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打人愍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种什么样的仪式?

    敲锣驱魂!

    人凤家里的堂客已经死了,难道说驱魂就还能活吗?

    我很是惊讶和稀奇,不过看到人那么多,大家都涌在岩洞口边。??    w .我自然便没有那么害怕,但是心里的那丝忐忑依旧在。

    四周还是颇有几分生机,在阳光下令我的恐惧消失了许多。不过看到小华那茫然的目光,想到他父亲刚刚去世,也不好和他提什么。示意他和我起,我们便也混在人群里,跟着大家起走。

    对于和鬼魂挂钩的事情,我历来便是敬而远之。这次跟来凑热闹,纯粹是因为跟过来的小孩实在多。

    几个大人站在岩洞口,看着里面黑压压的,似乎很是慎重。

    我没有马上跟近,站在旁看着大家的行动。这时候有人居然掏出只公鸡来,我刚刚路上竟然是没有注意到的。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想必和人凤家死去的堂客有关。

    些小伙伴按捺不住,想先进去岩洞里面,被几个大人呵斥了几句之后,便也退到边看热闹。这时候看他们把那只公鸡双腿绑住了,就用根红布条拴好,最后居然就外面在外面那三块条石上。

    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没有现居然石头上可以栓东西。而且就是在三块大石组成的拱门,最上面那块拱桥石上。

    待我凑近了看,我才细心的现原由。原来在这块足有两尺厚、**尺长、三尺来宽的条石上,左右两边都凿有两个握大小的小石窝子。

    这小石窝子浅浅的,深不过两截指节,凿成了个半圆的石窝。在这石窝子间,便留着根手指粗细的横杆小石梁,看来就是特意留下用来栓东西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小华父亲出殡时,那只挂在棺材上的大公鸡。不知道这只鸡和那只鸡有没有关联,但是在阳光下不断扑腾的公鸡,让这岩洞显得有些活力。

    有人拿出个小塑胶鼔,在里面装着些废弃的柴油。这个时候柴油还比较珍贵,能够带出来的这些,大部分都是修机器之后,清洗配件剩下的。

    乡下人晚上出行不方便,如果有个火把之类的,就极为方便了。只见有人用铁丝缠好了几个布团,布团缠得紧紧的,都泡在了那个胶鼓里的柴油里。

    果然是要做火把,这是为了进岩洞前的准备。我在学校已经学过这些,知道进岩洞和地窖,如果有火把的话,可以避免出现缺氧的危险。

    当然还有大人掏出了手电,看着银光外形的手电,小孩子的眼神便都有些羡慕。

    那时候虽然大多数家庭已经买得起手电筒,但是大人们般都舍不得买电池用。所以手电筒在这个时候,还是家庭重要的家电之。

    如果可以使用手电筒进岩洞的话,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不管有没有危险,自己手里可以拿着光明,那么黑暗就不那么可怕了。

    不知道究竟是给进岩洞的自己壮胆,还是羡慕有手电筒的魅力,亦或者是怕这铁丝做的简易火把烧到自己,反正这些小孩子都聚到有手电筒的莫老爷身边。

    让我手足无措的是,因为莫老爷要敲铜锣,居然鬼使神差的把手电筒递给了我。我当时激动的差点没有接住,看着小伙伴羡慕的眼神和样子,我不由紧紧的抓住。

    小华下就靠近了我,不善言辞的他看着我,我连忙对他点头示意。证明他是我的朋友,是可以站在我身边的。连莫老爷的嘱咐都没有听到是什么,紧紧握着手电筒有些眼冒星星。

    噹!

    随着莫老爷敲动手里的铜锣,岩洞里面的声音悠长蔓延。

    我不知道他们在岩洞里搞什么,随着大家进入之后,看到的都是黄泥般的钟乳石。股潮霉的味道扑鼻而来,还夹杂着股类似于鸡粪的味道,当真是千奇百怪。

    因为我拿着手电筒,所以只好跟着在莫老爷身边,那铜锣的声音听的我浑身血脉喷张。

    进了岩洞之后便是左拐下行,宽不过两尺的小路,是就着原有的钟乳石,和后天人工摆放了些板石修成。就着火把和手电筒的光,看到钟乳石荧光闪闪的好看,而蜿蜒的小路却无限往下延伸。

    大人边走边聊天,我逐渐听出来些道道。人凤的堂客喝药死了,大屋的老人都说女人煞气太重,要赶紧请师公来做法压压。还有怕女人的魂魄化为厉鬼,让人来岩洞驱散那孤魂。

    这似乎听来有些残忍,但是有人往省城打了电话,据说骆伯伯也建议赶快驱散魂魄。因为他不能马上赶回来,所以让人进岩洞来找他画的符咒,拿回去驱魂和镇宅。

    “找到了,找到了!”欣喜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却是有人已经率先现了那所谓的符纸。

    柴油火把燃烧的黑烟,和空气夹杂的油味、潮湿味,已经让大家忽略了。

    噗噗!

    忽然阵奇怪的声音传来,大家开始还没有在意,忽然我看到莫老爷的脸色变了,吼叫道:“快把火把拿到起来!”

    听到他这吼叫声,我不由有些心惊肉跳,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将要生,于是忍不住和小华都凑在了起。

    “扑腾扑腾!”

    无数黑乎乎的东西,尖叫着从下方个黑嗷嗷的洞口冲出来,口里出阵令人浑身酥的厉叫。

    “岩老鼠,岩老鼠!”有人惊恐的叫着,挥动着手里的火把,惊动的那些东西四处乱飞。

    幸运的是,大家没有被袭击到,虽然很是恐慌。最后等黑压压的岩洞静下来,莫老爷接过支火把,抬起来大家看到,就在大家的头顶上,无数的蝙蝠正呲牙咧嘴的倒挂。

    这是我第次真正的看到蝙蝠,想着那尖利的牙齿,腥红带着粉嫩的口腔,还有那不断扑腾的翅膀,我感觉自己双腿有些软。何况在这里的蝙蝠,还黑压压的根本就数不清。

    “是岩老鼠,大家不要闹腾,不要再惊动它们!”莫老爷似乎反倒是松了口气:“它们怕火!”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莫老爷伸着火把探向旁。

    那里稍低的位置有几支蝙蝠,被莫老爷的火把快的燎到,股烧焦的肉香,和阵叽叽的怪叫声,那几只蝙蝠掉在了地上。他的行动虽然惊飞了几只蝙蝠,倒是没有再惊动大量的起飞动。

    看着那半死不活的蝙蝠,翅膀已经烧焦了,叽叽叫着在地下抽动着。我心里酥也不寒而栗,有些不安的忐忑,也有着丝丝小小的兴奋。

    大人们没有再纠结于这些岩老鼠,而是都看着刚刚那个飞出岩老鼠的洞口。洞口不过四尺高矮,正是进入岩洞第二层的入口。不过我们不是要进第二层,而是在这洞口边有根巨大的钟乳石。

    它离着地面不到两米高,下面有个钟乳石的小柱堆起,好像是经过无数年的功夫,滴下的钟乳变成。最神奇的是,地下这钟乳石最上端,居然就像个天然的小酒坛。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酒坛,但是上面贴有三张黄色的符纸,上面殷红的符字让人感觉神秘。显然这就是骆伯伯让人来拿的符纸,大人们看着那里,没有马上动手。

    因为这些人里面,有人凤的弟弟跟着,他和我最小的堂叔的哥哥是同学。他示意了莫老爷下,莫老爷顿了下之后,便神色肃穆了起来,对着那酒坛念念有词起来。

    虽然听不懂,但是我也知道那是种咒语。果然在莫老爷念完之后,他便小心的揭下了其张符纸,小心的收好之后,带着大家便出来岩洞。

    不知道为什么,回望着这岩洞,我忽然感觉有些亲切起来。因为我居然隐隐感觉自己似乎胆大了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却是种真实的感觉。

    莫老爷把那只公鸡解开,带着起下山。我显得有些轻松,直过了那条满是水的水渠,我还回头看向岩洞方向。

    刚刚到大宅旁的大屋边,正好靠着十九爷家。便看到堆人在闹闹穰穰的。据说是人凤堂客家来人了,正在人凤家里闹事,但是邻居们暂时不方便出面,因为双方激动起来,娘家人说要过来打人愍。

    自小我便知道,这不是件什么好事!

    因为,打人愍这种事情,代表着家或者个家族,率众上门讨说法,针对的自然便是对方家或者家族。

    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生,毕竟本来是姻亲之家。百年难得修得的姻缘,却因为某些事情,被迫走到了对立的面上,或者说是生死对头的面上。

    自小到大,我是见过两次打人愍的。

    第次,自然就是人凤堂客的这次死亡,她娘家过来我们村子里打人愍。另外次却是我们出去打人愍,那是因为那个家庭里的人,害死了我们家族里的女人。

    不管是哪次,我都对这些事情记忆犹新。

    这可能也不能称为种仪式,或者应该叫次行动,也许会更加的贴切些。

    不管如何,它都不算种什么好事,是个家庭或者个家族,对欺侮或者损害了自己的人或者许多人,动的次声势浩大的所谓的讨伐。

    这种讨伐本来具有正义,但是无可避免会出现些极端,甚至据说在些疯狂的行动,还出现过死人的事件。

    这样说来,这些事情是违法的。

    但是在那个时代,甚至在那个大家心地还很善良的时代,这是弱者次愤怒的怒吼,也是次正义的讨伐。

    甚至在那个时代里,政府明明知道有这种事情,但是大多数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只要没有出现格外疯狂的事情,般都会容许弱者泄番之后,然后不了了之的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