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诡异的预感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真的掉进冰水里去了!天,他就这么掉进池塘里不见了。??    w .

    虽然似乎隐隐又浮起来,可是却见到双手在冰窟窿里乱舞。但是他越舞动的快,他身子便越往下面沉。冰凉的水进入身体里之后,整个人便好像失常了般怪叫起来。

    我第个感觉,便是自己难道真的咒他了?刚刚在心里想到,没有想到他这情形便变成了事实!

    我想我不是的,我没有咒他。绝对没有半点这种心思,也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过。但是,这比什么都灵验,难道这是种巧合,我忽然有些奇怪。

    看到大家大声的呼叫,些稍微小点的伙伴已经吓哭了。毕竟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让大家太惊讶和奇怪了。还有点便是,大家在起玩,有人出事了的话,肯定回家要挨骂。

    大家还停留在这种心态的时候,有些人的惊叫有了反应。毕竟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忙了,让很多大人都跑出来了。本来我们在这边玩耍,有些大人都是知道的,有人还嘱咐过几句。不过因为往时有大人都踩在池塘冰面上都没有事,大家也没有太过在意。

    忽然听说惠柏掉进冰水里去了,这还真是让大人们吓了跳,有人便更加的大声呼叫了起来,毕竟人单力薄,叫多些人出来,方便大家营救。赶过来的大人看到池塘间那个大窟窿,和落进冰窟窿里面的惠柏,在不断的挣扎着,时间也有些目瞪口呆。

    因为这池塘里间的位置水还是很深的,大人们肯定明白这件事。这个年代里乡里人重视水利,村里组织年年清淤,所以每口池塘的储水量还是极高的。大槐树这口池塘灌溉着不少农田,不但储水量极好,池塘间的水位还真有两米多深。就是冬天枯水的时节,起码也有近两米了。

    这大冬天的池塘结冰,水温都是低于零下的,谁敢下跳进水里去救人。南方人这个时候的气温还极低,记得冬天最冷的时候,都达到零下四五度了。

    看到这突的情况,大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刚刚来的时候,有人还看看是不是自己家孩子,显然很多人松了口气,不过也考虑着怎么马上把人救上来。这边让大家没有太慌张的是,因为惠柏也穿着大棉衣,虽然刚刚下掉进水里去了,但是因为大棉衣还没有湿透,这个时候居然又浮上来了。

    这个时候池塘边人声鼎沸,我也没有别的心思想别的,看着大家千奇百怪的想办法。大院老屋的些人人,和周围零散住着的人家,因为冬天没有什么活计了,时间居然全部跑了过来看。

    惠柏的妈妈龙娘站在旁骂人,不知道是骂惠柏,还是指桑骂槐的骂这些伙伴。她这个时候骂人也没人计较,毕竟惠柏还在水里泡着,冻得大声喊叫着。

    不管是他自己的原因,还是这些玩伴导致的,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理解,毕竟没有那么纠葛和恩仇。何况是群少年在起玩,也没有说谁对谁错,也没有人去害他。倒是惠柏的哥哥唐康宝,赶过来的时候,显得有些兄弟情谊着急下去救人。惠江的父亲达风老师也来了,大声的制止着唐康宝下水,边叫着惠柏让他别动。

    惠柏的父亲唐顺风也在省城,据说是在省林业局上班,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妈妈龙娘没有跟着去。在我的印象里面,我都没有见过唐顺风几次。我想可能是他经常不在家的原因,他家的孩子也比较独立。

    作为唐顺风的亲弟弟,达风老师肯定对自己这些侄子还是要照顾的。看到惠柏出了这种事情,自然绝对不能把事情搞大。

    旁有人出主意,也便有人在说着些没有营养的。说着大院这段时间不安定,前段时间惠江也差点出事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没有人敢肯定,但是大家宁愿相信。这些碎语只是其,还有人便担心水里的惠柏。大家都知道这棉花没有沾水的时候,套在棉衣里还是有些浮力的,希望惠柏可以多检查会儿。

    早有人便拿来扁担和锄头,有人说砸开冰块直接下水去救;有人说踩在冰面上,拿着扁担给惠柏拉回来。时间不知道什么靠谱点,惠柏在水里也着急了起来,他虽然已经很大的人了,可是被冰水泡,居然也放声哭了起来,我才知道他水性不好,只会简单的后仰式。

    最后还是双管齐下,有人找来稻草铺在冰面上,踏着冰面拿着扁担小心的走过去;有人开始从这边凿冰块,准备涉水过去救人。

    不过让人无力的是,其实池塘边上的冰块真的很厚,拿着锄头砸了阵没有效果。于是这些人便也大着胆子靠近,往间慢慢走去。不过好在这边的人已经接近了冰窟窿,不过现扁担太短了,惠柏根本就抓不到。还是有人拿来根臂粗的麻绳,扔过去的时候让惠柏抓住了。

    早有人抱来了大把的稻草,就放在池塘边点燃了,熊熊大火烧起来,似乎感觉这冬天都没有那么冷了。

    这冬天水的温度可想而知,何况里面还有池塘的冰块。

    惠柏被人拉到冰块上的时候,已经不会动弹了,倒不是说他有什么事,而是实在被冻坏了。人拉到火边烤了会儿,那厚厚的棉衣才能脱下来。他妈妈龙娘骂了阵,看到拉到了人之后,早就被些老人说着,跑回家给他拿衣服去了。但是这个时候个人能有套棉衣就不错了,估计惠柏这天比较难捱了。

    这件突的事情,打乱了许多事情。包括惠柏的那辆木板轴轮车都在池塘了,没有谁会那么无聊,去捞上来玩。但是各家各户对孩子的警告,直接的拿到了台面上来。

    我因为父亲喝妈妈都不在,爷爷只是对我提点了几句,知道我有分寸之后,便不再说这些了。其实我也有些小小的遗憾了,毕竟我很想坐坐的,感觉惠江坐在上面真的很神气,但是如今却只能想想了而已。被父母教训了顿之后,再次见到惠江的时候,他免不了和我得瑟了下。

    这件事情之后,我沉默了段时间。天去骆伯伯那边的时候,听到说他的身体逐渐复原了,那天他给了我幅画,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是人体骨骼图。他让我先自己好好看看,记记人体每个地方的骨骼,他想教我些简单的正骨。

    可能感受到他对我进步的亲近,我忍不住把惠柏出事的时候,我心里那奇怪的想法和骆伯伯说了。

    我感觉到骆伯伯沉默了足有分钟,但是我希望他能够给我答案。后来他慢慢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想到了上次命悟的事情。我其实根本都没有想过,但是骆伯伯提起之后,我倒是心更是吃惊,疑惑的看着他,想着这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骆伯伯当时和我说了两件事,说这种事情种叫做预感,种叫做天意。我看到他没有在意我的态度,自然便问他究竟是什么原因。

    道理很简单,骆伯伯说这第种就是冥冥之有种力量,让我会看到或者想到,些还没有生的事情。而这第二种的意思就是说,可能切都只是巧合而已,当然不排除有些东西在推波助澜。不过不管是那种原因,如果是这种类似的事情和情况,都让我不要在别人面前乱说。

    这已经是他特意和我说的好几次了,上次命悟的事情之后,他就反复的嘱咐过我。虽然我还不明白其真正的原因,但是也能想到些原因。但是不管哪种都是挨骂的份,我心里便有些茫然了起来。

    从骆伯伯家里出来之后,这天我居然莫名其妙的,就走了花子水库这边。从堤坝岸边走过的时候,我忽然便看向了沈元桥的家。我以前知道这是沈元桥的家,但是我没有来过,因为没有什么事,小孩子哪里会到处窜门?

    这天的天气虽然有些冷,但是天上还是有些懒洋洋的太阳,不过当我看到沈家那有些陈旧的大门时,我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

    为什么说奇怪?那是因为我看到那有些乌黑的门楹上,居然贴着些很新的符纸。殷红的朱砂符字,让人看来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没有听人说过沈家有什么事,怎么会贴上这些符纸呢?因为这段时间直跟随骆伯伯,虽然没有学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也知道了这些符纸的作用。沈家谁会有什么事?难道是沈元桥,我忽然有升起个奇怪的想法,他究竟怎么了,有什么事生?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他家的房子矗在那里,有些孤零零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想到了后山那个武小花,也想到了那个许久不见妩媚的唐金枝。想到了唐金枝不奇怪,我站在水库边杨梅树旁,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奇怪,站在沈家旁边,这和武小花有什么关系?

    回头看向远方,那里遥遥的就是后山,隐隐可以看到干校那石头房子。虽然看不清那边,却似乎好像有个女人站在那里,正看着这边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