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素心女和阴身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晚我又做梦了,在梦里稀奇古怪的做了很多的片段,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有很多已经记不起来了,可是那片段就像真实的样,让我心里惊魂不定。?? ? ????   w w?w?1??w?. ?

    在梦里忽然隐隐看到有人叫我,看过去感觉到是那个叫小花的女人,她好像站在个五光十色的什么地方,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身子朦朦胧胧的,不断的招呼我过去拉她。我边靠近了边问她干什么,她说她想要回家,待我伸手去拉她的时候,忽然现她伸出的手很怪,居然是被烧成鸡抓样的。

    我吓得叫了起来,那不是万福亭那里被烧死的人的手吗?我惊叫着想躲开,却看到小花扑了过来。她神色有些绝望的凄厉,吓得我魂飞魄散的飞奔。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忽然好像看到了沈素。我回头看小花的时候,她居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才现小花的那个鸡抓突然便出现了,好像突然从空气里冒出来,正飞快的抓向沈素,沈素却坐在水渠边看着我笑。我吓的魂飞魄散的大叫,想让沈素跑开了。可是沈素却好像根本就听不到样,依旧坐在那里看着我笑,还挥手让我快过去。

    我忍不住疯样的冲向那个小花,虽然她好像只露出来半个身子,但是这刻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想下便撞开她到水渠里,不想她伤害了沈素。

    但是我没有撞到小花,却现自己冲到这边的时候,小花又凭空的消失了,然后我没有站稳掉到了水里去了。我怎么掉进了水里我不知道,但是我在水里不断的挣扎着,甚至清晰的怀疑自己要死了。

    就在我感觉周围的环境模糊起来,我感觉到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忽然自己的手把抓住了个东西。我紧紧的抓住不放,隐约看到那是根绿色的杆杆,这个时候我却现自己忽然坐起来,看到自己在这水里很浅,边上全部是绿色的竿竿,这水根本就淹不死我。

    我正在庆幸的时候,心里却也奇怪这里好像不是水渠里了。我记得刚刚沈素坐在水渠边,自己去推那个小花的时候,掉进水里去了的。

    然后我便看到金枝坐在片荷叶上,对的就是她,她坐在那片荷叶里,看着我咯咯的媚笑。

    让我目瞪口呆的是,她居然是没有穿衣服的,虽然似乎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身子,但是我敢肯定她是没有穿衣服的,因为绿色的荷叶衬得她浑身散着光辉。她笑的很甜,好像还在问我她漂亮不漂亮。

    我迷迷糊糊的说她很漂亮,她咯咯的得意的笑了起来,问我要不要去她那边的荷叶上和她起。我说荷叶这么轻薄,怎么经得起我们,她说我过去的话就可以。

    最后我确定是过去了的,因为金枝笑的太迷人了。我在水里跑的飞快,我只想爬到那荷叶上去。没有想到赶到荷叶边的时候,才现这荷叶好高,我大叫着让金枝拉我上去。金枝笑着俯身来拉我,我看到了她丰满的上身,我呆呆的看着自己被她拉起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上去荷叶的时候,金枝的笑容突然变了,她声色俱厉的瞪着我,大声说我为什么偷看她。我说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让她拉着我上去,因为我回头的时候有些魂飞魄散。我现自己居然挂在半空,荷叶什么时候变的那么高了,下面的水面越来越远。

    更让我接着大叫的是,我现下面居然就是百丈崖,如果金枝这松手的话,我肯定会粉身碎骨。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我遇见鬼了?怎么突然又回到百丈崖来了,我记得骆伯伯带着我过来布置过绝煞阵,难道这阵法没有用,不然金枝怎么在这里,我听人说她在人凤堂客守灵的晚上,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过的。

    我大叫着让金枝别松开我,谁知道金枝冷冷的说道,我把她的秘密说出去了,别人都知道了,她已经无路可走,她让我去死吧!然后她把就松开了手,我疯狂的大叫了起来,以为自己这下要死了。最后我被惊醒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朦朦亮了起来。

    原来不过是场梦,如果是真的话,我想自己早就尸骨无存了。即使是这样,我也感觉到自己浑身湿透了。现在的早上不像夏天那么热了,赶忙起来用毛巾擦感觉身上的汗,准备换身衣服。忽然我有些愣,我看到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同了。那是种微妙的感觉,可是我就是感觉到不样了。

    要说这个时候的心情,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忐忑,但是我还是怀着种有些兴奋的心情,偷偷的审视着自己的身体。确实是不样了,不但那里的汗毛明显的明显了起来,就是看到那平时不注意的地方,居然惊恐的现他的变化。虽然自己年纪还小,但是也听同学开过玩笑,自己时间有些呆了。

    这可能就是骆伯伯说的锻炼的结果吧!我忽然有种格外期待的感觉,那就是恨不得马上起来去锻炼自己。如果按照平时的话,我是想着跑去土马路那边,其实我想见见玫瑰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担心她见到我生气的。因为那天见了次之后,便耽误了下来直没有见到了。

    就是昨天碰到永蕙,还和她起去了万福亭,都没有听永蕙提过,想必这两天她们也没有见过。我心里其实有些纠结的,但是莫名其妙又多了些兴奋,因为我想到永蕙还不知道我的变化,还有今天有时间要去看看惠江,想问问他的变化大不大,至于小华我是想都没有想过的,和他很难沟通。

    我很快便起来出门,爷爷果然已经起来了,就在弄廊那边散布。他知道我要去跑步,示意着我早点出去。但是因为骆伯伯回来村里每次时间有限,听说他的班要给骆岗山顶,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办好。爷爷的意思暂时还没有听他说住多久,自然希望我和骆伯伯多接触下。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想着暂时是见不到玫瑰了,心里反倒是很快便放下了。

    早上的义庄这边是很安静的,这里本来只有三户人家,据说是在某个年代里,他们成为了唐家祖坟的守坟人。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流逝,当年的三户人家如今早已经开枝散叶,不但形成了个自然的生产小组,也有了十多户人家。这个叫兰花弯的地方,还是三姓沈、牛唐当家,应该说是四姓,因为还多了户骆姓。

    唐姓是住在上山路左边的,当年也是村里支大房,不过因为在改朝换代的时候,这房站错了队伍,后来被新政府严厉打压,如今仅仅剩下两个兄弟唐家山、唐家绍守着老屋。这老屋也不能算是老屋了,只是当年据说这房的大院前的杂物房,他们祖宅大院在大飞跃的时候,被人借故拆了个干净,留下的只是这几间杂物房给他们住。

    上山路的右边,有祖坟地最大的个小水库,是祖坟山上的小溪汇聚而成的。如今水库边住着几户人家,也是支系衍生下来的兄弟。据说和唐家绍兄弟是房的,不过早已经出了五代血脉。这家人当家的就是唐品第,也就是玉宝的爷爷。如今住在这里的就是玉宝父亲慈珍三兄弟。

    而祖坟地的半山,住的就是义庄里的骆伯伯家。本来这里只有个义庄,但是住在祖坟地左侧山顶的牛家,和另外支唐家子弟合建了个宅院祠堂兰花堂,如今子弟诸多,有支子弟也在义庄旁修建了房子。虽然这房子离着义庄也有百十来米,但是我要去义庄的话,还是要路过这家门口前的小路。

    我跑过来的时候,远远的居然看到自己那个干舅舅骆鹰,他正要出门往山上兰花堂去。没有想到他居然朝我挥挥手,我记得我来这边很多次了,也见过他不少次,但是他很少和我打招呼的。他站住了显然等我,我只好加快跑过来。原来他是要告诉我,骆伯伯居然不在家。

    虽然有些纳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就像无意般,问了声骆伯伯去了哪里。骆鹰没有隐瞒我说,昨晚就出去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当然不能再问,只好讪讪的说自己要回去。谁知道骆鹰居然叫住了我,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听了之后心里很是惊讶,但是时也不知道怎么办。

    原来,骆鹰居然让我不要和骆伯伯学做师公,想学东西的话多练练那套慢拳,还有以后有机会的话,跟着骆伯伯学些正骨和法水。我第次碰到拆自己老子台的人,何况这个人还是我叫干舅舅的。我自然不会和她去分辨,口里应着便往回跑了。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心血来潮,我没有沿着原路往回走,而是从祖坟地左边的小路,想穿过田垄回大院里去,这里也是骆伯伯每次从大院后面回这边的小路。我走到个弯垄的时候,居然看到骆伯伯背着手从小路上走了过来。我赶忙便站住了,等着骆伯伯过来。

    骆伯伯居然和我说他昨晚去了那石头房子住,我惊讶的嘴巴几乎没有合拢来。自然便要问那里是不是还有事情。骆伯伯淡淡的告诉我说,因为牛立秋的女人是天生的阴身女,导致那里的东西想借她的身子搞事,他昨晚去那里把当年镇压的,再重新的祭炼了遍,驱散了房子那边剩余的阴魂。

    我没有继续跟骆伯伯回他家,不过我要走的时候,骆伯伯忽然沉吟着问我,和双园家关系怎么样。我心里咯噔下,不知道骆伯伯什么意思。不过他随口说,倒是让我马上松了口气,而且心里隐隐高兴了起来。因为他告诉我沈素是个阴身女,但是还是个没有沾惹过脏东西的素心女,让我有机会多和沈素接触,对我有些好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