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冤魂替身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多年以后,我都还记得那个骆伯伯的样子,虽然那时候我还很小的年龄。?  ?   ?   ? .

    如果说这个小村里谁的威望最大!

    按照日常生活想法来说,当然非牛爷唐天莫属!他是这个时代公认的领军人物,不管功过如何评断。

    如果按照老百姓心里的想法来说,至少据我所了解的,在上个世纪之前,最有威望的人定就是骆伯伯。

    在那个破除四旧,乃至扫除封建思想,已经6续有三十余年后的时代。乡里人对鬼神依旧敬畏,甚至是莫名的恐惧。

    师公捉鬼这个职业是没有前途的,甚至在那个全国百姓田土到户之后的时代,它已经逐渐不能算是种职业了。因为在解放后有十余年的时间里,在万众心的时代里,根本就没有人敢提这档事情。

    可是在我们村里,很多年以后人们都直有人提,甚至到现在还有人相信这切。那是因为作为唐家祖籍地之,这里有着唐家共有的祖坟地,有着各种繁复的祭祀和法事。

    唐家祖辈自明初以指挥使衔授勋,从岭南南雄客家祖地迁来,最后后代子孙从客家人再次变异为湘楚人。不到百年时间里,便有支后裔在这里落户,最后在这里繁衍生息。

    从族谱上看来,唐家这支虽然没有出过什么强大的人物,但是在每百年里,也总有几个子孙和当局朝廷会有些牵连的。就是近代我们这房里面,都有几个前辈据说也算是不错的了。

    个便是在前朝宫里任御医的高祖,不但是当年的风云人物,而且被皇帝钦赐大医士匾额的祖宗;个是近代位曾祖级的前辈,曾经是解放前的留学资本家。据说是我们府市里当年的富,而且和当代位有名的大将是同学。

    这位曾祖因为大将同学这层关系,避过了那个浩劫的年代,得到了善终。不过虽说他的家属遭了些劫难,不过在我成年后知道,他的孩子们和后代,都是周围城市的大人物。

    所以严格说来,虽然这个村子小小的,但是因为是家族祖籍地的缘故,还是走出去了许多后代。

    国人有个极好的传承,那便是落叶归根!

    哪怕是不知道出去了多少代,那无处安放的魂魄,都想着要回到自己祖籍地才好。

    村里有唐姓家族里府市最大的义庄,据说也是周围最大的三个义庄之。

    (其实家族最大的义庄,在二十余里之外的个村庄。不过那里如今成了别人的村子,因为那个特殊的年代,本来属于唐家的田土划分出去了。而那些当初给唐家守义庄的人,居然繁衍自己成了个村庄。)

    骆伯伯属于外姓迁入村里,他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插户到了村子里的人之。后来在可以回城的时候,他选择了自己的户籍出处是村里。虽然去省城里工作了,但是他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

    他就住在唐家的义庄里,村里人很尊敬他,也真正把他当成了村里的原住民。在我的印象里从记事起,我是没有去过他住的那个地方的。因为远远看到那满山的坟头,和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我都会双腿软。

    那个地方阴气极重,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住在那里。但是我知道他有三个孩子留在村里,个儿子两个女儿,最小的儿子和女儿跟随他们夫妻在省城。

    而且似乎他的大女儿骆亭还认壹太婆做干奶,这样说起来他女儿和牛爷还算是干亲。后来我才知道,他大儿子骆鹰也认了我外婆做干妈,他居然和我家也有些关系的。

    细脚被人埋了的那天,我其实是不知道的。那天放学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却把股黑色的线头缠在我左手上,还很慎重的系好了。我问妈妈这是干嘛用的,她没有告诉我。

    但是后来我无意听大院里的老人们说,才知道那线头是用来辟邪的。据说因为我的胆子太小,加上细脚死了煞气太重,妈妈特意在骆伯伯那里求来的。

    我自然顺从了妈妈的安排,个线头影响不了什么,何况那个时代的小孩子根本没有饰说。后来知道了原因之后,似乎感觉戴上黑色线头那刻,我霎时间感觉自己不怕了。

    就是那天,我还听到个让人担忧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村里人好久都忌惮不言。

    原因就是,每次在乡下和村里,如果生些不详的事情,或者些人去世的时候。老人们总是会担心和顾忌些冥冥之的力量,他们会去问些和尚、法师或者师公,希望得到些指示和解答。

    因为这些人修行高的,据说会开天眼或者已经开具天眼,他们可以在晚上,或者些地方,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事情。

    他们所透露的这些事情,将会预测到些将来,和些重大的事情!

    虽然作为每个修行的人来说,如果泄露天机的话,肯定会遭受到天谴。

    真正有修为的人,是不会想着泄露这些天机的。可是每个修行的人,都有颗救世渡人的心。本着悯天怜人的想法,他们都会含含糊糊的做出暗示,或者透露些常人难以揣测的天机。

    即使到了后来,许多人都相信了科学,对这些预测不屑顾,可是在我出生的这片土地,大家还是坚信着。

    不管他们预测的事情是不是巧合,但是还是有许多事情应验了,所以更加坚定了这些人对他们预测的信任。

    细脚停尸在家的那个晚上,骆伯伯是说过话的,这些话第二天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不说十里乡的人,凡是那晚在卓家的人,都知道骆伯伯说了什么。

    这些话之所以传开,就是因为卓家在烧缟册的时候,骆伯伯看到了东西。准确的说来,是骆伯伯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有人在抢卓家烧给细脚的买路钱。

    说来令人毛骨悚然,也有些玄虚和不知所谓,可是他的这些话很快便得到了验证。

    人死了之后,灵魂据说会去阴间,而去阴间的方式,般都是被人拘走的。这其的传说就更多了,我也不想表述。但是有点大家认同的就是,如果死者的家属小气,不给拘魂的牛头马面烧些买路钱,死者就会遭受磨难。

    这种烧纸钱的习俗,应该是国人的传统,也是种慎终追远的方式,以示对逝者的种记思。

    至于牛头马面的权力,至少在逝者没有到达地狱前,他们可是无所不能的。家属的心意不到,逝者没有所谓的买路钱和家当,或者被路上的孤魂野鬼骚扰,甚至魂飞魄散不能投胎。

    而家人把逝者生前的家当烧毁,同时烧埋诸多纸钱,就是希望逝者在路上可以带着。

    而家人在烧这些缟册的时候,是会写上逝者的名字,和呼叫着逝者的名字,让他们游荡在家附近的魂魄回来领取。

    不管怎么来说,人在死的时候,如果心里有怨念,或者有着丝不甘的时候,会在死的时候形成种不灭的冤魂,或者说股不舍的情怀。

    这种冤魂或者情怀,就是由死者的怨念和执念形成的,根据他心里所思所想的不同,会变成不同的魂魄,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鬼魂。

    在乡下,鬼和鬼魂还是两回事的。我那时候虽然还小,也时时听人说起。鬼是有意识有想法的,而鬼魂是残缺不全的,即使有着丝想法,那也是有所偏颇的。

    不过它们有个共同点,那就都是鬼!

    刚刚逝去的鬼魂,魂魄根据全或者缺失的不同,自然存在的状态就不样。家人在烧缟册和纸钱的时候,这些往往不是他自己可以得到的。

    因为四下还有许多的孤魂野鬼,甚至些阳气极低的人,他们跑失的魂魄,在四处游荡着,他们也会样过来抢。

    骆伯伯当时看到了些东西,有人问起的时候,他说的大概意思就是,细脚的缟册和买路钱遭到抢了,而且不是只鬼过来抢。

    第二天早上,有人信誓旦旦的说,那堆烧毁的缟册灰烬上,确实有很多乱七糟的脚印。虽然看起来很轻,显然便是晚上抢夺细脚的鬼魂留下的。

    卓家人很是担心,赶忙让骆伯伯再做法,在老屋四周各个方位再烧了不少纸钱。骆伯伯只言不提结果,不过因为有老人看到骆伯伯脸色不好,再三询问之下,才透露了点意思来。

    原来细脚是冤魂,也可以说是那只落水鬼的替身,甚至骆伯伯怀疑细脚的鬼魂不见了,如今还是那只落水鬼吸收了细脚在作怪。因为它直没有能够投胎,心里的怨念很大。

    反正是细脚那个小小的魂魄,和那些抢劫的魂魄生了激战,因为怨气极大的原因,加上卓家烧了不少买路钱,让细脚底气很足。据说最后的结局令人恐怖,因为其还伤害到了只魂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