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牛眼泪和童子尿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幸好这个时候没有别人在,不然我都担心这事不好解决。? ??  .面对个女人的疑问,想到刚刚泼了她头脸的尿,我心里有些虚。

    虽然不是我动的手,但是那大半壶的尿是我的。而且泼了人家之后,人家还晕倒了过去。现在面对人家顶着身的尿,当面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不由闪到了骆伯伯身后半步。

    谁知道这个女人可能感觉到什么,居然盯着我说话,而且声音出奇的温柔,问我是哪里的!我瞟了骆伯伯眼,看到骆伯伯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只好闪出来身子,有些红着脸告诉这个女人,自己就是弘扬堂这里的。

    别说我心里还真是沭,这个时候我还真的不知道这特种兵的厉害,因为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看到这个女人神气的样子,好像她男人是个特种兵好像很了不起样。

    女人的眼神里似乎有些疑惑,便又看向了骆伯伯,她显然思路也有些不对了,似乎喃喃自语道:“我怎么躺在这里的,我记得这些木板好像是在那屋里的!以前我男人说过,这些木板是守柚子园的人留着用来睡觉的。你们,,,,,,!”

    不说这个女人心里犯嘀咕,就是让我突然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心里也会有些狂的。睁开眼睛看到两个陌生人,而自己居然还迷迷糊糊的睡在地下,这让谁心里都感觉到不安。我看这个女人这么漂亮,我想她定没有少受到别人的称赞。不说我在她眼里,可能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这骆伯伯可是个大男人,而且是个没有笑容的冷脸男人。

    我不由自主的看着骆伯伯,这次骆伯伯居然说话了,而且看着这个女人微微笑道:“怎么称呼你!”

    这个女人明显便愣了下,疑惑的看着骆伯伯,看到骆伯伯静静的站着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便张嘴说道:“我叫武小花,你认识我男人?”

    骆伯伯点了点头,居然用手搭着了我的肩,淡淡的笑道:“认识,很早就认识了!你问他我是他骆叔,他就知道了!”他偏头看向这石头房子的二楼,那里空荡荡的也没有门,他忽然便又道:“你是广西那边的?”

    这个叫武小花的女人脸儿忽然有了丝红晕,愣愣的看着骆伯伯:“你怎么知道?”

    “听说他去那边当兵的,虽然很多年没有见了,但是听到你的口音,还是想到了!”骆伯伯静静的说道,他没有客套的意思,站在阳光下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我们靠的比较近,让我惊讶的是,没有闻到她尿的味道,反而闻到了股淡淡的牛粪的味道。这股淡淡的味道在空气飘荡,让我不由目光四处张望。

    显然,骆伯伯的话让武小花紧张的心里放松了些,但是骆伯伯问道他男人牛立秋去哪里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色变了下。那是种有些倔强的神色,果然她没有回答骆伯伯这个问题,反而轻轻低下头去。不过她马上就又问了,她刚刚是不是晕倒了。

    我心里终于又犯突了,她终于问到重点了,这人啊对陌生人还是不放心的。骆伯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反而问她平时是不是有时候也会晕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武小花沉默了下,居然轻轻点了点头,低声告诉我们说赤脚医生说她贫血。

    明显的感觉到骆伯伯的甚至颤了下,我抬头看向他,居然次看到骆伯伯的脸色有些苦笑的意思。我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也感觉到不是这样的。不过骆伯伯居然没有解释什么,反而柔声说道:“可能吧!不过看你身体挺虚弱的,平时多吃点营养补补。还有这里房子太阴凉了,平时放牛累的话就找棵树下躲躲阴,多晒太阳有好处。”

    我有些古怪的感觉,但是又不敢吱声。看到武小花居然轻轻嗯了声,然后她脸色有些红,低声问骆伯伯要不要去他们家坐坐。骆伯伯却笑着摇了摇头,告诉武小花说已经走下来了,就不上去家里了。还让这个女人告诉她男人牛立秋,就说自己今天路过了这里。

    骆伯伯没有停留的意思,拉着我便说要回去,没有想到武小花也跟着走了出来。我们来到石头房子边上的小路时,我看到那两头牛正吃到了另外边去了,武小花似乎有些着急,便说要去赶牛。骆伯伯含笑示意她自便,不过这女人刚刚要走的时候,骆伯伯忽然又叫住了她。

    不说这个女人武小花有些惊讶,就是我都有些奇怪。明明恨不得马上走,怎么忽然又叫住了人家。却见骆伯伯从书包里翻出来三张黄色的符纸,折成了叠递给了她。看到她没有伸手去接,便淡淡的说道:“你把这符带回去给牛立秋,记得告诉他贴在堂屋、卧室、和客房门口,定要贴牢了,他会懂的!”

    听到骆伯伯这么说,这个女人倒是没有质疑,畏畏缩缩的接了过去,就塞在了军装口袋里。这军装可能就是她男人牛立秋的,本来衣服有些大,但是因为她上围的原因,倒是没有显得怪异。

    看着她撒丫般的飞快从梯土那边走了,骆伯伯站着没有动,我问他我们是不是回去。骆伯伯看到那女人恰好翻到那边斜坡去了,我恰好只看到了牛背。看着那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斜坡之后,我忽然有些不舍的感觉。这个古怪的女人很漂亮,是我长这么大看到的女子,很靠前三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来这里的,但是她似乎很安逸自己的生活。她撒欢跑去赶牛的神态,我知道她是开心的。我甚至不知道刚刚生的事情,会不会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但是她没有深究。我想她定也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她没有过多的问我们。

    即使是我,我想自己遇到这种事情,都难免会有很多的疑问,但是这个女人没有,她甚至就这么轻易的走了。可能和这个时代的人思想有关系吧!

    看不到那个女人武小花的身影之后,骆伯伯才淡淡的语气回答我说要下山,不过我看到他还是偏头看了眼这石头房子。我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是我知道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还是有些忐忑的问他,是不是这房子里还有鬼作怪。

    骆伯伯也没有马上回答我,我们起走到柚子园边的时候,骆伯伯才又驻足回头看着那边上面的石头房子,慢慢的和我说了些事情。

    原来,当年这里是周围有名的老干校。在我们村里有两处干校的住处,处是这里的房子,处就是弘扬堂对面那座山上。这边的房子当年住着近二十个牛鬼蛇神,还有几个知青。不过在当年的某天,这边住的人里面,有个老人上吊了。那件事情还惊动了乡里和县里,最后怎么平息了却没有人真的知道。

    骆伯伯还告诉我说,当年这里也养了十多条水牛,和几条黄牛。每到春耕的时候,大家就会带着这些牛,去周边村子里支援农耕。当年我们村子在周围,可以说是远近闻名。但是,在那个老人死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这里居然又有个人死了,而且是个年纪不大的知青。

    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听到人说过,甚至以前见到这边的石头房子,都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事情。但是骆伯伯说到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而且在这边住过段时间。我很是惊讶的看着他,因为我直听人说骆伯伯是住在义庄的,没有听人说过他在这边住过的,我自然忍不住便也好奇的问了句。

    我们走的不快,因为直都是下山的路,也没有看到有人。我便又问了句,说我听到香三爷说,有人眼睛上抹了牛眼泪,就可以看到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骆伯伯似乎在回想当年的事情,没有马上回答我,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脸上居然有些微笑,居然摸摸我的头笑道:“当年有个人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其实比较复杂,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居然还有人问了这件事?谁呀!”我忍不住便抢口问道。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两个人,虽然是个人问的,却有两个人当时在。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问的那个人是秋儿的父亲卓宜,而还有个陪着他的就是我父亲。我自然有些小小的兴奋,我甚至对自己父亲不了解,忍不住便有些卦,虽然不敢缠着骆伯伯说,但是那渴求的眼神,任谁都明白我的意思。

    骆伯伯便静静的告诉我说,如果普通人的话,就是抹牛眼泪想看什么,作用也是不大的。因为要有恰当的时机,还有正确的使用方法,抹了牛眼泪才有用的。而且骆伯伯笑着告诉我,如果我的胆子大不起来的话,以后不要用那东西,而且必须要学了些常识,才能考虑去接触那些东西。

    更让我惊讶的是,骆伯伯没有隐瞒我,这别人所谓的牛眼泪,其实真正在使用的时候,是还要加入别的东西的,而且是需要连续使用段时间,才能在真正运用的时候开天眼,看到那些东西存在的。我恍然大悟,心居然有些小小的期待。骆伯伯似乎看出来我的想法,笑着告诉我说这不是好事。

    我们慢慢走到山脚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那条土马路了。我忽然想到了开始的事情,便问骆伯伯怎么那个女人被尿泼了之后便晕了。骆伯伯看了我眼,我感觉到他的脸色有些严肃,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居然有些忐忑起来。但是很快我便放松了下来,因为骆伯伯居然警告我不要和别人说,然后才告诉我。

    那女人长久的被阴魂缠身,童子尿的辟邪的东西,而且会滋养女子的身体。那时候正好是下午太阳极旺的时候,她身体里集聚的阴气下便被压制了,影响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体。真正让她晕了的,是那张镇魂符,如果那时候没有那张镇魂符,只怕就是那个女人倒下的话,醒来之后也会大病场。

    骆伯伯担心阴气恐慌,不允许我说出去,而且不要和别人提起。忽然他又笑了告诉我,说如果是童子尿,其实也够震住了当时的情形,但是他说我已经长大了,效果不好了。我当时脸就红了,隐隐明白了骆伯伯重复说的意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