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乡党之争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离着打架的圈子有点远,但是因为场上很多人已经住手了,很多人站开了地方,虽然还有人围着这些没有走的人,但是已经可以看清那边的情形。   .??1w.

    被围住的还有七个青年,龙建国挥着扁担猛砸黑脸青年的样子,有些毫无顾忌。虽然直和黑脸青年起的两个青年,看到龙建国的样子想阻止,但是可能顾忌到龙建国手里乱舞的扁担,时间居然也不能靠近他。

    龙建国心里腔怒火,不管他是不是兄弟情深,还是为自己哥哥不平。看到龙炳国被打的脸都变形了,便是恨恨的抡着扁担砸,更是不让人靠近自己,边追着不住闪躲的黑脸青年。即使我站在暗处的屋檐下,看着龙建国凶狠的样子,以及扁担砸在黑脸青年身上的动静,也很是肉疼。

    那个黑脸的青年开始只是躲避,但是这扁担重重的砸下来,似乎好像没有停顿了般。开始还以为对方只想出两口气,谁知道马上便知道自己想错了。龙建国的样子似乎不死不休,他心里次恐慌了起来,很快就受不了。先是用手护着头部闪躲,接着便是在那人群圈里游走。

    龙建国似乎得势不饶人,不但紧随不放,不时把扁担抡在这人身上,而且嘴里乱骂着:“你个狗娘养的,让你在忠珑堂耍横,让你打我哥哥!让你打我哥哥!”便是阵啪啪,扁担本来就比较长,这个黑脸青年居然很难躲开。

    旁边的乡民看到龙建国这么打人,有人时头脑热,便出声让龙建国不要打了。他叫了几声看到没有附和,便有些讪讪的四处张望,不意间看到龙涵张脸阴沉的看着自己。这人吓得心里跳,忽然想到这两兄弟可是龙涵的侄子,自己虽然是片好意,但是这不是显然得罪龙涵么,赶忙闭了嘴闪到人群里去了。

    龙涵自然也怕侄子把人打坏了,但是看到龙炳国这个惹祸精站在那里,被人扶着几乎站都站不稳,心里自然对这个黑脸青年多了几分怨气。他自然也不至于怨恨刚刚出声制止的乡民,可是这些工地上的年轻人,还有这个工地的由来,他心里便多了几分计较。

    旁的人看到龙涵并没有制止,虽然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但是显然他是有些安排的。倒是有几个老人看到刚刚受伤了几个老人,便围过来和龙涵说,要拿下这些工地上的年轻人,因为不但有老人受伤,还有考虑到隐患和医药费的问题。乡民虽然大多数朴实,但是这个时代谁家里都不富裕。

    龙涵却时间没有表态,因为今天忠珑堂办酒,他也是请了这边工地上两个人过来。这瓷器厂的工地动工,是县里表态乡里安排下来,具体的执行却是由弘扬堂。作为忠珑堂的书记,龙涵心里还是有着几分不舒服的。因为这工地最后的地盘划分,忠珑堂也是出了四分之的土地的。

    政府说的好听,土地都是国家的。占据些土地的话,到时候可以根据土地的多少,给每个村子相应的劳力安排。龙涵却是不这么认为,因为忠珑堂、弘扬堂、万福亭这挨着的几个村子,就像个大的通道。往年不同季节的风向,最终都是刮向了忠珑堂这边。

    村里有见识的些干部,还有些走出去过的乡民,认为以后会污染忠珑堂的环境。虽然这个时候大家对环境的意识不强,无非最终就是需要些最终的利益。但是龙涵认为也是个契机,于是去乡里反应了这个意见。谁知道乡领导居然没有回应自己,这让龙涵心里憋屈,也深深感觉到有些不安。

    毕竟这种大事不是个人说了算,想到弘扬堂的唐天,龙涵便有些感觉到深深的无力。如果自己没有建树的话,只怕近来的选举对自己会有影响。做了这么多年的书记,龙涵还是很明白这点,有着权利在手里的话,自己做什么都比别人有优势。

    乘着这次忠珑堂的主人的大事,龙涵请来了乡里的个领导主持,也请来了瓷器厂工地的两个检收员。领导自然是为了给忠珑堂主人增加些面子,也让乡民再次记住自己和乡里的关系。而瓷器厂这两个检收员,据说乃是县里派来,专门坚守工地进度的人,乡里的领导都是要给面子的。

    龙涵的用意很明显,那便是希望县官不如现管,可以从这两个检收员身上,给自己增加些筹码,给乡民谋得些福利。饭后送走了乡里的领导,而两个检收员还在这边看电影。此时突然生了这种事情,龙涵先过来了这边,接着看到那两个人也慢慢分开人群过来,龙涵便知道自己改收场了。

    我站在这边自然是不知道龙涵心里的计较,更是不认识这个黑脸青年,但是隐隐感觉到有些熟悉。看到龙涵在那边出声,似乎在制止龙建国的再次出手。

    那个黑脸青年看到两个检收员出来,心里几乎痛哭了出来,你们怎么不早点出来救我呢!浑然忘了自己刚刚的心思和嚣张。

    我知道自己不会认错了人,便是因为刚刚他直紧挨着在我身边,底下做了些什么样的动作,我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明白的。即使此刻看到他被挨打的很惨,可是我居然没有可怜他的意思。因为在我想来,像他这种坏人,就是应该要受到些教训。

    这个龙建国其实比我大不了多少,约莫比我小牛叔叔小点,但是比顾经叔叔要大点,正是少年和青年之间。其实我平时是见过他的,外形比较老实,没有想到这会儿却是这么凶悍。我记得他很擅长捉蛇和摸鳝鱼,经常穿行于几个村之间的田埂和山间。

    听大人说他年纪不大,但是自己身边已经积攒了些钱,这点让乡里人挺佩服他。当然对于他捕蛇的手艺,我是敬而远之的,因为我自幼便很害怕那些东西。不过我以前是碰到过他的,感觉到他见到我们的时候,都有些刻意的回避。我明白他的那些感觉,那是种不好意思的回避。

    因为这会儿我也不知道他和龙炳国是亲兄弟,只是奇怪着他怎么突然这么暴力了,看着他这么竭斯底里的攻击,我看得都有些害怕了。心里还揣摩着是不是那边受伤的老人里,有没有他的家人,不然他怎么会突然这么的愤怒。

    唐金枝却是认识龙建国的,因为她堂嫂的父亲龙涵就站在那里,这个龙书记虽然不能和牛爷比,但是在村里还是言决断的人物。就是在周围几个村子的乡民,也是有不少人真的龙涵大名的。自己堂兄能够娶到他的女儿,还是弘扬堂场不错的美谈。

    对于自己这位堂嫂的家人,唐金枝也大多数是认识的。毕竟大家挨着这么近,龙建国兄弟是来过弘扬堂走过亲戚的。她虽然本来心里有些想法,可是没有想到居然出了这种变故。看到这些人这么凶悍的打法,早就吓得心里砰砰乱跳。根本就没有了别的心思,居然紧紧的抓着了我。

    我本来也有些紧张和担忧,但是没有想到身旁唐金枝的反应,不过感觉到她的挨近之后,我居然再次的兴奋了起来。这个时候我居然没有想过唐金枝本来在我心里的惊恐,而是想到了那天自己看到的那两条白嫩修长的腿。这个时候的我,居然产生了种旖旎的感觉。

    看到两个检收员的出现,龙涵便也及时的制止了龙建国的行为。这龙建国说来也奇怪,别人叫他都不停,这龙涵几嗓子下来,他便站住了身子,虎视眈眈的看着满头满脸都是血的黑脸青年。他就像没事样的人,拎着扁担站在那里,就像个愣头青样。

    这黑脸青年确实也有点憋屈和惨,不但脑袋上被呼了几下,也不知道是哪里破了,鲜血直流着,满脸都是殷红的鲜血,这个时候看来和龙炳国不相上下。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上更是被龙建国抽了好多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可能因为流了不少血,已经有些站立不稳起来。

    看到两个工地上的青年扶住了黑脸青年,龙涵板着脸问怎么回事!便有人叫着找村里的赤脚医生马占厚,马占厚其实也在看电影,对于这些人的无聊,他直有些不闻不问。此时看到没有了下半场,龙涵都站出来了,看到这个情形,只好起身说回家去背药箱过来。

    面对龙涵声色俱厉的质问,两个检收员没有说话,却站在了龙涵的身边。他们其实和这些工地上的青年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工地的头却是平时没有少给他们好处,他们也担心真的搞出大事来,便都看着了龙涵。其个稍微年长些的,轻轻咳嗽了声,低声说道:“好像是瓷器厂工地上的!”

    “肯定不是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先不说谁对谁错,光是这打架见血,还伤了老人,只怕村里的百姓就不会放过了!”龙涵不动声色的沉声说道:“两位兄弟也算是工地上的老大了,不知道这事怎么解决?”

    这两个人面面相觑对望,知道龙涵话里有话,但是他们都不想参与进来,于是另外那个年纪稍小的检收员便赔笑道:“龙书记,你看看这么多人,如果让他们自己解决的话,我想就是他们的头也没有办法做主,要不给乡里打个电话,看看乡里的意思!”

    “好,就这样说,我这就去给乡里打电话看看!”龙涵似乎没有丝毫的停留,眼神闪过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