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跌打损伤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说这符纸烧成黑灰,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 ?    .光是这黑灰调到水里,再让人起喝下去,我都不敢去想象。看着妈妈扶着父亲,咕咚咕咚的喝下去,我感觉自己肚子有些抽。

    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妈妈虽然脸色有些焦急,肯定不是担心这符灰水难喝,而是等了会儿扶着父亲问了声:“好点了么!”

    这是什么神仙,我记得我小时候是经常生病,往往吃药打针也要很久才会好。谁知道父亲微微眯着眼睛,居然轻轻的舒了口气,低声说:“好多了!”

    本来回来之后躺在床上的父亲,此刻居然自己起床了,他看我在旁盯着,难得的脸上微微带着了丝笑意。虽然脸色似乎还有些憔悴和失神,但是明显比进屋的时候好多了。

    我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父亲开始的难受我都看得出来。不知道妈妈烧的那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父亲身子是怎么了,居然喝了这些符水之后,整个人便好多了。

    虽然带着许多的疑问,甚至村里的赤脚医生唐遇仙就在后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不过随着爷爷过来我住的这边,父亲缓缓的便和大家说了出来。

    原来父亲居然是受伤了!

    父亲工作的工厂,是我们这个城市最大的钢铁厂。

    这家钢铁厂能够坐落在我们附近,据说还是益于最初的这条经过我们村里的国道。在解放之后国家展时期,南方不少的城市需要工业,在这种大环境之下钢铁厂应运而生。

    而我们市附近,当时只有这条国道。因着我们这个乡乃是南下两广的重要枢纽,加上附近还有乡里的那条大河,这座庞大的工厂最后成功落户在我们乡里。

    工厂在最初展时期,厂里的工人就达到千多人,后来随着大炼钢铁时期的展,如今工人和家属过了万人以上。而这些工人最初来自于四面方,都是以军队转业然后再就业的人员为主。

    所以在父亲厂区家属区里面,住的些同事和家属,可以说来自于国内各个地方。这些不同习惯,不同地方来的人,在那个特殊时代里汇聚,居然很快便融为了体。

    而父亲最早也不是在这个厂里工作的,据说是后来因为某个机缘所致。即使是生活在钢铁厂附近,这附近的百姓里面,能够进入厂里工作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而父亲就是其的幸运儿之。

    父亲为人比较和气,在工厂里倒是结识了不少朋友,因为这种广交朋友,令父亲受益匪浅。

    其有个湘楚西部小县的个同事,这人据说便有少数民族的血统。而且这个人我是见过的,大名叫做龙峰治。之所以说到这个人,那是因为父亲随着这个人学了些东西。

    这件事情家里人,包括我爷爷他们是知道的,我也是从懂事起,听他们聊天逐渐才明白的。因为父亲随着这个龙峰治学过碗水,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我肯定当时是不知道。

    作为家里名义上的权威,爷爷出奇的没有反对,而且每年过年打糍粑的时候,还总是让父亲给他拿些过去。在这个物资比较缺乏的年代,可以送这些东西给人,那关系定是极好的。

    父亲受伤这件事情,倒就是这个龙峰治的事引起的。因为在工厂里工作也有闲的时候,这些工友同事便有些无聊。大家这天都聚在起,突然说到了打赌。

    具体打赌的事由,父亲说我就想到了。因为钢铁厂我偶尔也去玩的,对那边的环境依稀记得。当时这些工友便说,谁能够把堆放物资的那地方,有根大槽钢抬起来便算是赢了。

    这事本来和我父亲也没有关系,因为打赌的是锻压车间的同事,那个龙峰治便是这个车间的,而我父亲在工厂里是属于保卫科的。不过听说我父亲想转到汽车班去,但是好像也直没有成功。

    偏偏这天龙峰治回老家探亲去了,而我父亲带着人在厂里巡逻,便碰到了这档子事情。这锻压车间历来便有几个力气极大的工人,这龙峰治便算是其的个。

    据我父亲以前在家里提及,说这些人平时能够挑动四五百斤的物事,那个龙峰治两膀子更有六七百斤的力气。大家那天知道他不在,故意便挤兑这些在的工友。

    看到在的几个人都没有抬起来,大家便开始起哄了。父亲到的时候,听说输赢便是大家集资出来的十块钱,谁抬起来便归谁。我父亲虽然动心了,也没有去试的意思。

    因为那个叫龙峰治的伯伯肯定和他说过,大家都是在工厂里,父亲跟随他学过些东西,怕让他知道自己显摆,于是没有在外人面前显露的意思。

    可是这天跟随父亲的,是我们本村的个人,这个人还是父亲的朋友,大家都叫他唐启功。他听到大家说龙峰治不在,而我父亲平时和龙峰治又走得极近,便鼔兑我父亲去试试。

    我想找个人应该是不知道的,但是在他的鼔兑下,那锻压车间有人知道些事情的,顺势便鼓吹让我父亲去试。大家推波助澜,虽然我父亲有些为难,其实心里也根本就没底,但是最后还是试了。

    为什么试了?那是骆伯伯来到我们家,我才听父亲说出来。因为有人把那赌注又加了五块钱,目的便是让我父亲去试。父亲当时是知道那个人的,那人在车间和龙峰治有些不对付。

    不管是为了那口气,还是因为那加码的诱惑,或者说为了给龙峰治长脸,父亲真的去试了。

    骆伯伯居然赶了过来,我才明白那符纸是骆伯伯给的,妈妈去的急,他没有起跟过来。但是听妈妈说父亲受伤后,他先给了个符纸让先回来烧了,他随后便到了。

    让我惊讶的是,骆伯伯脸和气的样子,手里居然拿着支植物的枝。我看到那东西,虽然叫不出名字来,却是知道我爷爷住的外边地里,长了很多这些东西。

    我看到父亲的神色也有些惊讶,看了眼骆伯伯手里的东西,但是他却没有张嘴问,后来我才知道原因。因为这些植物居然是父亲种植的,平时我们这边是没有的。

    骆伯伯示意父亲脱了上衣,我也站在旁看着。但是看到父亲身上的样子,饶是我以前见过,这时候也吓了大跳。

    原来父亲并不瘦,可是这个时候他两侧腹部,皮肤下的肋骨似乎都映出来般。虽然隔着层皮肤,但是皮肤下或者说就是皮肤上,清晰的显露出肋骨的样子。

    这让我心里有些麻,更让我吃惊的便是,父亲的肚脐眼也似乎受伤了,因为那里还有着些血迹。

    “很严重啊!”骆伯伯眉头皱起,沉声说道:“运气的时候,承受不住外力,显然是岔气了!”

    我显然是听不懂,可是看到父亲却点了点头,无力的说到:“本来用腰带束紧了,刚开始试的时候,以为差不多可以,谁知道这腰带不如布斤,口气挺不住泄了气,我就知道坏了!”

    骆伯伯没有说话,边用手摸了下我父亲两侧肋骨位置,他手刚刚触及到,父亲便吸了口冷气,显然手触之处很是痛。他看骆伯伯没有吱声,忍不住又看了眼那棵植物。

    “是我大意和唐突了!骆伯伯,您看看会不会造成大问题!”父亲显然很是忐忑。

    “恢复的程度现在还不好说,受罪肯定是免不了,幸好我这些天回来了,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骆伯伯有些无奈的看着父亲。

    他又看着了那棵植物,沉思道:“本来我是没有把握给你治好,因为你学的这个东西我不了解,但是算你运气好!”

    骆伯伯拿起了那棵植物,脸上居然有了丝笑意,低声说道:“想不到你们家这边居然有它,我也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只能说算你运气好!”

    我妈妈惊讶的看向父亲,又望着骆伯伯说道:“骆伯伯,这是什么东西?”

    骆伯伯显然愣了下,看向我父亲,我父亲却苦笑的接口说道:“我看到龙师傅家里种了这个,因为很茂盛颜色也好看,我便要了几棵来种在老屋边。”

    看到骆伯伯神色有些激动,父亲显然知道是好东西,便白了我妈妈眼,说道:“她们平时看着芽嫩,都割了去喂猪了!这究竟是什么?”他知道龙师傅种的,肯定是不错的东西。

    “西南那边叫白药草,苗疆那边叫跌打草,专门治跌打损伤和五劳七伤的灵药!”骆伯伯静静的说道:“认识的就是好药,不认识的就当猪草罢!”

    想不到这平时不起眼的植物,居然便是治疗跌打损伤的良药。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几乎也会和别人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世事就是如此的神奇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