淤泥里面找到了尸体。

    反正听到很多传说,不能表述,反正都是关于落水鬼的。可是听来让小孩子害怕,让大人们都担心。反正乡里人自己没有看到这些,但是大家却都很敬畏。

    我虽然从小就害怕,但是心里难免也有些好奇。随着上学以后,老师教导大家不要迷信,可是对于身边大人说的,幼小的心里自然是将信将疑的感觉。

    其有次有幸便听到香三爷讲古,恰好讲到聊斋的时候,我突奇想的问到了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会问香三爷,我想因为我那时候在心里有了固执的想法,也感觉到身边没有人比他知道的多。何况他也讲过不少关于鬼怪的些故事,自然知道他懂的多。

    爷爷在我的印象里,是个有大学问的人,虽然对我很慈祥和疼爱,却从来不和后辈聊这些鬼怪。就是他年轻时候的些事情,我也是后来慢慢长大,从别人的嘴里听过只言片语。

    他据说极有学问,从他撰写的些诗词,可以看出来就是很多老师都敬佩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想和每个人的经历有关罢,他应该是不宵和晚辈讲这些东西的。

    听香三爷的理解,我听到了些版本,或者说这种东西的惯性。他说落水鬼般都是晚上才会出现的,因为它们水性特别的好,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抓到。而且它们反应很敏捷,听到风吹草动就会潜入水里。

    不过据说落水鬼大部分都是小孩子变的,其也不泛些失足落水的女子,男子尤其是成年男子般少,那是因为他们阳气极为旺盛。

    据说它们在变鬼之后,心里便有了些怨念,而且据说变这种鬼很难轮回,所以它们需要种解脱。不过只要它们可以找到替死鬼,自己就会可以解脱轮回。

    虽然是损人利己的行为,但是作为鬼的话,谁会在乎这些东西。

    当然它们也会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蹲在水边石头上或者岸边路上,引诱些小孩子或者女子,让他们下水然后拖进水里淹死。

    因为听到这些片段,我小时候几乎是不敢下水的,就是下水也是在人多的地方,或者白天有太阳的时候。

    后来我都怀疑,自己直到学以后才学会游泳,即使我从小算出生在水乡,不知道和听到这些事有没有关系。

    壹太婆不让大家砍大槐树,她有她的观点。不管是不是因为她老人家年龄大,或者说他儿子的身份,反正我估计是没有人去驳斥。他说细脚碰到了落水鬼,很多人是不敢驳斥她的观点的。

    后来大家都说细脚撞鬼了,人云亦云的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反正卓家是深信不疑了。作为个长辈,还有卓家的邻居和亲戚,壹太婆还跑到大槐树下烧了很多纸钱,说是给细脚还愿和散财。

    老人的心意还是让很多人感动,毕竟壹太婆平时大家都知道,那是个嘴快心软的好人。乡里人也不会多事,大槐树最后没有砍,我想卓家也是怕国家找麻烦,或者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从出事那天到最后,细脚没有熬过第四天。

    细脚死了的那天,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我放学的时候,不敢从秋儿家路边过,而是从另外条小路回家。

    大院里最先知道的是莲花,她和我妈妈关系还好,回到大院里家的时候,便看到堆人在大门阶前闲聊,气氛让人感觉很压抑。我妈妈和莲花都在人堆里,大家七嘴舌不停。

    因为细脚在要断气的时候,遇仙还是去了卓家的。他最后去卓家回来后,莲花就告诉了我妈妈说细脚死了。据她说细脚死的时候,双眼睛圆溜溜的渗人,双手双脚都佝偻着,眼睛始终没有合上。

    我感觉那天村里到处都阴沉沉的,好像气氛格外的压抑,这可是种真的让人体会到的,阴森森的感觉。

    大院的老人都说,那是细脚死的煞气太重的原因。他虽然年纪不大点,可是已经算是有想法的孩子。这是死的不甘心,三魂七魄在村里不肯离去。

    我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这话是不是真的,听的我心里毛。

    卓家那边不时响起鞭炮声,和夹杂着些卓家人的哭声,那些哭声让人感觉更是渗人。我当时浑身都泛着鸡皮疙瘩,许多年以后我都清楚的记得。

    因为细脚的父亲生了很多孩子,他们家也算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了。好几个姐姐都已经嫁人,听到最小的弟弟出事,那些人66续续的回来,显然家子太过伤心了。

    村里很多人都过去看望和安慰卓家,主要还是安慰细脚的妈妈。这边大院里的人和细脚家是个小队,大家虽然离着有段距离,也算是邻居关系。

    我记得我妈妈也去了的,但是有老人说不要带小孩子过去,因为怕小孩子阳气低,沾惹了些不好的东西。我还不懂那么多,但是也知道细脚家自己是不能去的。

    说句心里话,我当时绝对是不敢去的。妈妈要去帮忙些琐碎的事情,我便留在家里,说句实话打死我我也不敢去的。

    如果不是奶奶在家的话,我想我肯定会吓哭的。放了学自己老老实实坐在奶奶住的这边,陪着奶奶坐在大院左边的老屋里,看着自己的书本,脑瓜子脑浆糊。

    看着我好像是在用功,其实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心里在想什么。书本摆在自己面前,但是我看不进去。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后来都已经想不起细脚具体的摸样,我后来直还很奇怪。

    卓家那边放了很多鞭炮,其有段时间哭声响成了片,我很惊讶怎么会那么多的人哭。

    我破天荒第次在懂事起,那天睡在奶奶房里。

    在乡下里,没有成年的少年,是不能进祖坟地的,更当不起大操大办的白事。即使卓家再疼爱细脚,因为细脚的年龄摆在那里,遗体在家里停留了晚之后,第二天赶早便被掩埋了。

    按照乡下的习俗,这种叫豆子鬼,就是俗称的短命鬼。

    乡下人很朴实,人死虽然为大,但是细脚年龄实在是太小,于是被人用木板钉了个箱子装好,两个劳动力抬着去王家园,最后挖了个坑埋了。

    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很久以后,从大人间断断续续聊天提及的,我才模模糊糊的知道些,后来自己猜测到的。

    其实,当时还有不少的事情,据说着实令村里的大人忌讳了段时间的。

    细脚断气没有半天,省城的那个骆伯伯回来了。倒不是说接到电话他拖时间,在那个时代里交通实在不方便,大家都明白他有心。据说他在村里插队的时候,对细脚的哥哥卓宜很看重的。

    这是个真正的师公,也是十里乡极为有名的人物。虽然在当时的环境下,这种职业没有人敢提,因为不但和领袖的思想起冲突,还显然保留着封建残余意识。

    可是乡下人就是心里认可,实际上比对医生还要相信他。

    骆伯伯回到卓家的时候,围着卓家的老屋转了三圈,然后叹了三口气。当时陪着骆伯伯的人,就是壹太婆和细脚的父亲卓义明。骆伯伯说了几句话,连细脚的父亲都哭了起来。

    卓家摆好了法坛,让骆伯伯度细脚。我听到的大片哭声,就是骆伯伯当时在卓家做法事。当时生了什么,细脚的父亲卓义明从没有和人提过,这个老实巴交的老人沉默了辈子。

    后来还是有女人从壹太婆嘴里听说,才知道细脚的死有些怨了。

    个落水鬼找到了细脚,这只落水鬼本来魂魄都有些不全了,但是居然被细脚带到王家园去了。王家园在解放前抗日的时候,就有人冤死在那里。恰好有冤魂壮大了这只落水鬼,落水鬼便找细脚做替身。

    即使我是断断续续听到的,也足以吓得我的童年几乎被恶鬼惊吓。

    卓家的人难过的是,骆伯伯说细脚其实煞气极重,本来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是卓家把他送去医院的时候,正好住的离停尸房近。那里阴气更助长了这只落水鬼,它逐渐的占了上风。

    其余的话我就不知道,是不是骆伯伯标榜自己了,但是乡下人却深信不疑。他和卓义明说的是,如果他早回来半天的话,细脚应该都不会死的。这话听的我都无语,但是卓家许多年以后都深信不疑。

    因为骆伯伯会捉鬼。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