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避不开的担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从来没有想到骆伯伯其实挺好接触,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次和这个村里人传的神乎其神的人,在起待的最长的时间。?  ?    ?. ?1 ?w .?

    其实我也是比较慎小谨微的,家里和周围长辈的教育,让我谦恭有度。骆伯伯便指出了我的胆小,我问他有没有办法变大。他居然笑着说有办法,不过要看我的接受程度。我看到他难得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里咯噔的下,感觉好像自己上当了样。

    确实,我马上想到了早上的时候,自己去摸那烧焦的手,现在想来心里还麻酥酥的。骆伯伯看到我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想到了这点,便又正眼告诉我,练习胆量不是天两天的事情。不过只要慢慢的接触了些东西,明白这世上很多东西的本质,以后胆量自然就会慢慢大起来的。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应着,不过说句心里话,以前让我接触死了的人,打死我也是不敢的。我心里便有些纳闷,为什么今天那么大的胆子,真的就去摸了。我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了样,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居然就这么挺过来了。

    到了土马路边的时候,骆伯伯居然让我在路边的石头边坐下来休息,他从书包里又拿出了个小本,写了段短短的口诀留给我。因为有了上两次的前鉴,我倒是没有奇怪这些事情。骆伯伯却还慎重的嘱咐了我遍,让我背会了之后毁去,不要给任何人看。

    我隐隐知道这些东西和现在周围的人,是有些冲突的。就是爷爷虽然希望我和骆伯伯学些东西,他都不希望别人知道我跟着骆伯伯。其实我反倒是听不少人说过,想着可以跟骆伯伯学东西。这个社会其实并不复杂,其实我想着复杂的应该是我们自己罢。

    骆伯伯没有因为我年纪小而避讳什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现在大家都说科学,如果公开宣扬这些传统的东西,很多场合是不合时宜的。为了避免大家都尴尬,只要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话,就相安无事了。他让我不要为了时的意气,和别人出现炫耀和顶撞赌气的事生。

    不管所学的对以后有多大的帮助,现在能够学到多少,就努力的好好学。当然,骆伯伯还特意的夸我聪明,说如果我有时间学习的话,慢慢就会接触到更多的东西。我这个时候还是体现出年纪小的脾态来了,忍不住便问他,跟着学的这些东西难不难?

    骆伯伯居然没有笑话我,忽然静了下来了。他坐在我身边点了根烟,忽然反问我说为什么他们家骆岗山没有学!这我倒是愣了下,心里确实是奇怪了下,确实没有听人说过骆岗山会这些东西,甚至上次在电影院打架,看到他似乎也没有打赢。

    人家都说骆伯伯很厉害,为什么骆岗山却是那样?甚至他的大儿子,我的干舅舅骆鹰,也没有听人说过他会这些东西。我确实很惊讶,现在骆伯伯提到了,我便很奇怪了。不过我听妈妈说过句,好像自己这个干舅舅,就是骆伯伯的大儿子会正骨,想必就是跟着骆伯伯学习的吧!

    “现在的人和以前不样了,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也不样了!”骆伯伯忽然轻轻的说道:“以后你逐渐就会明白这些,不过跟你打个比方吧!上次你父亲受伤了,如果去医院照片的话,医生会说他内脏受了挤压伤,肋骨受了移位伤,如果让他们来治疗的话,恢复的很慢也很难彻底恢复的!”

    他看我似懂非懂的没有吱声,便接着说道:“别人都说我很厉害,却是我是学过很多东西,但是我的眼睛看不到人身体里的东西,我比不过机器的检查。但是我凭的是祖师传下来的经验,和以往对类似伤症的理解。而且,西医掌握的这些东西,只能对人体浮现的表象做出论证,却没有实际有效的治疗,但是我们是有的!”

    “唐遇仙看到别人有病,他会用要给人打针治疗,但是像你父亲受伤这种疾病,他就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而已!”骆伯伯扔了已经快烧到烟蒂的烟巴,口里带着股浓浓的烟味:“现在的年轻人不想学以前传统的东西,可能是以前那段时间的变故有些影响的,你以后要是喜欢学什么,只要你用心想学,只要我还在就教你!”

    我很感动,但是这个时候说不出什么客套话来,只有猛的使劲点头。骆伯伯难得的脸上浮现了丝笑意,嘱咐我他在的时候,还是每天早上过去和他起打拳。我虽然也想偷懒,但是想到自己今天的勇气,和这段时间以来,身体明显感觉比以前好些,还是让我很高兴的应着。

    听到我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骆伯伯似乎想起来我今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他便告诉我他要从这边跨过水渠,走田垄间的小道回去,让我自己回去大院赶紧找东西吃。我赶忙恭敬的应着了好,还答应他等下去牛爷家里告知,我们都顺利的回来了。

    天气很好,乡里人基本上都会在劳作。我沿着土马路往回走的时候,没有碰到人。又到了水渠边的时候,居然看到沈素的婆婆奶奶在这边涵洞边洗什么东西。我心里有些小小的惊讶,因为她家后面那里,就是上次沈素落水的地方,就可以有石阶下去,可以洗东西的,不知道为什么跑到这边来了。

    可能我心里有些小小的心虚,我不敢和老人打招呼,而是轻手轻脚的从桥洞上走过。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还是被她现了,还主动问我这是去哪里了。接着她似乎想到什么,马上便改嘴说我是和骆伯伯他们去万福亭了,怎么从这边回来了。

    小村不大,基本上有什么事大家都知道。我看着她兴趣很浓的意思,想到骆伯伯的嘱咐,便告诉她是去万福亭了,不过是沿着山路走回来的,还拿出骆伯伯摘的梨子出来,问她吃不吃。

    老人家显然对我的礼貌很受用,客气的说不用了。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忽然脸色有些慎重的告诉我说,后山平时是荒山野岭的,尤其是快到山顶那边很少有人去,让我平时个人或者和伙伴们,没有大人带着的话尽量不要去。她看着后山的方向,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到我应答的很干脆,老人含笑让我快回家去。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便头脑热问她,说听唐遇仙说沈老师生病了,不知道好了没有。老人却没有想别的,居然轻轻叹了口气说,已经几天了直不见好,那小孩子也还没有好,这不些衣物都拿到这边来洗了。

    我果然便现那有些衣物挺鲜艳的,应该就是沈素的。老人可能感觉我挺有心的,居然和我提到了另外件事。她说我叔叔毓园和唐遇仙他们,要召集他们以前艺队的聚会,因为她家双园没有回来,本来是要叫沈素去的,现在看来沈素也去不了的。

    她喃喃自语般,我听了却心里吓了跳。这事我早就听说了,而且还要在我们大院里聚。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妙,因为我想到了另外个人,那就是可能念念不忘的金枝。上次碰到她和沈元桥的事情,本来我自以为聪明,没有想到她知道了有人看到了,可能直不敢肯定。这次如果来大院的话,肯定就会见到我。

    本来这种事情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不明白这个唐金枝为什么这么执着。在我想来,无非就是担心我说出去,因为沈元桥和她都是有家庭的人。但是她就是找到我的话,难道就能堵住我的嘴?我心里有些郁闷,慢慢的往回走。可是等我回到大院的时候,另个消息震惊了我,有人说惠江掉到荷塘里差点淹死了。

    我几乎有些不敢相信,惠江是我们几个伙伴里,最早学会游泳的人。可是我看到惠江躺在唐遇仙家门口那把竹椅上,有气无力的打着吊水,我才相信这是真的。他妈妈达风晚娘看到我过来,便脸严肃的警告我,以后少到屋前的荷塘边去玩。我唯唯诺诺的应着,不敢和她分辨什么。

    因为她不但是永蕙的亲姑姑,按照族里的叫法,那也是和我奶奶辈的。虽然在她母亲和我奶奶的关系来说,这种身份有些乱套了,但是这个时代里没有近亲血缘家庭,逐渐对这些没有太多的计较了。不过看到我回来,她倒是轻松了下,说自己要出去下,让我陪惠江会儿。

    我自然没有拒绝,因为我不是卦,而是也有些疑问,惠江怎么会差点淹死在荷塘里的!荷塘虽然有很多的荷花,也放着有不少的鱼,但是其实水不是太深。何况像惠江这性子,我想着他不可能去很深的地方。那荷塘周围都是石头砌的,边上靠岸都是很硬的泥巴,这就有些让人感觉奇怪了。

    看到莲花没有过来看我们,我便挨着惠江推了推他,朝他挤眉溜眼了下。惠江没有好气的看了我眼,看到边上没有人,便低声说:“你还记得小喜的姑姑吗?”我愣了下,小喜也是我们的同学,就住在弘扬堂里,她父亲叫唐人骐。

    惠江看着我愣愣的样子,白了我眼:“就是那个像白娘子的啊!”听到惠江这么说,我突然打了个寒战,因为我平时和惠江有些蛊惑,因为看了那场《白蛇传》之后,便把村里我们见过的女子编排了下。我们嘴里说的白娘子,就是人凤的堂妹金枝,而小喜的父亲唐人骐,显然也是金枝的堂哥。

    “和她有什么关系!”我隐隐便感觉到不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