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师公和水师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家在那个刚刚展的年代里,居然便有喝茶的习惯。?   1??w?.这种习惯据说停滞了许多年,但是随着国家公开展之后,家里便重新捡起来。

    这个时候的茶,虽然不是什么好茶,其实我们乡下也没有什么好的名茶。那其实只是我们后山的,也是叔叔毓园承包的茶园,自己乘着春日去摘的嫩芽。

    任何事情可能都有个习惯,就像喝茶这件事情。

    从小大人带着小孩喝茶,小孩便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就好像每个人喜欢的菜系不同样,取决于最初的饮食习惯。当然我们家喝茶,和当时别人家是有些不同的。

    别人感觉在杯里放几片茶叶,然后冲泡热水,就是杯待客的好茶,便可以就着茶叶喝半天。这当然可能也是湘楚当年人家的习惯,也已经形成了种风俗。

    可是,我爷爷却从来不会这么做,在我们家里也从来不会这么待客的。

    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套茶具,据说是景德镇烧制的瓷器,平时都收藏在爷爷房里。我见到的时候,那四个茶杯有个少了个茶托。平时待客的话,爷爷便会小心的拿出来。

    我看到叔爷爷看到这套茶具的时候,脸色似乎有些阴沉。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是叔爷爷那阴沉的脸色谁都看得出来,如若不是骆伯伯在场的话,我估计他会起身走的。

    我自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有敢去问大人。初始我还以为是因为他站在旁边,骆伯伯没有太理会他的缘故,后来我逐渐长大,便接触的事情多了,自然也会理解些大家族的事情了。

    不管叔爷爷怎么想,但是也可以想象到,人都是有些占有欲的。虽然后来我也明白了些恩恩怨怨,但是家人哪有那么多的计较?随着自己的长大,便也逐渐的释怀。

    像骆伯伯这种人,到哪家去的话,人家肯定都会给他准备杯泡茶,或者冲杯米酒鸡蛋。但是我想着,他自然是难得坐下来,和乡人喝杯茶的。

    但是这天他居然坐下来了,陪我爷爷喝杯茶。

    花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慢慢的给父亲揉开了两边肋骨的伤,积压和显露出来的淤血。然后看他划了碗水,给完全似乎虚脱了的父亲喝了之后,父亲居然便睡着了。

    我其实直感觉很压抑,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是看到后来,现父亲虽然睡着了,但是神色平静,心里反倒是安定了许多。

    爷爷是定想好了留骆伯伯吃饭的,让妈妈去张罗下饭菜。妈妈让我去烧火,我虽然还想站在边看看,但是也没有违逆妈妈的意思。

    妈妈先让我生大火烧水泡茶,爷爷亲自回房去把茶具拿出来了。大家坐下来聊天喝茶,免不了就是番客套和家长里短的。

    我家甚至都没有正式的仙桌,大家便围坐在我家那张进门的水缸桌边坐下。便有骆伯伯和唐遇仙,自然还有爷爷和叔爷爷。我虽然认真的烧火,但是因为在间通房里,眼睛还是瞟着这边。

    这种带盖连托的茶杯,和平常大家喝的大茶杯不同,它有点像是后来整套茶具里的泡茶杯。湘楚带讲究人家,解放前泡茶迎客,用的就是这种极好的用具。

    骆伯伯本来是不想留下的,来我妈妈杀出了外婆这个身份,加上我爷爷也极是诚恳的挽留。虽然不知道骆伯伯看在哪点上,但是还是坐了下来。

    他看到这茶杯的时候,也是赞口不绝,自此话题便多了起来。我是不懂那么深奥的,但是也听到爷爷和骆伯伯说的些茶食。叔爷爷和唐遇仙在旁偶尔搭腔。

    聊着聊着,骆伯伯忽然说道我爷爷写的小楷极好。爷爷微微愣了下,居然叹了口气,说到有很久没有写过了。

    旁的唐遇仙和叔爷爷似乎知道缘由,出奇的在旁没有吱声,而是陪着吱溜的喝着茶。屋里居然静了那么会儿,只有我妈妈快切菜的声音。

    “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持节兄,如今时代和以前不同了,听说那家如今后代过的还行!许多东西就让它随风去吧!”骆伯伯显然知道些什么,居然开解起我沉默的爷爷来。

    “没想了,早就没想了!”爷爷的声音似乎有些掩饰,不过还是逐渐的平静下来,叹气笑道:“如今倒用这些孩子的铅笔、钢笔用的多了,只怕手都有些生了!”

    骆伯伯却呵呵笑着岔开了,说我叔叔摘的这些茶叶不错。爷爷便说自己那边还有两斤,等下给骆伯伯包些过来。骆伯伯居然没有矫情,还客气的礼节了番。

    不过随着妈妈炒菜出来的香味,骆伯伯忽然便又说道,自己要给人抄些经,不知道我爷爷有没有时间。我爷爷倒是没有迟疑,很是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唐遇仙看妈妈炒了菜,本来是要走的。爷爷顺口便留他吃饭,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听说骆伯伯喜欢喝米酒,便吆喝他堂客莲花把家里的米酒拿过来,人也顺势便留下了。

    妈妈炒了个土豆丝、个茄子焖辣椒、个炒腊肉、个青菜叶,还有个却是扣肉炖扎菜。土豆、茄子、辣椒、青菜,这都是时鲜的种植。腊肉是留着难得吃的,扣肉却还是前几日留的。

    虽然夏天的菜很难留住,但是湘楚地特有的干菜扎菜,却是样神奇的菜,只要把它加到肉类里面去,往往吃上几天都不会坏。

    在当时的环境来说,这些菜已经是极端的丰盛了。骆伯伯居然也是食欲大动了起来,主动让我妈妈再下了个粉条。这粉条却是他的最爱,是用湘楚本地的红薯粉做的。

    唐遇仙显然极会来事,看着骆伯伯高兴,便马上给他把酒给斟满了。骆伯伯试了口,赞叹这酒熬制的好。唐遇仙便就着话题和骆伯伯搭话,旁敲侧击的问骆伯伯给我父亲治伤的事。

    骆伯伯瞟了我叔爷爷持净公眼,恰好看到我外婆十四怜怜过来了,便马上邀请我外婆入座。外婆客气的说着自己已经吃过了,说麻烦骆伯伯来给我父亲疗伤之类的,还请骆伯伯入座快吃饭。

    外婆家就在那几棵大槐树之间的另外口水塘边,靠近那条土马路是极近的,离着我们住的这个大院也不远。她可能是听到大院里谁说了,赶过来我家里的。

    果然,外婆在问及我父亲伤势的时候,随口便说道刚刚碰到奶奶回去,说骆伯伯来我家了,便寻思着赶过来看看。

    外婆是骆伯伯儿子骆鹰的干妈,这份情谊让骆伯伯神色显然缓和不少,边客气的和外婆聊着,边看向唐遇仙,显然这话有回答他刚刚问话的意思。

    我们家那时候来客的话,小孩子是不允许上桌的,从我懂事起,便听到家里的大人和老人说,这是基本的礼貌。妈妈只是给我留了点点菜,我就坐在旁的矮凳上吃着,听他们慢慢的聊着。

    骆伯伯说出来,我才吃了惊。原来他知道我父亲和龙峰治师傅学过硬气功,虽然不知道是哪个人,但是他提到的点,说只不过是父亲今天和人打赌,运岔气伤了自己了。

    外婆对于父亲练没练过硬气功,显然是丝毫没有兴趣,她在意的是父亲的伤势如何。而这个时候叔爷爷也终于接口,意思无非便是称赞骆伯伯那碗水。

    骆伯伯这次对于叔爷爷的恭维不置可否,但是我也从叔爷爷的话里,听出来些道道。原来这骆伯伯不但是十里乡有名的师公,还是个深藏不露的水师。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在电影院的时候,自己看到他行云流水般的分开人群,劝开打架那些人的事。我次对骆伯伯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而且是第次真正的崇拜。

    骆伯伯边喝着酒,话虽然多了些,但是依然给人的感觉滴水不漏,甚至还带着点点的神秘。他看叔爷爷阵溢美,他也没有打岔的意思,口里不时的嗯嗯几下。

    直到外婆问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毛病的时候,骆伯伯忽然看了唐遇仙眼,然后偏头问我叔爷爷说道:“你认为正骨水灵不灵!”

    叔爷爷明显愣了下,但是看到骆伯伯脸正经,便放下了筷子脸慎重的说道:“平时我还算比较忌口,有时候用起脘水的时候,还没有出现过漏子!”

    “那不就得了!我虽然爱好喝两口,但是平时还要收魂画符,只怕忌口比你还紧。虽然不敢说人到病除,但是像良园这种情况,只要他个月之类不动筋骨,应该会慢慢恢复好的!”

    骆伯伯口干掉杯里的米酒,唐遇仙马上又给他满上,他眼神有些眯眯的:“何况他还有个学气功的师傅,那师傅想必暂时不在,回来自然会给他寻几幅跌打草药吃,哪里会有问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