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人的劣根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骆伯伯没有和我解释素心女,我更不知道阴身女的意思,但是看到他不说,我也没有去问。    .

    毕竟在这个备受尊敬的人面前,我还是有着足够的敬畏。即使他已经开始教授了我些东西,可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他的徒弟。因为我听爷爷说过,跟着他们学东西的话,是要进行些收徒仪式的。

    这点我是深深相信的,我几个姑父都是木匠,他们拜入他们师傅门下的时候,都是有拜师仪式的,而且平时还要给师傅干很多活的。在这个缺少劳动力的时代里,匠人收徒弟的话,来可以收到笔拜师费,二来便是可以给家里增加些劳力。

    骆伯伯是工人,但是他有家人在村里。不说干很多农活,至少些常见的还是有的。不过我比较高兴的是,即使他还没有收我做徒弟,至少他开始教我东西了。而且我知道自己还无法和大人比较,至少大人的这些农活我是都还不会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间想到了骆鹰,那可是他的大儿子,个有别于乡民,却又不是工人的年轻人。平时斯斯的没有很多话,不管别人传言对不对,至少骆鹰在别人面前的表现,大家都知道他跟着骆伯伯没有学什么东西。骆鹰从来没有张扬过家里的事,但是他同学牛虎禅这些人可是没有少给他传。

    我想着我现在还只是个学生,虽然突然间有着些机缘。但是我相信骆伯伯答应教我东西,肯定和大人有定的关系。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外婆的这些关系,但是我心里敢肯定的是,个可能他和爷爷说了些什么,二来就是我直记得,他是看到我脖子上的那块血乌桃木木牌之后,才答应教我些东西的。

    不管究竟是什么原因,或者是他看着我孺子可教,这种得意的小聪明我虽然有过,但是我想这不是主要的。在这个还有尊师重道的时代里,对于骆伯伯这种有些神秘,乡民比较敬畏尊重他的人物,不说是像我这种学生,就是乡里的那些成年人,都幻想着成为他的徒弟。

    毕竟就是到如今,骆伯伯直都还没有公开过,说自己收着有徒弟了。乡里人的想法很实际,没有的话不代表以后没有。所以大家都在等待个契机,自然那也是对骆伯伯毕恭毕敬的。不过因为我的原因,我自然不相信骆伯伯以前没有教过人,我相信和我差不多情况的还有。

    对于心理的这种猜想,念头在我心里闪而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还是对于这个朦胧的年龄来说,心里的想法都是极为简单直接的。但是他说让我和沈素多接触,还是让我很开心的。

    但是我没有表露出来自己的意思,这种事情如果被人知道了,我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即使骆伯伯答应教我东西,我的年龄也还小,这不是炫耀的资本。但是我也知道这些事是乡民绝对不会允许的,所以是绝对不能和别人说的。

    就像我知道,我可以和惠江起偷偷偷的看别人洗澡,我们自己可以知道,但是和别人说了的话,我们在大院的话就会被人骂,何况像我这种外表乖乖的人,甚至抬不起头来的。

    何况我还是个学生,如果和人说了,自己去喜欢个大人,这样被人知道了的话,只怕自己无处藏身了。我心里的这种担忧,让我直不敢放肆。虽然心里朦朦胧胧升起些感觉,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东西不是现在的我可以触碰到的。

    骆伯伯在我面前好像还挺和善,但是他的外表都给人的感觉难以接近。在这个巴掌大的小地方,除了牛爷的话,就是他最有威望了。村里人都比较畏惧他,或者说是敬畏他。刚刚得到他的教导,我看到爷爷都是极为高兴的,我自然不会令爷爷失望。我更不会闲的没事,去给自己找麻烦。

    临时看到骆伯伯,又听到他说了自己的去向,我心里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高兴。就是如此的情形下,我也没有和他说骆鹰和我说的事情,即使我就是赞成骆鹰的说法,我也不会去说出来。不过我随口说了句,把恵江差点淹死了的事情告诉了他,本来想说金枝的,但是我及时的刹住了。

    我也明白个小小的道理,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果然骆伯伯眉头皱了起来,便问我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这个时候我忽然灵光现,想到了夭折了的细脚。便和骆伯伯说恵江是去摘葱的时候出事的,不过他好像是看到了什么。

    骆伯伯看我吞吞吐吐的,便有些失笑的说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告诉你平时可要注意安全,尽量是要远离水边的。你们那个院子周围还是存在些不好东西的。”他忽然顿了下,然后便又接着说道:“本来看你前段时间也有行水边危险的,现在看来那块木牌对你有好处!”

    我楞了下,倒不是因为我避过了难,而是骆伯伯说我行水边的时候,就是乡里人说的忌讳。直白点说的话,就是说这个人有可能要溺水的先兆。而我心里却想着,那天和沈素在水渠里的事情,不知道那算不算是逃过了劫。但是这件事情我没有和骆伯伯说,毕竟我怕自己露馅了。

    即使是没有什么的,但是我怕自己说,骆伯伯就猜到了什么。于是我忍不住还是问骆伯伯,自己现在怎么样了。骆伯伯倒是微笑着说出来,说既然和我说了的话,现在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便故意吞吞吐吐的说,自己听人说唐金枝在人凤堂客的守灵那晚出事过,而她昨天也来了大院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骆伯伯倒是沉默了下。我心里便有些忐忑了起来,毕竟唐金枝的事情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就在我煎熬的等待,骆伯伯忽然道:“人凤家的事情不是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不过弘扬堂那边的风水时很难改变。那晚生的事情比较多,他家那个堂客怨气很重,如今她个亲戚还在地区医院呢!”

    我心里猛的跳了下,暗叫不好。因为我想着,唐金枝故意让恵江看到,是不是她心里有着些怨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有着些危险了。骆伯伯自然不知道我的想法,不过可能看到我的担忧,居然又告诉我说,唐金枝的体质容易引起些事情,不过找个契机应该可以解决的。

    这个时候我自然还不明白骆伯伯说的意思,但是因为唐金枝的事情,心里居然有了些阴影。本来她在我心里也算是个极美的女人,如今我居然多了些害怕。想着她是不是和书上描述的坏人样。我自己心里也这么想的话,自然便多了很多担忧。

    至于刚刚提到骆鹰说骆伯伯的事情,我倒还真的没有太在意了。不管骆伯伯到时候教我什么,我自己感觉有用的就拼命去学就好了,那些不想接触的就故意加大难度。反正他教我学,学会多少学会什么就在我自己,最多也就是偷偷的有选择的去学。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骆伯伯似乎想到了什么,临走的时候居然说:“有些东西,你现在不定要懂,记着我教过和对你说的些东西,不要和别人提。唐金枝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影响不会很大。还有那沈素是个老师,你平时可以向她多请教些学业知识的!”

    我现在还不明白骆伯伯的意思,但是看到他教我方法,我还是高兴的猛点头。

    骆伯伯却没有再说话,转身沿着小路走了。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种暖意。好像这刻什么郁闷都没有了,唐金枝给我带来的猜想也消失了。我自然没有看到走到那边的骆伯伯,身形居然有些飘忽,脸色在晨曦下有些白。

    骆伯伯似乎忽然都急促了许多,他摇了摇头没有让自己表露什么,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其实挺难受的。我已经飞快的往回跑着,再说以我的眼光自然还看不出骆伯伯的不妥。没有想到甚至更严重的是,他脸上肌肉阵抽动,丝血迹几乎从嘴角溢出来,却生生的被他又吸回了嘴里。

    我轻松的沿着小路快往回跑,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甚至忘了骆伯伯让我边跑,边念他教我的口诀来,而是欢快的哼起了学校教的歌曲。

    自然也没有看到,骆伯伯走到拐弯那边的土坡上,居然回头看了我眼。看到我的身影消失在大院后,他终于站住了身子,再也忍不住的口鲜血吐了出来。他脸色似乎先是白,继而慢慢的红润了起来,掏出条手绢擦干净了血迹。

    “真厉害啊!幸好没有带他去,这次如果不是及时,只怕要出大事啊!”骆伯伯男自语,眼神似乎有些沉思,又自言自语低声道:“难道十多年前的事情,又要重演吗?不行,要加紧多准备些符咒,不然,只怕到时候难以应付!”他似乎想着什么,慢慢的往兰花湾走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