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意外之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华园这火急火燎的说话,我们都有些吓呆了。 ? w w?w . ?1w.奶奶平时也算是处乱不惊的人,看着华园惊乍的神色,示意她先冷静下来,再说说出了什么事。

    好不容易,等华园逐渐的平缓下气来,我们虽然有些紧张,但是还没有惊恐,却也忍不住的放下了手里的活。华园似乎不知道怎么才好,但是看我们静静的看着她,终于是说的我们听清楚了。

    原来刚刚下午的时候,居然是有人说在万福亭那边,有公共汽车生了车祸,而且突然起火了,车上的人没有跑下来几个。

    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大家时间都有些呆了,外面惊乍的说话我们都没有听进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紧,而且有阵阵不好的预感。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马上便想起了早上在水井边看到的,命悟的脸变形那恐怖的幕。此时虽然还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但是我已经忍不住乱猜都可以肯定,自己看到的那幕都是真的。忍不住便放下手里的线头,自己匆匆跑了出来,我想知道些更多的消息。

    堂屋前绘声绘色正在说话的,正是秋儿的父亲卓宜,消息就是他刚刚带来的。下午的时候他去弘扬堂那边溜达,因为下雨没有事情,大家都在弘扬堂那边的屋檐下聊天。

    没有想到有从国道上下来的人,突然带来个惊人的消息,说乡里出到县城的班客车,在万福亭的路边出事故,不但和台货车生了碰撞,而且还起火烧成了个空架架。据说仅仅十多分钟的时间,台客车上的人几乎全部遇难,那周围现在给人的感觉十分凄惨。

    卓宜在那里讲的津津有味,好像便是身临其境般。旁大宅里的人唏嘘番,便又询问番,自然是七嘴舌说个不停。卓宜这个人他平时是个比较老实的,但是这事他讲成这样,想必开始听到别人讲的时候,定比这说的还要详细的多。

    我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听到全部,但是听到大家这句那句,也明白了个大概。大家痛惜无奈的居多,有些人便也担心这车人究竟都是哪里的。因为这事是大事,已经听说大院有人要去弘扬堂那边看看。他们那些人的目的自然想要去万福亭那边看看的。

    懵懵的脑海里还是早上那稀奇古怪的情形,看到阶前都是人,我却似乎乱哄哄的没有看清人脸。雨后阵清风吹拂,我恍然清醒了些,才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下来了,不过看起来天色也逐渐暗下来了。

    这些说要去弘扬堂那边的人,自然没有女的去凑热闹,便有永蕙的哥哥牛永祯、永衫兄弟,还有久园和小华的哥哥大华。他们都是正当喜欢热闹的青年,何况他们正好有两台自行车,四个人去的话坐着正好。没有想到的是,旁我叔叔居然也说要去凑热闹,却被我婶婶小雨骂回去了,说这种事情你个大男人去凑什么热闹。

    听说他们还想去万福亭,便也有老人不愿意他们过去,自然便说也不知道那边烧死了多少人,煞气那么重的个地方,你们这些人去凑什么热闹,要是招惹了什么,想后悔都来不及。老人看这几个人不听劝,还说天马上就要黑了,这么黑的天过去看死人干嘛!

    久园本来就和这些思想传统的老人想法不样,听到大家这么说就不愿意了,说自己去地区医院停尸房都看过,这烧死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再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这么多的人起去,有鬼也被人吓跑了。

    有老人便抠心掏肺的骂他们短命鬼,尤其是大华的妈妈,更是脸不高兴,站在那里直接的拉下脸来骂骂咧咧的。谁知道大华平时虽然有些木讷,却也是那种很倔的人,这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说了要去便要去。而且当着大院那么多的人顶撞,硬邦邦的便回了他妈妈几句,完全副我长大了自己做主的样子。

    大院的邻居倒是有些稀奇了,不过想到她妈妈怪异的性格,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都没有劝的意思。何况她说起来辈分还大,说深说浅了到时候脸上都不好看。他妈妈本来以为有人会帮自己,看到居然没有人吱声,气得他妈妈直接回家,路便骂骂咧咧的不停。

    这四个年轻人便也有些左右为难,有人劝大华不要去了。大华嘴硬非要说去,看的小华蹲在坐的那条木方上,整个人愣愣的。大家也知道大华性子有些倔,倒是想去的人都有些迟疑。

    但是就在大家左右为难的时候,没有想到牛永祯的妈妈牛三娘娘匆匆的跑过来,告诉说唐命修过来找他。大家没有人在意这件事,因为牛永祯和唐命修是同学的。牛永祯自己也没有想太多,以为他也是想过来和大家起去看热闹,便带着这三个人起都过去他家那边了。

    我听到牛三娘娘说唐命修,心便咯噔的下,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也是不好的想法居多。虽然自己也知道咒人不好,可是心里的念头却越来越浓。忍不住轻轻摸摸胸口前的木牌,隐隐便闻到了那股香味,虽然淡淡的不明显,却也让我感觉到头脑清醒了些。

    看到阶前影壁旁那株大柚子树,似乎树上那个个青青的柚子,正在朝我笑样,我却好像感觉那是张张没皮没脸的人样。不过这次我倒是没有害怕,而是愣愣的感觉到,那里幻成了张张的脸谱。有些好像从来就没有见过,有些却似乎很是熟悉,却怎么样也看不清那是谁。

    这边卓宜其实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是听弘扬堂那边有人说,刚刚在万福亭那边有车起火了。他便马上过来我们大院这边报告消息了,因为这个时代的人们实在是有些无聊。他说的不是很详细,但是知道那起火的车上有很多的人没有跑下来,因为据说已经有不少烧坏的人被拉到了路边。

    这边大家还在惋惜着生命的脆弱,便见牛永杉又匆匆跑过来了,这个时候虽然天色已经暗了,可是还能看到他脸色白的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听说命悟今天去县里办事,就坐在那台车上,如今还没有消息传来,他家里已经乱成团了,唐命修也不知道怎么办,过来让哥哥陪着起去万福亭看情况了!”

    这下大院顿时便炸锅了,虽然说事情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是这可是生死的大事,大家轰的再次议论纷纷了起来。

    我站在边本来已经回过神来了,此时听到永衫这么说,顿时间便也呆了。果然这样,果然是这样!难怪我早上看到那怪模样的时候害怕,我现在隐隐想起来,自己早上看到的是什么了!那就是命悟的脸被什么东西熏黑了的样子,那睁大的眼睛虽然怪异的有些不合逻辑,确实那也太吓人了。

    可以肯定当时那肯定不是命悟的表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不由浑身打了个寒战,虽然外边传闻沸沸扬扬的,还没有证实什么,但是我已经有些隐隐感觉到不妙,因为我想到了早上的事情,这绝对不是偶尔的事情!如果这是真的预言,难道当时是什么在提醒我不成?

    我脑海里胡思乱想着,也没有看到许多人都忍不住了,听了永杉这突然来这么下,便都涌往弘扬堂那边去了,就是刚刚说不去的些女人,包括我的婶婶小雨都快的往那边去了。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关心,还是想过去看热闹。

    他们有些惊慌失措的走了,半天我才回过神来,看到永蕙已经从我奶奶那边出来,就站在旁怪异的看着我,我看到她的眼神有些迷惑,看着我好像有点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不由再次打了个寒战。

    永蕙问我怎么了,我正想回答她,却看到爷爷站在弄廊外边的门槛边,正静静的看着我们。听到永蕙问我,便抢先说找我有事,让我过去下。永蕙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可能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是拍拍我的后背,笑呵呵的转身就走了。

    我确实又些心不在焉,看到大院里的那些人,已经远远走到土马路那边去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命悟家里,还是要去万福亭那边看热闹。不过我感觉这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心里想的却是早上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和命悟有关系。

    机械般的走了过来,甚至有些无精打采。不过看着爷爷那对慈祥的眼神,我忽然感觉到有些温暖。爷爷确实也没有说什么,拉着我到他住的这边,让我给他烧火做饭。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有那逐渐传出来的菜香,我似乎渐渐忘了这件事。

    快到要吃完的时候,爷爷才忽然说了句,问我是不是早上看到什么东西了!我看爷爷含着笑意,便低声问爷爷会不会相信我说的!爷爷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便把早上看到命悟的样子说了出来。果然,爷爷的脸色微微变了下,嘱咐我不要和别人去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