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意外的收获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两个检收员,能够来到瓷器厂工地验收项目,那都是在县里有着定关系的人。 ? ?  ?  ?. 1w.自坐镇弘扬堂工地以来,可以说表现得也是面玲珑。对于这种场面上的应付,自然也是深有套。

    看到龙涵说话的意思,两个人自然都明白。因为对于瓷器厂的成立,乡里的想法和县里的决定,显然都是对忠珑堂有些不利的。作为忠珑堂的书记,龙涵心里所承受的压力,以及压抑的失落,两个人肯定都能够猜的到些。龙涵对这件打架的事情不感兴趣,也没有雷厉风行的执行什么,因为他需要的是这个契机。

    两个人虽然不想参与进来,但是也不介意做这个见证人。因为就目前的局势来说,龙涵得到什么,失去什么,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至于这打群架的双方,对于两个人来说,甚至对于龙涵来说,都不算什么问题。因为大家用意不在于此,得知方是瓷器厂工地上的人,两个人便隐隐的知道,龙涵心里在想着了什么,自己两个人也不好回避了。

    晒谷坪里场面虽然有些血腥,其实还没有出大的问题。不管是深仇大恨甚至乡里人打架,也很少见过这么凶悍的了。平静了几十年的乡村,居然因为些意外的事情,突然出现了这种结局,显然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但是因为龙涵的出面,和两个检收员的出来,就是旁的老百姓都知道,这架不会再打了。

    有些人便过来帮忙,把双方的人都分开了距离。些人给忠珑堂几个受伤的青年检查,毕竟这边的人虽然是主场,但是开始进入战场的人少,所以个个都是负伤了。尤其是龙炳国和其个青年受伤严重,龙炳国那恐怖的样子让人看了心惊肉跳。

    不但只眼睛肿的老高,嘴巴也被打肿了,鼻子都有些歪了,看起来满脸是血。身上更是不知道受了多少拳头。这些工地上的青年,可以说个个都是孔武有力,拳头可是不小。这顿拳头下来,没有被打死已经是不错的了。其实也是龙炳国命大,因为他体力比不上这些人,但是仗着平时没有少打架,居然硬是躲过了几次致命的攻击。

    饶是这样,龙炳国如今的情形看来,也是有些不妙。

    工地这边的群年轻人,虽然没有被人围攻,但是站在那里居然还没有松懈下来,都围成了团站着,就是怕忠珑堂的人再攻击。他们竟然把那个黑脸青年围在间,想来这个青年是他们的头目。

    这下这个黑脸的青年也蔫了,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身上受了不轻的伤,居然和龙炳国样,有些站不稳了。如果不是被两个同伴搀扶着,只怕早就瘫倒到地上去了。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人去理他们,因为两个打架的工地上的青年,被叫到了龙涵和两个检收员面前,接受几个人的盘问原因。

    有人早就把几个受伤的老人扶着坐下,边询问着有没有大碍,有人便怒视着这边工地上的人,眼神看着让人感觉到要触即。这些扶着老人的人,也不敢胡乱的检查,只等着赤脚医生马占厚过来了。

    本来闹哄哄的晒谷坪,因为场混战打乱了次序,虽然电影还在放着,但是真正还在看的人,已经不足三分之了。至少忠珑堂这边的人,差不多都围了过来。虽然也有着议论纷纷,似乎在这会儿安静了很多。毕竟参与打架是回事,需要解决是另外回事。

    龙炳国家的父母也过来了,当时看到龙建国打人,他们就知道出事了。不过他们是比较老实的农民,平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时想过来也被人挡着了,此时看到自己哥哥龙涵出面,便都围了过来。先看到的自然便是摇摇欲坠的龙炳国,看到他这幅惨的样子,他妈妈先便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

    龙炳国的父亲却默不作声,显然平时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这个时候听到堂客的哭喊,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自己的哥哥。龙涵却嫌她不会教育孩子,这会儿看到自己儿子和人打架,结局这样子凄惨给人看到,显然是有些丢了龙家店脸,自然便没有了好脸色。

    本来和两个检收员说话,脸上的神色都没有特别变形。这个时候听到这堂客呼天抢地,心里便有了几分不耐烦。于是看过来这边,朝着这堂客吼了两声,让这堂客马上闭嘴收声。可能大家都了解这堂客的性子,便有人拉扯这堂客,让她暂时不要着急。

    这堂客有些不知深浅,哭喊着自己孩子被人打了,没有人帮忙大家还看把戏。龙涵顿时便火大了,不但大声还呵斥她平时纵容孩子,不然龙炳国怎么这样不听话。这堂客显然有些不服气,还出声质骂那个黑脸青年,但是看到没有人附和自己,还扯拉自己衣服。便看到龙涵盯着自己,只好讪讪的闭嘴起来。

    弘扬堂过来的人大部分都涌在放映机边上,刚刚生的群斗,对大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毕竟因为打了群架,大家还是怕波及到自己的。这个时候看到有龙涵出面,有人便知道没有事了,继续看起电影来了。倒是永蕙和沈素想起我来,张望着没有看到我。

    沈素心里不知道想什么,看了下四周,没有现我之后,想想便没有吱声。倒是永蕙有些奇怪,没有看到我之后,便问身边的人,也没有人看到我。永蕙想出来找我,但是因为身边也站了不少人,时间却出不来,她也有些傻了。

    我自然不知道有人惦记我,此时我也没有去想这么多。因为我正在做件令我亢奋的事情,其实不是我在做,而是我抱着的唐金枝在做。她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把右手伸进了我的裤头里。

    “你,你果然是大人了!”唐金枝的呼吸有些急促,她不知道她的这种声音令我极为冲动。尤其是感觉到那只小手接触到我的腿,我的身体的时候,哪怕我还很小,我都紧紧的抱着了她。

    其实唐金枝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刚刚那个人。当她的小手在里面摸到那滑溜溜的东西的时候,她居然在心里又羞又怕了起来。乡里人本来很直接,但是当她现了什么时候,她居然有些惊呆了。可能感受到了我在裙子里的手有些粗暴,她羞羞的低喘着。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我想到了那天琼禄连的动作,还有沈元桥和她在起的情形。人是个善于学习的动物,尤其是些本能的动作。让我既惊讶又兴奋的是,她居然没有拒绝我的行动,却在我耳边低低的说着:“好,弟弟啊,好弟弟啊!不要欺侮我,,,,,,!”

    这种有些颤的声音,虽然带着无比的诱惑和魅力,却倒是让我清醒了不少,我的动作忍不住便停了下来。此刻看着月色下她的脸儿洁白,对漂亮的大眼睛居然带着羞涩,时间我都看呆了。浑然忘了她对雪白的大腿也露了出来,自己正站在她双腿之间。

    她对迷人的眼睛真的极度诱人,哪里还有半分我心里的恐惧形象。我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甚至看着她在月光下微微颤动的红唇,我居然忍不住便踮起了自己的脚,想去接触她那诱人的花瓣。

    唐金枝完全的惊呆了,看着我粗鲁的动作,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可以推开我的,但是她放在我肩上的手,本来是想推开我,这时候居然变成了轻轻的揽住了。

    当我挨近了那颤动的花瓣的时候,我知道这世界崩溃了,我根本就无法拒绝那吐气如兰的气息。没有见过猪跑路,至少吃过猪肉,我拙劣的模仿了起来。

    唐金枝此刻的惊讶完全颠覆了心所想,她已经不是少女,对异性自然格外的敏感。何况刚刚已经被刺激了阵,哪怕如今面对的是个小少年,她居然有些沦陷了。不知道是被惊讶到了,还是完全的有所想法,她竟然没有丝毫的拒绝我的反应。

    外面虽然已经没有了吵闹,可是依然围着堆没有散开,谁又会注意到,在这黑暗的小巷屋檐下,两个人正在进行着项拙劣的运动。

    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但是因为那天没有看到沈元桥和她的前奏,反倒是直看到了琼禄连的行为。我根本就是在模仿着琼禄连,或者说我以为就是需要这种动作。因为我看到唐金枝眼神里有种融化人的感觉,这刻她不是巫婆,她简直就变成了书里面的女神。

    看着唐金枝出的那种急喘,对于个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或者说个刚刚有了生理反应的小少年来说,这简直就是种折磨和煎熬。不过让少年惊喜的是,这具玉雕般的身体,丝毫没有拒绝着自己的侵犯,而且还看似不经意的顺从着进行。

    当月色下响起了声狼嚎,那胜利的号角似乎吹响了,战士起了最后的冲锋。

    我每次都会想起那天看到的情景,虽然她和沈元桥在起,可是我看到的是她让人吃惊的**,在当时的我看来,那是如此的完美。甚至到了后来的时候,我虽然担心她对我不利,那也是因为她总是打听我的消息。但是我现自己做梦都会梦见她,当时我直不知道什么原因。

    在这刻,我终于明白了。我是深深的迷恋上了那对长腿,就和我直偷窥沈素样,我喜欢那种感觉。这种不能对人说的秘密,对于个乡村里的少年来说,简直就是种折磨。就是难兄难弟的惠江,虽然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甚至以前会起行动,在这刻起,我知道我们都会有彼此的秘密,以后再也不会像以前样了。

    虽然第次成为了个大人,甚至唐金枝还会迷迷糊糊让我慢些,但是因为琼禄连的缘故,我几乎是丝毫没有在意她的感受。因为那种刺激的强烈冲击,我次感觉到琼禄连是我心的神。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殷家棠老师在遭受琼禄连的强迫后,没有强烈的反抗的原因了。

    当似乎天上的月亮最亮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她那白嫩的****,比天上的月亮还要皎洁。晒谷坪那边的人影在我眼里似乎模糊了,我眼前只有她那双不断哀怨的眼神。(本来不想写这些东西,但是考虑到后续的情节展,还是含蓄的写上了,毕竟看书的成年人居多,人性最本真的东西,我就不回避了。希望能够过审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