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荒山上的童子尿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骆伯伯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扬手和那个女人打招呼,那个女人静静的看着这边,好像没有听到样。? ?   ? ?1??w

    其实我们离着石头房子不远,那个女人虽然站在间那个窗户里面,也被房子遮住了太阳,但是距离这么近,应该听到了才对。

    看到那个女人没有回应,骆伯伯的脸上闪过丝尴尬。我感觉到他的手握着我更紧了些,虽然是大白天的,又是太阳高照着我们,我却感觉到自己心里很忐忑。

    “这是什么人!”我小声的问到,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

    “可能就是山顶那家的人!”骆伯伯的声音很淡很轻,似乎语气也有些不确定,可能是感觉到我在害怕,居然握着我的手紧了紧,示意我不用怕:“别担心,大白天的怕什么!”

    我有些羞愧,想到这个女人的眼神,心里虽然有些虚,毕竟还是站直了身子。不说是大白天的,还有骆伯伯在我身边,我给自己打气,心里居然没有那么害怕了。猛地偏头又看了过去,那个女人居然还是那么看着这边,如果不是她的身子偶尔在动,我都认为那是个雕像。

    骆伯伯又扬声问了句,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再放牛。我看到那个女人的头慢慢转动,我以为她会说话回答,谁知道她的眼神居然多了丝恐惧。我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我可以看出来那是恐惧,甚至我都可以看到她花瓣般的双唇微微颤动,却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我看到骆伯伯的脸变得甚至了起来,我次看到他这么严肃过,我心里不由再次的紧张了起来。“老乡,我就是下面弘扬堂的,那屋子里太潮湿了,你出来晒晒太阳罢!”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骆伯伯忽然语气柔和了起来,对着那个女人说出来这样句话。

    “外面太阳太晒了,我喜欢这里躲着!”那女人终于出声了,让我惊讶的是,她的声音软软的,居然有些好听。但是却带着丝沙哑,不过这丝沙哑似乎增添了她声音的韵味。“你是谁,你来干什么?”她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句,我看到她似乎说的很慢。

    骆伯伯忽然说了些我有些惊讶的话,他说带着我去走亲戚了,路过这里的时候有些饿了,看到这里有不少凉薯,想挖些出来吃,不知道是不是她家的!

    这个女人沉默了下,似乎在思考什么,不过她的回答也让我莫名其妙。因为她说她忘了这是谁的了,你们想吃的话就挖吧!

    而这个时候,我见骆伯伯松开了我,从自己的书包里掏东西。当然他嘴里也没有停,而是慢慢的和那个女人说着,说自己没有带东西,怕拔不出来凉薯,让这女人出来帮自己。

    这种无事搭腔的事情,放在后来我成年的时候,简直就和调戏女人没有区别。但是这个时候确实是很正常的,乡里人无论去到哪里,让周围的老乡帮个忙,那简直就是小菜碟。甚至像到了些交通不便利的地方,需要些什么东西的话,碰到的人都会很热情的帮忙。

    可是石头房子里的女人好像油盐不进样,不但回答的慢腾腾的,而且似乎在那窗边都不想动。最后让我心里感觉有些虚的是,她居然让我们进去那边歇会儿。

    本来在这么大的太阳底下,找个地方歇阴也很正常。可是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又是栋破败的石头房子,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在那里,不说骆伯伯没有动,就是我都感觉自己双腿软。如果不是听大人说,鬼白天是不会出来的,我都差点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女鬼。

    骆伯伯却呵呵的笑了,说自己有风湿关节炎,这太阴凉的地方自己不想去,倒是喜欢在太阳大的地方晒着。而且他继续锲而不舍的让这女人出来帮忙,给自己拔凉薯。

    这个时候我都有些奇怪了,因为这个女人虽然有些怪怪的,毕竟她还是回话了,我便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倒是看到骆伯伯锲而不舍的和人家套话,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长得漂亮,骆伯伯故意想和人家搭腔?不过,马上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骆伯伯做了件我想不到的事情。

    接过骆伯伯递过来的军用水壶,我有些愣。如果是平时的话,我肯定会有小小的兴奋。因为可以拥有个这样的水壶,是我这个时候的梦想。

    哪怕是自己买不起,有人借给我用两天的话,我都会兴奋上好几天。这个时候的人大家的想法很简单,在物资不是那么丰富的年代里,这种水壶也是生活的种时尚,甚至是种学生和年轻人炫耀的资本。

    刚刚骆伯伯就是用它在上面的水井里装水,这个时候骆伯伯却把它递给了我,而且轻轻的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听了之后有些目瞪口呆,时间也有些不敢相信。骆伯伯正对者那个女人打招呼,和她茬没茬的聊着。虽然这个女人很少回话,但是骆伯伯直慢慢悠悠锲而不舍。

    他却让我背在了他的身后,给他做件事情。我便看不到那个女人,只感觉到头顶上的太阳,和刚刚上面那两条水牛。眼睛四下看过去没有见到人,只有山、梯土、柚子园、和远处弘扬堂几处的大院子。站在了骆伯伯身后之后,时间却也没有听到那个女人说话。

    我呆呆的拿着水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原来骆伯伯居然让我把水壶里的水倒出来半,然后撒泡尿进去。我确实惊呆了,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骆伯伯就靠着我,还不时轻轻的催我好了没有。这不但不是笑话,而且是真实的!骆伯伯让我往他水壶里撒泡尿,这是闹得哪出啊!

    我还是照着办了,可能也憋了很长的时间,我很快便尿好了,差点都溢了出来。骆伯伯再次问我的时候,我小心的递给了他。

    我也转过来,却听到骆伯伯哈哈大笑,说女子不来帮忙,他便也过去歇歇。我看到那个女人眼神愣了下,看到骆伯伯真的要走过去,她居然便站直了。

    她站在那石头房子里面,就站在那没有窗框的窗前,静静的看着骆伯伯走了过去,我不敢走的那么近,却也慢慢的跟着过去。

    这些房子前面是个坪,不过如今长满了杂草,虽然有条踩出来的小路,但是也知道很少有人走。我时间没有感觉到奇怪,后来想也很是惊讶,因为这地下的草虽然很矮,但是居然都是青草。我后来才想到有些不对,因为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这些青草被人踩过。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