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模糊岁月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我和小华便知道,十九爷跃家是有人的。  ?. ?1??w?.

    新建不到两年的砖瓦房,看去和周边的青砖土砖房完全不同,明亮的玻璃窗户里面垂着窗帘。就连房子的大门,都是新式的那种圆孔弹簧锁。

    我住的大院和旁边这大宅院样,都是传统的青砖建成的。虽然也会冬暖夏凉,可是看到新式的砖瓦房,还是令人有心心动的。何况小华家住的还是土砖房,好像站在这房子前,我们都矮了截的感觉。

    能够听到房子里有声音,那是因为那个时候,住处的周边还没有各种嘈杂的声音。四下里比较安静,我们还是很清晰的听到,房里隐隐传来的声音里,夹杂的是种莫名其妙的咒语。

    我之所以感觉是咒语,因为那时候在乡下,家家户户的老人都会几句。虽然我和小华都听不懂,但是似乎感觉那种咒语是有魔力般。令人感觉四处虽然有太阳,却好像因为这些不断入耳的咒语,而让四周显得有些阴暗,让人浑身都有些起鸡皮疙瘩。

    天上是有大太阳的,而且已经是夏天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很少有雨,天气应该比较热了。

    我们没有马上跑,因为小华是有任务来的。我陪着他过来,纯粹就是个人没有地方玩。我们看着那栋砖瓦房似乎静静的,却感觉好像有头怪兽蹲在那里,随时会突然睁开眼睛,然后扑向我们样。

    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学生,就算是小华的个子再高,在大人眼里那也还是小孩子。就是有人偶尔路过这里,都没有人来管我们。我们都挨得很近,虽然没有互相把手,可是眼神看来显然心里都比较害怕。

    我喏喏了半天,没有蹦出个词来。显然是想和小华马上回去大院里,偏偏个人现在是不敢回去的。

    看小华愣愣的不肯走,便问小华究竟是想干嘛,他脸涨红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和我说。后来在我不安的询问下,他也乱七糟说了堆,我才逐渐慢慢明白了。

    他妈妈看到他父亲身体直不好,据说好像近来更加严重了,家里人便是等着他走的意思。因为他父亲在床上躺了好些年,家里人已经不是那么悲伤了。

    何况那个时候,乡里人辈子挣不了多少钱,看病的意识不是太强烈。加上骆伯伯在卓家说了些东西,小华的妈妈她心里有了结。可能大院里的老人也劝过他妈妈,她妈妈便想找些根由。

    虽然大院这边不是骆伯伯说的方位,般大家不会联想到这些。可是历来乡里便有种说法,什么都经不住人身体虚弱,何况小华的父亲还直都病着的,让小华来看看骆伯伯在不在这边,想看看缘分。

    我便知道小华妈妈的意思,虽然我年纪小小,从大人的说话里,我还是看出了些意思的。因为乡里人的实在,他们也就比城里人更加淳朴。

    小华家人辈分虽然极高,虽然和我不是本家大房,但是大家毕竟都是个姓氏的后代。小华和我爷爷是辈的,虽然他年纪和我般大。不过我知道些原因,他们家在村里实在没有什么地位。

    我想这就是因为他父亲,早年直病着在床的原因,他哥哥又还刚刚成年,人也极为老实。家里的担子虽然压在他妈妈身上,但是个女人在那个时代里,能有多少话语权!

    肯定是担心开口求人,怕骆伯伯不定来他家,他妈妈想看看骆伯伯今天的行程,如果是在十九爷家的话,定还会有下的。

    我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也隐隐听过些道理,关于乡间的人情世故的。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我没有再催小华,而是心里极为紧张的站在他身边。

    什么时候我们回到大院的,我倒是有些模糊了。因为那时候很长段时间,我总会想起那栋砖瓦房,还有路边烧成灰烬的那些缟册。

    我妈妈肯定也没有细问我去过哪里,因为我看起来很正常。骆伯伯后来来没有来小华家,我是不知道的,因为小华家我是直不敢去的。

    小堂叔很久没有来左边厢房了,我却是记得的。因为上次看到的那本《秦琼卖马》,我本来想起拿出来的。可是小堂叔只让我每次拿本,我也不敢多说,怕到时候连那本的机会都没有了。

    还是和爷爷吃饭的时候,我听到爷爷说了些原因。因为那时候爷爷自己勤快,直自己单独开火做饭,没有和这些分家的子女起同食。我因为从小听话,偶尔可以去爷爷那里蹭饭。

    爷爷告诉我说,因为细脚的夭折,叔爷爷不让小堂叔到处跑。让他个哥哥我叫小牛叔叔的,天天带着在他家后边做砖胚,据说叔爷爷也准备把家里的房子改下,全部换成砖瓦房。

    那时候乡里的房子有四种状态:种是传统的土砖房,这种房子最多;种是传统的青砖房,大多数是国家分的;种是砖瓦房,是乡里最好的;还有种是红砖混合土砖,潮流而又省钱。

    叔爷爷属于比较早建成红砖混合土砖房的家庭,现在有了计划,显然是想全部换成砖瓦房。对于乡里人来说,这是件大事件大喜事。对于小堂叔来说,我知道这是叔爷爷约束他的种方法。

    小堂叔那个年龄,在村里是有不少伙伴的,就是在我生活的那两个小生产队里,也是有六七个小伙伴的。细脚和秋儿的两个姐姐就是,还有我这大院里还有两个,另外还有几个就在附近。

    小堂叔被约束怎么样,我还真的没有在意,我心里想的却是很长时间看不到书了。我想我小时候喜欢看书,和那时候书里精美的插画有很大关系。

    那些天我是不开心的,不过小孩子容易忘忧,我想我是没有记住太久的。不过继而心里便有些高兴,因为马上就要到暑假了。我可以离开这里,去姑妈家过完这个暑假。

    可是在这个学期最后的时期,我隐隐记得生了两件大事,虽然有些不敢肯定,但是应该时间是差不多的。

    第件事和骆伯伯有关,据说他这次回来之后,提到了电视这件事。于是让牛爷大为心动,因为他去市里和地区开会,也看到过电视这种新奇的物事。

    牛爷做了个大决定,那便是买乡里第台电视!据说他买的这台电视,比乡里附近两个工厂的电视还早,后来时成了十里乡的大新闻。

    电视买回来的那天,他家院子外坐满了人,比看电影的人还多,虽然那十多寸的屏幕实在太小,但是这物事太让人稀罕了。

    我虽然很想去凑热闹,就是妈妈想带我去,我都有些不情愿。因为牛爷家那个院子和堂屋是共用的,秋儿家是有半的。因为细脚的夭折,我感觉那里很阴森。

    后来我没有忍住脚步,那是因为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每次去看电视的人多,就是有什么东西,都被吓跑了的。其实我每次基本上都看不到,纯粹就是为了凑热闹。

    第二件事说起来和骆伯伯无关,但是据说也有些牵连。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小华的父亲在某个时候去世了。他妈妈哭的很凄惨,其便提到骆伯伯没有来她家。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那天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是隐隐记得天还没有亮。我被阵哭天抢地的哭声惊醒了,然后大院里便是闹哄哄的。外面还没有天亮,但是外面点亮了灯。

    妈妈去看了下,看着我躲在被窝里抖,便没有告诉我什么。因为也快要天亮了好像,我迷迷糊糊地的想睡又睡不着,最后愣是起来给妈妈烧火做饭。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