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这个冬天有点冷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回到大院的时候,已经有些很晚了。?  ?    ? .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大的胆子,我几乎是个人快步走进大院的。

    虽然可以看到有些清冷的月色下,个隐隐约约的身影消失在大院门前那条小路上,但是我没有再回头,因为我知道自己真的长大了。

    爷爷已经吃过饭了,坐在灯下拿着本书在看,虽然回来有些晚了,他还是给我留了饭。他也没有问我原因,因为在这个时代里,小孩子在外面干活或者窜,家里长辈般不会太介意。像我们家还没有干多少农活,不然像小华家他们兄弟姐妹干活到很晚也是正常的。

    不过可能因为我从小的听话,他直对我很放心。我在他身边也表现的很正常,还主动的和他打了招呼。即使此刻心里澎湃的不能自己,但是我还是在吃了饭之后,便和爷爷说要回自己这边。爷爷倒是微笑着说我胆子大了,我有些羞涩的回应了声。

    其实我还是很忐忑的,毕竟出去的时候没有打招呼。想到自己出去的时候所看到的,已经刚刚所经历的,其实说自己确实胆子大了很多。

    这晚我睡的很早,而且睡的很香很甜。

    自此从这天开始之后,大家都说我变得沉默了,变得更加不愿意说话了,隐隐给人种不敢亲近的感觉。我也没有和大家去分辨,毕竟有很多事情不是靠语言分辨的,而是把自己锁进了自己的空间里面,除了学习就是静思。

    终于如愿以偿的开学了,很快的我便进入了正常的学习了。

    当然,重新进入学习之后,也有几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第件就是惠江和小华,甚至就是秋儿这些同学,他们几个人留级了。我们村里我们这班的同学,下子居然留级了几个人。但是这些人家里的长辈没有说法,感觉到自己的孩子上学就这样了。时间我们大院老屋这边,我变成了个孤家寡人。

    另外件让人意外的事情,就是沈素居然又调回凤岭村小学来了。虽然我隐隐感觉到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没有想到她来的这么快。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自然是会高兴的,但是现在我却忽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虽然有些说不出来,可是我感觉到有些失落。

    据说那天她在学校里报道了之后,回家还摆了两桌酒席。我却是没有过去的,因为她请的都是双园家的叔伯兄弟。

    时光荏苒,我每天都坚持跑步,而且有些风雨无阻的进行。

    每天几乎都是早上六点就起来,跑到七点差不多回来家里收拾,吃早餐准备去学校上学。每天跑步的地点做了些调整,就是后面那条土马路。

    因为要上学的原因,我很少跑去兰花湾骆伯伯家那边,因为那边有很长段路就是去学校的。骆伯伯也赞成我的这种方式运动,他直在家里调养,还把我叫过去练习了几次那种慢腾腾的拳法。但是他自己很少运动,他说上次做法的时候,伤了元气。

    我隐隐猜到他伤的很重,然后我也没有看到骆岗山,据说真是回省城去了。骆伯伯已经安排他接班了,手续都办理好了。让他回去上班约束和锻炼下,骆伯伯后续自然也是要回去联络下感情的。不过我估计是他身体还没有好,后来我听说他去了熊氏家里,给熊氏收魂去了。

    虽然不知道熊氏恢复和结局如何,不过后来爷爷给我拿回来个糖果包,居然是熊氏家里人给我准备的,送到骆伯伯家里之后,骆伯伯让爷爷给我拿回来。说是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是帮过熊氏忙的。

    在这个物资还比较缺泛的年代,乡里人的礼节比后世更加令人亲切,也因为些小的举动多了很多的记恩。我对于大人之间的这种礼节,没有太大的感觉,虽然也时常遵循,可是不像那些老人那般在意。但是看到爷爷收好糖果包的感觉,让我心里有些温暖。

    天气越来越冷了,但是我觉自己不像往年那般怕冷,而且我现自己也高了很多。当然身体生的变化是最明显的了,些细微不足道的变化,别人自然不会知道,但是我觉自己的身体结实了很多。以前小华能够轻松的背起我,可是现在我居然能够背动他了。

    尤其看到自己手臂和腿上的肉,逐渐的坚硬了起来,我心里还是有着些窃喜的。最初在练习开始跑步的时候,我没有太大的感觉,甚至想过偷懒,如今我已经养成了习惯。当然我有种淡淡的感受,那是种不想和别人分享的秘密。

    本来我在学校直坐在二排的座位,开学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被沈晓华老师调了三次座位。虽然还坐在间对着讲台,但是已经坐到了后面五排的位置。开始沈晓华老师还怕我有些不适应,找我说了两三次,说是我坐着比后面的同学高,只有往后调了。

    我还是有些感动的,因为老师比较在意我的感觉,说明她没有不管不顾。我想可能是我的成绩很好,加上我变得不愿意吱声,这让沈晓华老师隐隐有些压力。在得知我没有想法之后,沈晓华老师恢复了如既往的热忱。

    这个时候的学习,对我来说还没有什么压力,因为基本上课堂上听了之后,回家自己温习就足够了。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翻阅大量的字典和词典,目的就是参照简和繁体的对比。而学习这些繁体的作用,自然就是看那本符咒大全。

    本来跟随骆伯伯虽然学习了不少咒语口诀,他虽然没有指示我该怎么做,但是我都用心的背的滚瓜烂熟,甚至我都偷偷自己抄写了下来。私底下和符咒大全对照,我还真的现它们极为相似。

    这更加坚定了我的坚持,甚至在背会了骆伯伯教的口诀之后,我偶尔会去背那些已经翻译过来的简短咒语。我虽然背了不少东西,但是骆伯伯直还没有教授这种口诀使用的练习方法,所以我感觉还只是堆没有用的东西。

    不过我直没有放在心上的慢拳,这天倒是让我开了些眼界。

    原来我每天放学的时候,都要路过个斜坡。这里是凤岭村和弘扬堂接壤的地方,我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看到个个子矮矮的同学。他有着和常人不样的性格,喜欢作弄路过的放学的同学。我都受到过他几次恐吓,所以对这个少年有些恐惧。

    这天放学的时候,我居然是个人走,不好不坏的运气,再次经过这里的时候,居然看着他抱手站在那里,正得意的看着我。我有些忐忑,因为以前我身高和他差不多,但是他比我结实很多,往往抓住我之后,我很难跑开离去。今天他好像又要故伎重演,顺势就挡住了我。

    理由有些狗血,就是问我有没有带吃的东西。我后来想着他有这么饿吗,难道家里有这么穷?

    他看我想躲开,伸手便要来抓我的前胸。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左手便像平时慢拳样,顺势便往外推开了他右手臂内肘。谁知道这轻轻的推,竟然引得他身子便往右侧偏去。他咦的声惊讶,就是我自己也吃了惊。看到他恶狠狠的反手左手便像我脸上抽来,更是本能的往前半步左膝微屈便正好顶在他的左膝内侧。

    平时向强势的他,居然下便跪倒了在地上。他没有马上起来,而是恶狠狠惊讶的看着我,我才现自己居然摆着个迎敌的姿势。他似乎被我这有模有样的姿势震慑住了,即使站起来之后,也保持着段距离。尤其看着又有同学路过的时候,他没有再次阻止我走路。

    我路回走的时候,心却砰砰的跳的飞快。我不太确定是不是因为慢拳的作用,但是回想下自己的动作,还真的是刚刚自己无意的动作,正好用在了他并不灵活的身手上。这个时候我真的有些窃喜了,本来想顺便便去兰花湾,但是想到骆伯伯说的,平时尽量不要去那边,我便直接的回大院老屋,可是脑海里却直在回想刚刚的事情。

    此后我更加练的勤快了,本来只有早上练习遍,如今晚上临睡前也是要练习的。身上的衣服越加越多起来,天气也越来越冷了。

    父亲和妈妈也来过两封信,我却都没有回复,都是爷爷代为回复过去。让我有些惊讶的是,玫瑰却再也没有来过这边,有几次我都想过去看看的,却是想着没有了理由。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还真会去的,可是自从这个暑假的变故生之后,我还真的慢慢的在变化了。

    也听永蕙说起提过,玫瑰问过我两次,她去学校那边寄宿了,平时也很少在家的。不过倒是听华园提过次,说她哥哥久园和玫瑰姐姐牡丹的事,好像会成功,主要是要看她们家房子什么时候建好了。

    当我穿上棉衣的时候,听到了另外个我差点忘了的消息。那就是命悟终于捡回了条命,不过直住在医院里。我居然没有见过玉宝,也没有听人说过她怀着孩子的事情。但是大院里有人倒是说过,命悟身上烧伤的地方太多,不断的从自己身上割皮肤移植,如今整个身子几乎是不能运动,更听牛永祯说过,那张脸已经不是脸了。

    乡里人自然会感慨回,我却心盼着寒假的早点到来。看到池塘里慢慢接上了薄冰,田野里到处都是冰霜,说话都能呼吸出呵气来。眼看着年关渐近了,小孩子的心思活络了起来。我很少和大家胡闹,偶尔会站在边上看着大家,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默默的看着。

    不过这天唐顺风家的小儿子惠柏带来个好把戏,原来有人给了他四个轴承,让他做成了辆滑动的木板车。这可是这个下半年最火的玩具了,我几乎看到每个地方的孩子,只要家里人愿意给他们找的,几乎都想尽千方百计搞到轴承,做成这种木板车来玩。

    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玩这个木板车,这天我们玩出大事来了。因为池塘里已经结冰了,乡里的土路又不太适合开这种轴承车,我们便把眼光看到了池塘里结的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