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相孵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人对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家,似乎没有感觉到惊讶。?  ?    ? .妈妈似乎也没有在家,无人来干涉我疾跑的这些细节。

    大院里这个时候还住着不少人,闲暇的时候就都会聚在起。不过听说过了这个年之后,就有不少人家是要搬出去了。因为很多人感觉老房子太旧了,要在外面建砖瓦房。

    就是后来的人们也是贯如是,他们有了砖瓦房,就想把房子建成和城里样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可是他们没有想过,就是因为这些冷冰冰的房子,让他们逐渐少了许多的温情。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将来,这个时候大家感觉能够搬出去住,是种能力和骄傲。

    乡里人夏天的下午还算悠闲,外面的太阳还是很大。老爷们都光着膀子,就是些妇女也只穿着件棉背心,大家都找阴凉的地方舒坦。

    我们住的这种大院老屋的建筑,都是老式的飞檐高耸,前有梁阶避雨遮阴,旁有影墙挡风和遮阴,比后来的钢筋混凝土房要舒服。按照国传统的建筑来说,也是要漂亮很多。

    我回到大院的时候,大院里大部分的人都闲着,坐在大院堂屋门口的木方上避暑,闲聊着些乡里的家长里短。

    因为家家户户没有什么**,大家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隐瞒的,所以说话都是很实在。有人估计着今年自家田里水稻收成的,也有预测山上柑橘柚子是不是会丰收的。

    自从国家政策下来田土到户之后,外面的城市已经开始展,而乡里人的反应还是比较慢,很多人还是在温饱里挣扎着。至于每年的劳作能不能挣到钱,对于乡里人来说,还是个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想到的问题。

    这个时候的家庭,些有手艺的人家,往往出去帮工的话,倒是能够得到些额外的家用补贴。至于出门做生意,还是很多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不过据说乡里已经有人,因为做生意和忙副业,家里已经挣到有几千块的身家。但是这些数目和家产,对于大多数的农家来说,这还是个遥不可及,和不敢想象的事情。

    像我父亲在钢铁厂上班,据说个月工资也就几十块钱,就是加上奖金和厂里效益好,个月也不会过两百。家里有几千的剩余,对于老百姓来说,很难去想象和极度的羡慕。

    我们这个村子还算比较开明,和接受外面的事物比较早的。因为有些农家会厮弄些青菜,挑到村口挨着钢铁厂的位置,卖给那些双职工家庭。虽然每天收入不多,至少比别处已经好了太多。

    我知道就是我们这个小村里,还有人家人口太多,还要担心田地里的水稻不知道够不够吃,还要想着红薯土豆来补充。我记得我爷爷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受到打击,我上学以后他便自己种些调料卖。

    这些大多数便是湘里盛产的葱蒜,不过爷爷种植的用心,般都要比别家好。可能顾忌到我父亲的颜面,爷爷没有挑到厂区去卖,而是每次都在村子的路口这边,也有些供不应求。

    我便陪爷爷出去过几次,每次爷爷卖完之后,都会带着我去街上走走。路会捡些烟蒂,拿回来研磨好之后,重新自己用纸片卷好用来抽。

    乡里人般抽的都是自己种的旱烟,自己晒自己切自己卷。像供销社里卖的卷烟,般的农家谁会舍得买。爷爷其实并不穷,他有退休的工资,但是我知道他很节俭。

    即使这样,我每次看到他用手绢包的那些钱,也会有些羡慕和惊讶。那都是些分钱和毛票,都是他种菜额外挣来的。他总是拿那几分钱给我买个油饼,或者个香喷喷的菜包子。

    至于哪天花毛五分钱,给我在供销食堂买上碗肉丝面,那定是遇到了什么喜事,或者菜卖的很好。我怀念那碗肉丝面的味道,后来却再也没有吃到过。

    就像这样的奢求,也就只是我可以享受到,村里的那些小伙伴,居然没有人有过。因为这个时候挣毛钱都是很难的,大人哪里会舍得给家里的小孩浪费。

    逢年过节可以吃上口肉,或者碰到些吃酒宴席,会有些荤菜上桌,这是这个时代里,大人小孩都最开心的事情。

    至于想赚钱的事,般人还只是想想。有能力的是那几个承包柑橘园、柚子园、桃子园这些水果园的人,才能去想的事情。就是那些承包了水塘的农户,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想法。

    年下来鱼满塘,只要年底有个两三百的剩余,已经是很高兴的事情了。

    赚钱我还没有能力去想到这些事情,不过挺喜欢听他们聊天。说谁家谁家今年好,谁家谁家又准备买电视了,谁家谁家买了辆自行车。

    最后搬着把凳子,就坐在光滑的门槛上,边做着作业,边听他们聊着。

    大人们对我的这种行为更是没有过问,倒是有人赞赏了几句。我对这些赞扬没有在意,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听他们天南地北的,言辞间最后说的都是人凤家的事。

    这可能是这几天最热烈的话题,虽然我不敢过去那边看热闹了,但是大家都在说这件事。对于人凤大家倒没有人去指责,反而有人担心那个小孩,看人凤最后如何去收场。

    不过有人说道那边娘家又来人了,确定是要过来打人愍的。而且张扬的说要人凤背尸,不然不会放过人凤。这边家族里的人急了,不但怕出大事,也怕影响人凤的前程。

    听说对方言辞比较激烈,不过村里的领导已经出面,而且还请来了乡里的领导。大家说道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怕人凤堂客娘家的人把事情最后闹大。

    阶前那棵巨大的柚子树,遮挡了大部分的太阳。我坐在门槛上感觉很舒服。对于他们的这些揣测和卦,我虽然听着倒是没有在意。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唐遇仙刚刚打死的那条狗。

    还有那个被狗咬了的女人,她那血淋淋被撕开的皮肤,还有那不断搏动的血管,都让我心里有些悸动。

    那条狗临死的时候,呲牙咧嘴的神态,还有那血红狼性的眼睛。尤其那利牙边流出的血沫,似乎都在我脑海里回荡。

    “快来,快来,快来看哈!”

    忽然听到阵呼叫的声音,把大家聊天的声音立时打断了。听来这声音里,有些惊讶有些嬉笑的意思。

    乡人这个时候大多数无聊,不然也不会坐下来避暑聊天。那些真正闲不住的,也会乘着太阳出去劳作。下午的太阳极是毒辣,大家没有重要的事情都想歇下。

    何况这个时候的乡人,娱乐的东西太少,听到有事情便涌过去。我听那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秋儿的爸爸卓宜。看到大家都循声过去了,我便也意动的放下笔过去。

    在我的印象里,秋儿爸爸这个人是个比较老实,待人比较诚恳的人。也是个不会哗众取宠,和莫名其妙的人。忽然间听到他的招呼,大院里的这些人自然有些惊讶。

    声音是从大院右侧的后面传来,也是在华园她家后面。我跟着走的比较慢,待我过来的时候,才看到是在华园的伯伯家后面,几棵大棕榈树旁边。

    大院后面这里有株巨大的枸骨冬青,树高足有七米高,被十来棵大棕榈树围着在三十来坪的范围里。平时到了秋末,树上红的黄的果实,让人看了十分心动。

    很少见过这么大棵的品种,大院里的孩子对这棵枸骨冬青树,是又爱又恨。因为般的枸骨冬青都是树叶有刺,这棵虽然没有大刺,扎在身上也是生疼。

    孩子不听话的话,长辈便会折枝枸骨冬青,不说对着身上抽下,就是在面前晃晃,小伙伴们也会吓得乖乖听话。另外点让人喜爱的便是,这棵树因为有刺,平时里面有许多的鸟窝,叽叽喳喳好不喜人。

    大家都站在树旁边的棕榈树边,围着那鹤立鸡群的卓宜。我好奇的围过去,立时吓得浑身麻。

    原来只见在棵棕榈树根部,两条小孩手臂粗的菜花蛇,正紧紧的交缠在起。

    出乎我意料的是,大人们都嘻嘻呵呵的笑着,卓宜那紧绷的脸儿难得的也有丝笑意。大家都看着那两条蛇,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

    “啊个折寿!”奶奶却反常态的啐了口口水,用布鞋在地上蹭了几下:“惊蛰动,蛇相孵!这七月天的,先来个落水鬼,又来个农药鬼,啊个折寿短命的!你们男的快撒泡尿,堂客用期抹布去歳气!”

    大家立时停住了笑,都脸惊恐的看着奶奶,看她脸严肃,知道不是说笑话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