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碗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听到奶奶在旁稍微提醒,便想到了乡下惯常说的件事情。? ?  w?w w1w.虽然我听不太明白,后来听大人说了,渐渐便知道了怎么回事。

    乡里历来传说,蛇相孵是在每年惊蛰左右。

    每年在万物复苏的季节。这时候蛇般从冬眠里醒来。就和许多冬眠的动物样,带着年的秽气和毒气,寻找同类交配衍生下代。而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她们身上的毒气和秽气是最重的。

    而如今在这种夏天异常的季节看到,显然是违反了自然规律。

    在乡里人看来,虽然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但是对于万物生存方式,却是有各种各样的忌讳。不管往常是看到动物交配,还是意外看到同类交配,似乎都是件很倒霉的事情。

    何况是在这对于蛇类来说,是属于不正常的时节。

    般说来乡人是没有什么化,他们对历来的人和传统化便很敬畏。他们相信人说的是有理的,也值得相信的。所以对这些传统的化也是保存的最好的,坚持的最彻底的。

    故老相传的东西,大家自然便会敬畏,如今突然看到蛇相孵这种现象了,确实显得有些不吉利了。本来大家感觉好玩,忽然间便感觉到有些不安。

    因为人的想象力是很丰富的,毕竟卓宜的弟弟细脚刚刚夭折,加上大院里小华的父亲去世,似乎刚刚过了头七没有多久。马上就碰到了这种事情,就是任谁都会感觉到古怪。

    大家看着卓宜的眼神,似乎便有了不同的意思。我虽然没有马上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但是看到有些嘴碎的女人,已经开骂卓宜了,男人大叫晦气。

    我不知道这些大人是怎么想的,自己感到好奇听到怪异就来凑热闹,遇到事情便马上翻脸了。这似乎有些过分,但是在乡人看来又有些合情合理。

    也就是卓宜这个老实人,不安的站在那里,顿时都有些尴尬了起来。

    大家都看向奶奶,话是她说出来的,现在就要看她会说出什么来。谁知道老人家背了双手,转身便走了回去。她家的新房子已经建到大土路上去了,平时也不是天天过来大院。

    “蛇相孵,快脱裤!不相信,死无路!”就在大家都彷徨无助的时候,已经走到那边田埂上,也就是她家老房子后面的时候,她忽然又看过来,看着这些人脸严肃的说。

    个个大男人、老爷们都光着膀子,因为是下午太阳最毒的光景里。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事情,没有公开骂卓宜的人,嘴里也忍不住的嘀咕了起来。

    过来看热闹的女的,倒是没有几个,因为大院翻来覆去只有那几个人。反倒是梧园姐妹这些女孩子,站在旁有些茫然失措。真的如果按照奶奶说法去做,只怕真够尴尬的。

    挨了大家的责骂,卓宜不知道怎么去回答,突然在尴尬之余也自骂了句:“凭的这么多晦气,闪开闪开!老子撒泡尿!”

    旁看热闹的人,有些人还是不信邪的,看到卓宜这么说,正好找了个台阶下,哄的声便散了。不过这些人倒不是全部,有些信奶奶话的人,便站在那里更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看着卓宜真的便转过身去,悉悉索索的对着棵棕榈树撒起尿来,虽然乡里人不太在意,这也有点太突如其来了。我看有些人脸上带着笑意,有些人皱着眉头,大人神色不善,溜烟的便往回跑。

    自然也不敢再看热闹了,其实是怕他们说我。

    心对奶奶的话有些疑惑,但是摸不准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来的。我回来收拾了自己在门槛边的作业,便想回自己房去,却远远的看到自己的父亲回来了。

    他平时很少在这正常日子大白天回来的,而且更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骑他平时的坐骑,辆永久牌自行车。正慢慢的从秋儿家门口那条石板路过来,显然是从国道大马路回来的。

    我还是有些意外的高兴,虽然父亲在我小时候很少和我聊天,甚至都没有带我出去玩过几次,但是这种亲情还是天生的。我飞快的放下手里的东西,朝对面的小路迎过去了。

    妈妈是出去干活没有回来的,刚刚到家我就知道了。如今看到父亲回来,我还是很高兴的。我跑的很快,过来小华家门口这边不远,便接到了父亲。

    但是父亲似乎没有高兴的意思,看到我迎过来之后,脸上居然没有笑意。不过他还是轻轻摸了下我的头,却出奇的没有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也不敢问父亲,但是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事。陪着他往回走的时候,他终于开口问我妈妈是否在家,我老老实实告诉他妈妈去田边了。

    父亲开始没有吱声回答我,到了大院边空地的时候,看到几个老人念念叨叨的,从华园家侧面的弄廊里走出来,这些也是刚刚跟过去看热闹的,显然是先过来了。

    他们看到父亲都微微点头,虽然父亲比他们小很多,但是这个时候对于工人的重视,还是极端放在极高位置的。父亲脸上堆着丝笑意,在我看来终于脸色有些白。

    而这些老人,有人却很是好意的和父亲打招呼,大意自然便是问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我看到父亲顿了下,脸色有些不舒服,却还是回道说自己回来有事。

    老人大多数都是老人精,察言观色极为厉害的。何况当时的这些老人,大多数都心地善良,看到我父亲没有接下去的意思,马上便没有再问。

    他们继续在木方上坐了下来,也不再管我父亲的意思,反而低声再说着,刚刚卓宜引出来的事情。

    父亲回屋便让我去找妈妈,我看他脸色不对,心也很是担心,飞快的跑到爷爷那边。来是说自己去田边找妈妈,也告诉他爸爸回来了。

    爷爷似乎也愣了下,看我有些紧张的样子,也嘱咐了句让我小心后面路边的水塘,任我从大院后的小道出去了。

    爷爷住的这边厢房,沿着弄廊的方向,往后面有条小路,可以出到我们大院后边。因为这边是大院的左边,当然路过的是我小伙伴惠江的家。

    惠江家当初分的也是左边,因为他大伯也是个工人,是不在村里住的,惠江的父亲达风便分了左边,在后面就是他叔叔殿风家。不过他大伯顺风的家人,却还在村里住。

    他们家也修建了红砖混合土砖的房子,房子就在永蕙她家隔壁不远。

    沿着惠江家旁边的竹丛,这里是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小路笔直转折,都是青石铺成的,大约有百多米长。沿着这条小路出去,后面便是在大运动时代开辟出来的水田。

    其实在靠近大院这边,惠江家和他叔叔殿风家后面,是片棕榈和古柏为主的林子,据说是当年大院主人的后花园。这边的格局和刚刚卓宜现那两条蛇的地方,和那株枸骨冬青树的位置,大概是大院后院左右的意思。

    而这边小路往外的地方,靠近我爷爷住的厢房外边,则是有株大的无花果树,和排土砖建的杂物房。如今这杂物房养着猪牛之类的畜牲,是大院里住户分别占有的。

    这小路便是挨着杂物房往外延伸的,我开始直没有明白,后来无聊的时候揣测着,这石板小路应该不是特意修的,它应该是当年大院的围墙。

    在某个时期里,我问过我爷爷才知道,确实如我所揣测的样,这条青石小路是有来由的。块块长方形的条石,如今已经被走得光滑,当年真的就是围墙下的基石,不过后来围墙被拆掉了。

    走出这条青石小道,然后便是大院后面的水田,丘丘的好像梯田,虽然梯田的层数不多,其实我感觉也挺好看的。

    我走到田埂上的时候,忽然便想起了刚刚卓宜看到的蛇,心里有些突起来。我走得很仔细的,来到水田外面的时候,有条石板小路在这里。

    石板小路外面的水塘里,许多鱼儿因为天热浮在水面。这条石板小路就是我放学从供销社走过的那条,可以延伸到隔壁的遥巨村。我没有心思看那些鱼儿,远远便看到了妈妈。

    妈妈回来后匆匆出门去了,我看到父亲躺在床上不动,便在旁不敢吱声。

    没有多久妈妈便满头是汗的回来,却拿个饭碗装了半碗凉开水,然后拿出个叠成三角形的黄色符纸烧了。我愣愣的看着那烧成的黑灰化到水里,然后妈妈端着那碗水给父亲喝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