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科学还是迷信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骆伯伯这么说,这个男医生惊讶的合不拢嘴。 ?   ?1??w虽然没有马上驳斥骆伯伯的话,因为他也是乡里长大的,老人自然会说丢魂的事情,但是自从学医以后,他感觉到这东西有些扯淡。

    不过他可不是那个女护士,即使心里有着这些想法,也没有马上的表示出来。个骆伯伯的年龄在这里,二来人家可是病人家属叫过来的。病人虽然在医院里,只要病人没有什么事情,作为值班的医生也要保持着适度的宽容。

    即使熊氏刚刚出的惊叫,惊动了不少住院的人,但是因为有人听说她邪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愿意住到这边来。那个患肺病的女病人,已经证实了是肺痨,基本上已经被判了死刑,所以家里人也不在乎她和谁住在起了。

    男医生虽然觉得熊氏邪的事情有些扯淡,但是医院确实也查不出来她生病的原因。看到骆伯伯坐在床边那里神色自然,他倒是不好干涉,只好让那个女护士去找沈小。

    沈小是个西医结合学习的医生,虽然谈不上有多高的医术,可是人家从医十多年,在医院如今也占着科室副主任的位子。何况这个沈小还是本地弘扬堂村人,这个男医生听到骆伯伯说了认识沈小,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熊氏的母亲看到男医生不说话了,便眼巴巴的看着骆伯伯。毕竟自己去求了人家好几次,他直都没有答应自己。自己女儿的这个病,医院都没有办法治她早就明白。两个家里都请来过师公,可是结局都不了了之。不管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她还是希望可以从骆伯伯身上找到办法。

    虽然自己女儿在婆家生了个孩子,而且为了她姑子的事情,引出来这个祸害。可是如今看来她婆家有些想放弃,如果不是看在那个小孩的份上,女人也不介意和亲家翻脸的。毕竟女儿自己养了十多年,送到他家没有两三年,便出了这个祸事来。要说她心里没有怨气,那也是不可能的。

    没有想到自己今天运气好,在路边居然遇到了骆伯伯。记得上次去请的时候,便听说骆伯伯生病了,今天看到骆伯伯的脸色,和他手里拎的东西,这女人也是相信的。既有些担心骆伯伯的身体,又感触自己女儿的不幸。可是惊喜的是骆伯伯没有拒绝,而且起过来看自己女儿了,这女人便以为希望来了。

    就是刚刚进来病房,看到骆伯伯的神态,和别的师公也是完全不同的,这更加坚定了女人心里的信心。但是此时她自然不明白,骆伯伯把个小少年叫过来干嘛!

    不说这个女人不明白骆伯伯的用意,就是旁的男医生,也是头的雾水。感觉到骆伯伯简直有些儿戏,虽然不方便揭穿骆伯伯的把戏,但是看到把我叫过来之后,他心里便对骆伯伯看轻了几分。叫个小少年来给病人招魂,这也只有这种老古董才会想的出来,他心里这么想着。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鬼的话,自己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几乎每个同学都要经常的解剖。那不早就被那些鬼找去了。他心里有些鄙视骆伯伯,也感慨着熊氏母亲的愚昧。但是想到医院拿熊氏的病没有办法,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的讽刺、不过双眼看着骆伯伯和熊氏的母亲,多了丝别人不易察觉的怜悯。

    其实叫我过来,还有人是有疑问的,不过我却没有注意到大家的神色,因为我已经挨近了床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穿着医院病号服的女人,让我感觉到心里有些慌。即使上次我都已经接触过死人,而这个女人愣愣的看着我,我却感觉到她有些红的眼睛似乎带着丝厉色。

    不过大家很快便明白了过来,因为熊氏这次没有再尖叫,不过看着我的时候,初始眼神里有着丝厉色。可是当我要靠近的时候,她居然冒出无尽的惊恐,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样。她似乎想挣开骆伯伯的手,可是让人格外惊讶的是,却又没有放肆的反抗,只是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想挣开自己被握着的手。

    不知道是她牛气太小,还是生病身体太虚弱,她怎么也无法挣脱骆伯伯的手。

    我是不敢去碰熊氏的,因为我看到她惊恐的看着我,可是她眼睛里还带着血丝,那眼神看得我心里慌。好像就是觉得她突然看到样让自己肝胆俱裂的事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样。我虽然不知道熊氏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隐隐的明白,她居然是有些怕我。我便站在骆伯伯身边,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熊氏的母亲本来有些六神无主,看到骆伯伯要出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不过骆伯伯居然把我叫过来,虽然不知道我的身份,隐隐猜着我是骆伯伯的助手,她便没有太在意,也不像男医生那般胡思乱想。可是看到我靠近之后,熊氏居然出现了这种反应,便也看出不对了。

    她虽然对骆伯伯抱着极大的希望,因为她听亲家那边说过骆伯伯的事,当初警告自己亲家家不要乱来,但是大家没有听骆伯伯的。后来自己女儿出事,几经周折没有起色,她更是求到了骆伯伯头上,更是多方的打听了骆伯伯,坚信只有骆伯伯可以解决这件事。

    可是临到头看到女儿的反应,她也惊慌了起来,不安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她眼睛看着骆伯伯,充满了担忧和无奈。又看向自己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女儿看到个少年,会吓成了这个样子。

    骆伯伯脸色却反而轻松了起来,看着熊氏的样子,他没有马上回答这个女人,反而靠近了熊氏,居然柔声说道:“不要怕,不要怕!这个小弟弟会带你回家,他会带你回家,,,,,,!”骆伯伯的话就好像催眠样,不断的重复着带她回家。

    果然看到熊氏的挣扎逐渐的小了,大家没有过来帮忙,不过看向骆伯伯的神色有些不样了。再看这个熊氏,虽然依然惊恐的看着我,身子却逐渐的停止了抖动。就好像个受到惊吓了的孩子,被大人安抚了番后,逐渐的平静了样。

    我心里有些打鼓,看到骆伯伯看向我,又瞟向自己握着熊氏的手,我自然明白了过来骆伯伯的意思。我只好慢慢的伸手过去,笨拙的把着了熊氏已经苍白显瘦的手。

    她的手没有冰凉,甚至有些柔软。我握着她的时候,她已经逐渐的安静了下来,甚至眼那血红的血管似乎都有些变淡了样。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骆伯伯似乎并不满意。他需要的还不是这种方式,在看到我彻底的交叉握着了她的手指之后,骆伯伯才慢慢的松开了熊氏的手腕。

    让我忐忑的是,熊氏果然没有挣扎,也没有挣开我的手,但是眼神畏惧的盯着我,紧紧靠在床头边。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才现门边居然站了不少人,其个居然是我同学沈悦的父亲,我知道他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骆伯伯自然也现了,那个男医生主动迎过去,和我同学的父亲沈小站在起,低低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沈小却是和他说了几句,便走过来到骆伯伯身边,客气的向骆伯伯问好。骆伯伯没有太多的寒暄,而是挥了挥手朝沈小说:“这里借给我会儿,你们大家不要打扰我,很快就好怎么样?”

    那个值班的男医生有些郁闷,他虽然没有级别,但是也算是医院里的正职医生。看到沈小居然没有拒绝骆伯伯的意思,很想出言拒绝骆伯伯的行为,可是想到这样不但得罪了沈小,也会得罪这个骆伯伯,他忽然想起来以前是听过沈小说这个人的。

    他感觉到很是荒唐,因为居然看到骆伯伯不紧不慢的,拉开了病房里所有的窗帘,甚至还打开了两扇窗户。然后看到骆伯伯站在床尾念念有词,不住的站在左边右边凭空用手指滑动,心里感觉到很是荒诞。不过他却惊讶的看到,这个直很少休息的病人,被我握着手之后,虽然有些害怕的样子,居然次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骆伯伯这次出来根本就没有带什么东西,自然不可能给熊氏做什么。但是到了医院之后,他自然看出了什么。毕竟那晚在弘扬堂的时候,他是亲自给熊氏驱散过邪气,所以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当然他也有所顾忌的是,他在后山施法的时候,伤到了元气,自然也不敢硬拼。

    看到熊氏对我有些恐惧,他隐隐知道可能是我身上桃木牌的缘故。如今这熊氏身上倒没有什么邪气,只是这医院阴气太重,熊氏身体虚弱不堪,只有找点阳气来补充。于是他便让我来辅助。

    我和旁边的人自然不知道,但是大家看到熊氏居然慢慢的合上了眼睛,就是熊氏的母亲脸色都变好了。

    这个男医生感觉自己嘴里有些苦,惊讶的看向旁的沈小,沈小示意他不要说话,却点头朝他示意,表示骆伯伯可以搞定这些。值班的这个男医生感觉自己头脑有些不够用了,医院给熊氏打镇定剂都没有这么好使,反反复复在医院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熊氏这么容易搞定。

    骆伯伯没有出声朝大家解释什么,却在做了番禁咒之后,站在床前良久不语。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