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报应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个黎明之前,天色似乎都是最黑暗的。??? ?    w .

    不过这个时候夏天的早晨还是很温馨的,因为到处很少有钢筋混凝土的冷漠。

    那天我醒来的比平时早,虽然正常起床时间还很早,但是我是被吵醒的。我迷迷糊糊地的爬起来,看到木窗外的天色,估计天应该也快亮了。

    大院里此刻没有安静下来,反而因为小华家的事情,更加的吵闹和喧嚣了起来。

    我心里本能的又害怕起来,但是因为没有睡够,神色又有些迷迷糊糊地,反正就像是半梦半醒。妈妈也匆匆忙忙的起来,可能看到我的眼神和缩在被窝里,安慰了我几句便也赶过去了。

    她虽然没有告诉我什么,但是我心的不安更甚,也隐隐猜到了什么事!

    大院里的邻居似乎都起来了,我蒙头躲在被窝里,也听到小华妈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此时即使我没有起床,都知道大家都涌往小华家里去。

    不安和不甘,让我禁不住从被窝里探头出去。房里点着油灯,在昏暗的油灯下,感觉房里的老家具都张牙舞爪。我把蚊帐赶快的放下,心脏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因为这个大院住的人,都是本姓本家的,虽然如今各房血脉已经有些久远,毕竟都是族出身的子弟。不管哪家有什么事,说出来那都是算本家,是需要前去帮衬的。

    当时我很怕,但是也理解妈妈。自己窝在床上,只希望妈妈能够早点回来。我已经不记得别的了,满脑子都是恐惧,生怕那昏暗的老家具里,突然蹦出头什么鬼东西来。

    大家要去小华家,来是安慰他妈妈,我想更多的是想做点什么。小华的父亲因为在床上多年,大家都有些怜惜。尤其是些老人主动前去,因为小华父亲辈分高,只有老人出面才能合适。

    我又惊又怕,后来心里便有些怪妈妈怎么还不回来,我想我是躲在被窝里哭了的。还记得就是身体不好的奶奶,都起来赶了过去,因为她走过窗外的时候,还叫了妈妈的名字,我居然不敢回答。

    妈妈回来的时候,我虽然还在抖,可是仍然有些迷迷糊糊地,对于妈妈来说,她自然知道我胆小,安慰我起起来做早饭。好不容易爬起来,看到火塘里的火焰,我的不安的心脏才慢慢平复。

    油炒饭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是种致命的诱惑。

    看到慢慢炒热了的剩饭,在铁锅里散出香味,然后撒上点盐巴。当米饭有些锅巴的时候,沿着铁锅边沿放上点猪油,起锅时撒上点葱花。

    就是份上好的油炒饭。

    在那个物资还毕竟缺乏的年代,般家庭有两只母鸡,能够每天生鸡蛋的话,是件比较奢侈的事情。即使是这样的话,我对鸡蛋的兴趣也不大。所以从小油炒饭,我都是不加鸡蛋的。

    可能有了火光,我的胆子也逐渐大了。天也逐渐亮了起来,妈妈送我到路口去上学。

    我隐隐看到大院的人都出来了,还有旁边些心含慈悲的老人,更是不住的安危小华的妈妈,他妈妈就瘫坐在门口的木墩上,双眼睛愣愣的吓人。

    我住的左边厢房靠近大院的大门,小华家虽然在右侧杂物房旁,其实离着大门不过十来米,所以和大院也没有多远的距离。他家里哭声片,有什么动静大院这边听的还是极为清楚。

    上学路过小华家门口的时候,他们家的木门早已经打开了,有人在往外抱被子和衣物往外走,小华站在他妈妈身边手足无措。看着他迷茫的样子,我不由紧紧的抓紧了妈妈的手。

    小华却是没有看我,屋里他两个姐姐和哥哥也在哭,就是我看到妈妈的眼圈都在红。我没有敢吱声询问,可是看到大院的老人们抱出来的东西,我自然看的更清楚,心里有些沭。

    那应该是小华父亲生前用的东西,有衣物和被褥,显然是当成缟册,要把火烧掉的。这是乡里人的习俗,说是人死了之后,如果生前的东西没有跟着起化灰,到了阴间就没有用的。

    作为家人自然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形,所以死者的用具般都会付之炬。就是家人要留下念想,也是留两件特别有意义的,但是乡里人能有什么宝贵的?

    看到他们把那些东西都堆到了旁,那处是小华家挨着水田的块小自留土,不过分来地的范围。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了阵害怕,因为我忽然想到了细脚那烧掉了的缟册。

    那灰白的灰烬,莫名的令我感觉到心寒,因为大人说了,那是烧给死人留下的灰烬。如果胆大的人,第二天早上可以在灰烬上,看到些痕迹来。

    那种痕迹自然就是死者留下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让我看到这些缟册烧成的灰烬,心里都会很害怕。

    就是离着远远的距离,我都闻到股浓浓的味道,真不知道他家人是怎么习惯的。可能是我年纪太小,或者没有这份经历罢。

    妈妈的胃口不是很好,她拉着我快步往前,走到了大院门口的那条土路。土路前面就是口很大的荷塘,我们直走到荷塘边,妈妈的脸色才好了点。

    我不时回头看向小华家的方向,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害怕,边和我轻轻说着,边说下午放学让我还是到荷塘边等她。我机械般的轻轻嗯了声,却感觉好像浑身无力般。

    脑海里却全部是小华的妈妈伤心的样子,可能那种哀伤占据了上风,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小华父亲死亡的事情。我对小华妈妈的印象在小时候也不深,毕竟她比我妈妈大太多了。

    我的记忆她是个瘦瘦的,看起来满脸是褶子的妇女,而且头好像都有些半白了。可想而知,她显然是并不年轻了,可是她其实也不算太老,因为那时候她应该就将近五十岁。

    不过让我小小的年龄就替她难过的是,小华的父亲这走,她可就变成了寡妇。寡妇在乡里是很可怜的,我听大人说般女子寿命比男性长,往往年轻的寡妇独自生活有几十年。

    据说从小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自幼丧父随母改嫁到别家,谁知道生母不久又去世,后来做了小华爷爷家的童养媳。而且后来和所谓的娘家没有过什么来往,我也没有见过小华外家有人来走过亲戚。

    她跟随小华的父亲生养了四个孩子,小华是她在四十岁的时候生养的。据说本意是给小华父亲的身体冲喜,那时候他父亲的身体已经是有些差了。

    可是,小华的父亲身体不但不见好,而且每况愈下。最后等到我知道的时候,我连小华父亲的容貌都没有见过。

    不管如何,我听到个惊人的小道消息,据说小华的父亲生病,居然和他爷爷有关。虽然我不敢肯定,也不敢去问大人,但是这天晚上,我还是听到了同样的消息。

    有老人在聊天的时候,不小心透露了则消息,小华的爷爷生前是个败家子。他们家里以前本来很是富有的,后来因为迷上大烟,把身体搞垮了,也把家当败光了。

    家族里的人看不过去,那时候还没有小华的父亲,于是为了留后给小华的爷爷找了房太太。虽然生下来了小华的父亲,但是也从小体弱多病。

    尤其到了解放后,因为大家平等都要干活,小华的父亲就远远赶不上般的劳力。而小华的爷爷自然就看不到这切了,他在解放前就命呜呼了。

    因为身体的原因,小华的父亲被很早就累垮了,得了乡里人闻风丧胆的痨病。那个时候这种病是死症,基本上是没有可能治好的,据说是累出来的。

    我听到的只言片语,晚上就是给小华父亲吊唁的,大院来了很多族里的老人。小华家本房的老人没有讳言,在祭里唱说到小华父亲的去世,就是种报应。

    给前人还债的种报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