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民风 湘民 狗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溪依然清澈,临近两侧岸边是碧绿的水草,顺着流水欢快的向下流淌。?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是有无数的米虾在水草边嬉戏。当然偶尔还能看到两只螃蟹,悠闲的在水草上停留,或者随意的游过。

    我估计很多人后来喜欢养鱼,很可能就来自于小时候看到的,些场景或者难舍的片段,那是种追忆,也是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水面上有时跃动的,是些不知名的小鱼,这些小鱼小虾如此的不起眼,但是却让乡下的孩子童年多了许多乐趣。最让人惊喜的,是那乡人最喜爱的石板鲫鱼。

    按后来的说法,那就是它们营养价值极高。它们都有着青黑色的背脊,银白色的肚皮和身子,和后来那硕大的鲫鱼不同,它们般最大不会过手板大小。

    对于乡里人来说,这些源于大自然的给予,是可以偶尔作为美食和惊喜的。不过它们灵活的反应,即使是善于洗澡的小孩,也只能看着它们而已。

    因为它们不但反应迅,而且极为难寻的躲在水草和石板底下。不时从水草边石头下冒出头,凑近水面吐出几个水泡来。看得人心里痒痒的,却也只能看看而已。

    夏天的小溪水并不深,说不深其实是对于大人而言,但是我也不敢下水。大人们总说溪水看着不深,其实是因为清澈的原因。有些孩子总是赋予冒险,想去试试深浅,于是每年夏天总会听到些事故。

    这些事故带来许多教训,也让我这种小孩胆小如鼠。不过乡里的孩子大多数皮实闹腾,像我这般胆小的,而对于什么危险都不敢去试的人来说,水深水浅基本上是安全的。

    这天之所以走这溪边的小路,来是因为夏天的时候,两边路旁的荆棘丛里,开了很多无名的小花;二来便是但凡有小溪的路,两边总是有些奇树怪石,让我们这些孩子感觉稀奇和好玩。

    金弹子、野柿子、红黄火棘、金银花、杜鹃花、古赤楠、黄栀子树、老紫薇、怪檵木等等,这些可以叫上名字的,还有些不能叫上,而又漂亮诱人的,总是这些孩子们的最爱。

    我们这个小村其实就是几大块区域分住,村里有着三座大山环绕包围,还有条小溪绕村穿流而过。

    依照老辈人的说法,那是住处前有活水入海,左右有琚如握,后有高山为靠,是风水难得的宝地。想必当年的祖辈就是看这块宝地,才在这里落叶扎根繁衍生息。

    而随着小溪的流向,大家傍水修建的房子,在这村子间便有处,如今也已经形成了处居住的群落。

    这里便是村子的央位置,不但村里的村委都在这里,最有名的电影院也是在这里。这个地方大名叫虎丘坝,据说这名字的来由,便是当年这里有老虎出现过。

    后人对这种传说不管是半信半疑,还是有着坚定的信任。反正代代便流传了下来。这里不但出现过老虎,而且在民国时期,还在这里打死过头。

    而那头被打死的老虎,居然便是和小华家有些干系。我想到过些事情,但是没有敢去问大人。之所以没有去问小华,我想以他的性子,只怕知道的比我还少。

    这些虽然是传说,不过虎丘坝这个名字,我却直挺喜欢的。喜欢这里还有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我的老外婆从苗疆回来之后,便定居在这个地方。

    她老人家的后辈太多,虽然她不定记得我的存在,但是每次跟随大人见到她的时候,感觉她还是很慈祥的。那时候她大多数会摸摸我的头,说几句赞扬的话,给我几块零食。

    如今我逐渐长大,虽然离着极近的距离,但是没有什么事情,大人也不会时时去串门。虽然每天上学都会路过这边,但是我也不会常常去她家,因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晚辈很少去她家里。

    老外婆是典型的湘里老人,虽然如今年纪大了,却是仍然精神矍铄。而且不但走路有风,身板硬朗的很,大家都说老人家能活百岁。我丝毫不怀疑老人家年轻时的身手,因为她七十多岁了还能爬树。

    乡里人聊天的时候,都说这老人家不是般人。加上如今我外公外婆在村里的声望,加上她三个儿子都在身边,常人在她面前只有尊敬的份。

    我虽然嘴巴上从来没有提过,但是也有些小小的骄傲。每次路过这边的时候,都会远远的朝她家看看,不知道是不是希望她看到我。

    路过虎丘坝小溪上石桥的时候,看到几个小孩在拦坝口里间的水口里游泳。这是当地人在小溪上面十米的地方,用石块拦坝阻止了水流的度之后,再在下方用石块拦坝形成个蓄水池。

    这个蓄水池的作用就大了,平时不但有很多水储存,枯水的时候可以放水灌溉。旺水的时候也就可以控制水流度,还可以让乡民日常用水方便。

    几个小孩年龄和我差不多,赤条条的在水里闹腾,看去我都认识他们,但是没有和他们打招呼。他们看到我,也有人朝我泼水,大家都笑嘻嘻的没有恶意。

    当然还有几个女人在那,蹲在石坝上棰打浆洗衣物。她们边聊着家长里短,边看着几个小孩,不时还骂上小孩几句。看着他们泼我的水,便笑着呵斥他们。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这里很宁静。

    这里有小桥流水,这里也有黛瓦人家。

    小村本来就不大,大家基本上都认识。不管谁家娶亲嫁女,建房上梁,甚至孩子考了好学校,但是几乎人人都了解。当真有些是鸡犬相闻,和睦相处的感觉。

    我将要路过石桥,看到坝边那硕大的无花果树。树就扎根在旁石坝的石缝里,树干犹如虬龙般盘曲,然后探身到石坝下流水的溪池里面。大腿粗的树干十多米的树冠,看去令人惊叹。

    树上结满了各种生熟不同程度的果实,快要熟的是带着紫皮的,青色的自然是还刚刚结出不久的,但是圆圆的都招人喜爱。我们大院里也有株大无花果树,不过没有长在水边。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熟的,我还是忍不住往树上看。看到岸边人家有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其实我也只能看看而已。

    我没有看到老外婆,也没有看到她出现在家门口。不过我跨过马路的时候,倒是隐隐听到人凤家那边传来吵闹声,想必还是因为他堂客的事情。

    倒是我抬头看到供销社面前的坪里,个穿着深蓝布衣的老人,正在张大竹垫上晒腊鱼。那个老人身材高大,红光满面带着笑容,正是玉宝的爷爷。

    我不确定昨晚是不是见过他,但是看着他高大的身形,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没有丝毫的感觉。个那么大的人站在那里,我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般,我心里有些奇怪和惊讶,无法表达出来意思。

    穿过了马路,沿着供销社坪里下边的小路,可以看到坪边虬曲大树的老根,还有惹人喜爱的青苔蕨类。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些荆棘刺类植物,那冒出来的新芽扒皮后可以吃的。

    我又走到了石板小路上,这里可以看到供销社和村委大院,围成的那座巨大的建筑。

    这里明显高出许多,下面就是新开辟出来的水田和菜土。当然还可以看到那巨大建筑下的黄土,据说黄土地埋人是最好的。我之所以突然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记得人凤的堂客死了,而这里当初是坟地的。

    阳光很大,天气也很晴朗,我却是没有害怕。不过刚刚绕过几丘水田,迎面看到了唐遇仙抡着把扁担,正快的朝这边冲过来。他面色似乎有些狰狞,吓得我呆立当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快到上面去,快到田埂上面去!”唐遇仙边冲着我大叫,我才看到他恶狠狠的神色,居然不是对着我的。

    因为来势太快,加上又是突然,我吓得呆了呆,也忍不住往田埂边坡上爬。幸好离着有些距离,等我爬到边坡上拉着野草站住的时候,才看到他边抡着扁担打什么。

    “汪汪!”阵狗叫哀鸣声传来。

    条灰麻色的土狗,消瘦的似乎只剩皮包骨头,尾巴完全的都勾在了屁股下面,呲牙咧嘴瘸拐的从田埂小路上跑来。

    唐遇仙在后面抡着扁担恨恨的打,可能因为那狗有条腿受伤了,被狠狠的打了几下。尤其最后下扇在它左腹上,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它打到了下面的水田里。

    旁边田土里有人在干活,便扬嗓子问唐遇仙干嘛!我看着他下下的抡,打的那狗哀鸣渐渐变小。可能感觉到有些安全了,我又下到了石板路上来,却看到那狗缩在那田里,已经只能吐血沫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条狗在狠狠的盯着唐遇仙,对眼睛有些血红的感觉。虽然已经不能起来,而且口里还在哼哼的哀鸣,但是我丝毫不怀疑,只要唐遇仙停手的话,它就会扑过去。

    唐遇仙边用扁担打,边说这狗尾巴都勾到两条腿下面了,又不是附近人家养的,肯定是条疯狗了。如果不马上打死的话,咬人就不好了。

    那扁担暴雨般落下,看得我心里沭,最后那狗呲着牙不动了。鲜血也染红了水田,虽然踩到了不少水稻,但是唐遇仙也没有在意自己的举动。

    我忽然想到刚刚那个被咬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这条狗咬的,我感觉双腿有些软,飞快的往家里跑。即使脑海里都是那狗的样子,血红的眼睛,呲着牙的嘴巴,唐遇仙已经打死它了,我也很是担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