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老对坑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年新气象,16年到来了,希望今天有更多的感悟,也给自己坚持的信心和动力。   .)

    水师是什么?

    在当时我是不知道的,后来随着我慢慢的长大,接触到些事情之后,逐渐的明白和了解了些。

    那是种近似于法师和道士之间的类人,而且他们还不是普通的术士。它们有着自己的信仰和化,也和道教的茅山宗极为相似。

    按照我后来的分析和理解,它们应该属于神教。

    他们都有着脉相承的传承,其最重要的包括请神口诀、法水符咒、仪式规程、紧急戒律。当然它们都有神秘的法术和神水,更有独自的宗秘和法方。

    水师化在湘楚带流传甚广,从古至今深入民众的生活。据说最早的水师化和传承,是来源于湘楚梅山带,以楚地的新化、安化梅山蛮为主。

    他们属于最具地方代表性和原始性、最具神秘色彩的个群体。

    在这片区域里,分散融合居住着汉、苗、瑶、土等各种民族。他们对水师这种化和信仰深信不疑,也把这种化传递到整个湘楚,甚至是更远的地方。

    水师不但神秘,而且也是种信仰。它和汉化的风水师完全不同,但是也有着异曲同工的近似。水师涵盖的层面极广,还有广义和狭义之分。更是有人们口里所谓的,正派和邪派的明显区分。

    这些水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法术,这些经过他们所展示的法术,已经完全深入到人们生活。不管这些水师有何专长,他们凭借的都有个特征,那就是他们掌握了种水,法水!

    只要是修炼过法水的人,都会被人称为水师。

    当然以我看来,可以把这种法术称为水,甚至是种施过咒语的法水。

    真正意义上的水师,还是以梅山附近的为主,他们自古以来便传承了这种法术。以及还有以他们为心,往湘楚四周覆盖传递出的弟子为辅。

    这些弟子的传承更多,或者说师门传承已经不可考察。但是他们最初接受法水的祖源,来自于梅山是无疑的,可是很多人甚至都已经不知道梅山。

    甚至有人说水师最早来自于水族,我对这种说法有些质疑,而且自于内心不敢苟同。毕竟今天聚居于贵州的水族,最早也只是属于湘西诸蛮之。

    何况到了今天,水族里甚至已经没有了真正的水师,而以梅山为心的水师,依然到处相互传承于湘楚各地。

    而且这些湘楚间水师的传承甚广,根本就不分民族和男女,甚至许多人已经忘了出处。所以我认为水师出自于水族的说法不成立,他们也只是曾经学习过法水,是有着少量水师的个民族而已。

    (当然,作者作为个接触过水师的人,自然没有深入水族去了解现状,对于如今水族有多少水师不敢肯定。)

    人们对水师的信仰和崇拜,经过许多年的不断交融,已经完全的深入到每个人的生活当。比如做工匠的人有自己的法术法水,日常生活做任何事情的人,都有自己的套法水传下。

    这件事情就是到如今的时代,我都还是深信不疑。因为在我的家族里,就有些人对这些法水略通皮毛。如我最小的叔爷爷就是个泥水匠,他有碗法水让他生很得意,便是人称炼脘水的。

    当然我这叔爷爷还会些别的法水,但是我没有亲眼见识过。不过我亲眼见过个补锅的师傅,老人都说他有碗炼雪霜水。我个同学的父亲会捉蛇寻草药,就是因为他有碗神奇的炼蛇水等等。

    他们这些只是生活的普通人,之所以在正常生活里得到人的尊敬,就是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炼过法水,学过真正的水法。学会这些法水,不但能够给人止血去痛,还能替人驱邪压煞和疗伤治病。

    当然,对于水师族群还有传说便是,水师的正邪之说。

    正派的水师都是治病救人的,他们炼的法水都是用来正途的。如传说有名的炼止血水,就是专门给人止血止痛的;而那炼化骨水,不是化人**尸骨的,而是专门给人治卡在喉咙里的骨刺的。

    有人说这切太神奇太迷信,可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些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家父亲就会这两样法水,而且就是现在在老家他都颇有名声。

    至于那所谓邪派的水师,之所以被人称为邪派,就是因为他们所炼的法水,都是用来害人或者间接害人的。

    比如传说引起人神共愤的炼和合水,据说就是那些人用来**女性的法水;而有种炼起脘水,就是让人莫名其妙肚子痛的;而还有种炼猖水,就是会令人疯狂不能自控的。

    这些不而足各种各样的法水,简直只要是大家能够想到的,几乎在生活当就会出现。不过据说因为邪修水师毕竟人神共愤,所以在这个世上逐渐的消失,即使是有也很少不敢露面。

    而小华的爷爷据说就是个水师,而且是个擅长炼金水的高手。之所以被人称为钱招牌,那就是他在哪家商铺前站,哪家就会生意兴隆。

    即使我年纪小,我对这么神奇的事迹也深深的怀疑。果然,在聊到这个前辈的时候,有人便不知深浅的在族老面前提出了疑问。

    小华这房在本族是属于小房的,所以后代辈分特别高。这晚来吊唁的族老里,便有四个是属于他们家五服以内的亲属。而其三个族老是和小华父亲辈,而且还有个年纪大过他父亲。

    这位族老入暨公是本族公认的人,解放前做过保长,是十里乡也有名的谦谦君子。我估摸着他年龄和我爷爷差不多,却比我爷爷大辈,心里自然多了许多敬畏。

    尤其听说灵堂和大院木柱上的吊联,都是出自于他的手里,这着实令乡里人感叹,令我们这些小孩子神往。因为我们直认为,只有书本上的诗人,才能写出这些东西来的。

    入暨公对有人质疑没有生气,因为小华的爷爷算起来还是他的堂叔辈。这位吊唁的还有村里最高辈分的位老人,也是他这房的,还算是入暨公的堂婶二十太婆,他自然不会胡说道。

    他们这个年龄的人,甚至包括我的爷爷,那肯定都是见过小华爷爷的。听到入暨公解释,我们在旁边的晚辈、族人、乃至些亲戚才知道真相。

    小华的爷爷当初是富家少爷,跟随其父在湘楚和广西交界的个地方东安做生意。小华的爷爷自幼为人大气,虽然出身富家子弟,往常也会打赏些乞丐流民,居然莫名其妙学到了碗炼金水。

    当时东安附近就算是桂系军阀的地盘了,有人看到小华爷爷家颇有家底,便生了几分念想,居然诱使小华的爷爷吸上了大烟。那时候吸大烟还没有让人完全排斥,因为那是有钱人的玩意。

    鬼子进来湘楚的那些年,小华爷爷的父亲担心家人,便回来老家探亲,把生意暂时交给了小华爷爷管。谁知道小华爷爷的父亲居然骑马回家时,遭遇了只老虎,连人带马被老虎拉进虎窝去了。

    当年这可是轰动十里乡的大事,做保长的入暨公还带人和枪去了虎窝。最终虽然猎杀了两只老虎,小华爷爷的父亲也只捡回来几根骨头,自此小华爷爷当家。

    兵荒马乱的几年,小华的爷爷败光了所有家当,拖着身不能戒掉的烟瘾回到老家。仗着碗炼金水,他还是在隔壁乡街头得到了碗饭吃。

    这炼金水也不是能够炼出金子来,而是说他的这碗法水可以对家属加成,对些铁铺和炼钢这些金属行当,有极大的好处。于是真的很多铁铺开炉的时候请他坐堂,他也得以养家糊口和继续吸大烟。

    他后来牛鼻到什么程度?据说因为他吸大烟的原因,往往有人请他不去,家人又想赚钱养家糊口,于是就拿着他的衣服挂到开炉前,当神样供起来,居然也能起效生威。

    这种神迹直被人津津乐道,不过他这房的老人都说他造孽,不但败光了家产,还害得家人衣食困难,是会得到报应的。可是小华爷爷的父亲直不悔改,直到死在了大烟床上。

    以我看来,小华父亲的身体状态,可能是在出生前便因为他父亲的原因,比般人要虚弱的多。后来随着时代的改变,加上幼时又常年的疲累苦力,自然短命是在所难免的了。

    族老们写了几篇祭来悼念,绉绉的洋洋洒洒几千字,我听不懂也看不明白。但是看到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有人摇头晃脑的嘴里细念,想必是写的极好吻合生平。

    我爷爷也坐在那里,却是没有参与祭撰写,我估计可能是辈分的原因。我本来也挨着站在爷爷身边,后来居然父亲也回来吊唁了,早早被父亲安排进房睡觉了。

    虽然很少见到父亲,但是因为他的回家,让我胆气足了不少,外面那么吵,我居然很快便睡着了。

    再次醒来却是外面的吵闹,我爬起来才知道,居然是因为弄堂里的对坑出事了。

    这架老对坑,据说年龄可是比爷爷还要大的!直便在左边厢房的弄堂里,给小华父亲吊唁这晚,它居然嗜血了。

    架没有生命的死物,件平时农家用来操作辅助的用具,居然被人说嗜血了,光是听到这些足够就令人遐想的了。

    那时候乡里的物事,哪样都有着令人回味的趣儿。我和小伙伴也经常压那老对坑玩的,平时还把它当成了玩具,如今它居然生了怪事?

    当然,据我所知,这架老对坑之所以这么有名,还要归功于在这里以前生的故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