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乡村里发生的怪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我却马上加快了脚步往回走。??  ?  1? w

    对于那个吴小花的记忆,我还停留在上次天气热童子尿的那次,其实我也就见过她那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偶尔会想到这个女人。

    而且在每次想到她的时候,都是没由来的突兀。似乎脑海里有个苍白的面孔,对大大的似乎无神而又给人又大又圆的眼睛,偶尔却突然似乎闪出丝凄厉的目光。

    当然,我还会偶尔的想到她,却还是因为这确实是个漂亮的女人,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女人,知道了好看的妙处,虽然她看起来其实年龄不大。

    但是我也奇怪的是,她的样子怎么会和这边沈元桥家扯上?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认为是我自己造成的。可能是我感觉到沈家有些奇怪,然后忽然想到了吴小花,其实它们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我想极力甩掉自己脑海里古怪的想法,和骆伯伯开始看着我的时候拿奇怪的眼神。

    我自然不知道,我走到这边堤坝的时候,其实骆伯伯也跟着出来了。虽然没有跟在我的后面不放,却直都在远远的看着我。看到我在沈家边的堤坝旁站着,他眼神有些若有所思。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是可以看到他不断的点着自己的指关节,演算着什么东西。

    骆冉也没有招呼我的意思,看到我看着远方的后山,又慢慢看着沈家的样子,他向沉着的脸色依旧不见波澜。可能看到我的神色没有太紧张,小小的脸上居然有着不同于少年的成熟,他便轻轻舒了口气。

    本来微微皱着眉头的神色,居然变得有些舒缓了起来,看起来整个人没有那么严肃了,口里喃喃低语道:“果然真是有些奇妙,这东西对他帮助太大,如此邪门的东西,在他面前没有太大的影响,看来是有必要让他学些东西了!”骆冉的眼神也远远看去那边后山,站在他的位置可以看得更高些。

    这边我心里却抱着纠结和疑惑,当然我没有想那么多古怪的东西,也不知道骆伯伯在远处看着我。以前我是特别怕些恐怖的东西,但是现在我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大了些的原因,还是跟着骆伯伯亲历了两次恐怖的事情之后,许多东西潜移默化的变化了。

    今天虽然天气有些冷,但是毕竟是大白天的,即使感觉沈家的老房子有些奇怪,但是我没有那么害怕。可是个人站在这边,四周似乎都没有什么人。看着微波起伏的水面,居然没有见到丝鱼儿的影子,我还是感觉到有些慌。

    这天因为是周末,我虽然不着急回家,但是还是感觉到这边太安静了。便不敢再想太多的东西,匆匆的闪身往回走。

    路过拐弯这边土坡的时候,看到秋儿的爷爷卓义明在土坡下的田埂边割茅草。天气这么冷的天,他居然卷着裤管光着脚,把田埂边的茅草荆棘割得干干净净。这些茅草和荆棘类植物,不但可以用来生火,割掉之后也有利于田里的作物生长起来。没有亲自动手的人,很难理解这种事情的辛苦。

    我曾经也动手试过,那是帮大人去凑热闹,但是我很快便放弃了这种尝试。看到卓义明老人任劳任怨的样子,我心里还是肃然起敬的。可能就是身边这种老人的表率,以至于对我的成长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这个老人平时从不表现自己,他似乎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整个村子里面,要说最勤快的,定就是这个老人。邻居们都夸他勤快,他也没有太多的话说。好像劳动就是他生的主题,如果放松下来的话,他就会浑身都不舒服。

    在我的印象里,这是个善良的老人,甚至是个没有多话的人。年四季,他好像都在忙,就是过年的时候,除了初十五,他几乎的会在忙着。这是村里人公认的,不管是人们的挪揄,还是邻居的称赞,他都只是对着淡淡的声微笑而已。

    他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因为我的年小而无视,居然问我去哪里了。不过我倒是感觉到,他却是没有真的要我回答的意思,而是马上轻轻的含笑嘱咐我,走这边田埂接壤池塘边窄窄的小路的时候,定要注意安全。我感觉到这真是个善良的老人,细脚的夭折对他的打击可能很大,我看到他脸上刀刻般的皱纹似乎更多更深了。

    对于老人的善意,我有些高兴的应者他,然后飞快的往大院跑去。不是我不想和人交流,实在是和这老人的年龄差距太大,根本就不知道聊些什么。所以在我逐渐懂事起,对着这些老人的时候,我更多的就是选择逃避。

    临近到大院后面的小路的时候,我忽然隐隐听到阵声音,我感觉到好像什么东西在心头爬动样,仔细的听来,居然是那丛毛竹里面有沙沙的声音传来。我先是有些惊讶,因为大院后面这丛毛竹不大也不高,但是因为没有刻意去阻止它的生长,如今已经是年比年茂盛起来。

    靠近外面小路这边的细竹,其实已经过成人高了。平时我们偶尔会砍来剔去枝叶,便是极好的钓鱼钓青蛙的钓竿。当然大人也会偶尔砍来扎成把做扫帚,其实说着作用不大,有用的时候也能产生些效果。所以即使平时在大家看来阻碍了大院的通畅,也没有被大家斩草除根的全部砍掉。

    其实突然听到传来的声音,我还真的是吓了跳。毕竟从路边上没有看到人,如果是鸡鸭在里面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大的动静。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继而我便有些害怕起来。这里算是大院后面的空地,周围都是大树和毛竹,平时便是片阴凉的地方,说起来是如今慧江家后门后面。

    “谁呀?”我站在那里有些颤声的问了句,居然没有人回答我。正在我紧张的不行的时候,那阵沙沙的声音更大,而且居然看到那阵声音乱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直接分开那毛竹丛,然后快的朝我这边过来了。

    就在我浑身麻,撒腿想跑的时候,终于看到张脸,和个不是太高的身影。那是个外形憨厚的少年,抱着把砍好的毛竹看着我,正是唐遇仙的侄子右哈。

    '他的学名叫什么,我却是直都不知道,大院老屋里包括他家里人都叫他右哈(哈:湘楚土话傻的意思!但是它不定是贬义的)。他家原先也是住在大院里的,就是住在那棵巨大的枸骨冬青树下面,后来搬到土马路下面去了,大院这边他们住的房子便也拆了。

    如今他和永蕙家算是邻居,都在土马路下面住着,也是每次我从永蕙家上土马路的那条小路的另外边。他和惠柏他们年龄差不多,大家算是同年龄的同学。因为有着年龄的差距,倒是和我没有太多的话题。我们昨天和惠柏起玩木板轴轮车的时候,他当时也是在场的。

    这个时候看到是他,我心里稍微好过些,那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些。不过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他看着我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也没有吱声,就像我们不认识样。虽然也听过他的性格,但是看到他不想说话,我也不想招惹他。不过随着我不经意的看,居然看到他的脸色居然有些黑。

    这是种意外,我没有在意他的神色,也没有因为他的脸黑而多想。因为他皮肤本来就不白,这个时候居然看来像黑煤炭样,我也没有想到别的什么不妥。后来想到当时看到他的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嘀咕了好久,此后对类似的事情便留意了许多。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如果这个时候别人看到的话,他的脸色是有些白的样子。为什么我会看到这样的区别,因为在我看来他的脸就是黑的。不说右哈自己不知道,他的脸色这样有什么不妥,就是知道他这个时候也看不到。

    他看着我神色淡淡的,让人感觉有些冷漠的样子,抱着那把竹子看了我眼,便又低着头去了。我倒是没有往别的地方想,以为自己的叫唤让他不高兴了,也不敢和他打招呼了,撒腿便往大院里跑进去了。

    天气冷了,大院的老人都烤上火了。我回到的时候,居然看到永蕙在火桶陪着我奶奶,当然她奶奶老令婆也在的。奶奶见我不住的呼气,便知道我出去了,便招呼我过来烤火。

    我很高兴的便窜到永蕙身边,就坐在她左侧靠近奶奶这边。永蕙瞟了我眼,却没有说话,但是我明白她是有话和我说的,可能感觉到奶奶们都在,她没有说出来而已。这是我们的默契之,虽然都不说,但是意思我们明白着。

    永蕙没有说话,她奶奶却絮絮叨叨的念叨,说我高了很多。她似乎和奶奶有聊不完的话题,几十年的感情,让她们比般的姐妹关系好。

    在这种家常的絮叨,时间飞快的过去。临近到了晚上的时候,忽然听到里屋传来莲花的叫唤声。然后是唐遇仙那漫不经心的回应,接着是莲花的哭声,和唐遇仙惊慌失措的胡乱说话声。永蕙和老令婆在奶奶这边吃饭,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走,听到唐遇仙家的声音,便起都过来看了。

    看到唐遇仙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唐遇仙却背着药箱要出门,大家问才知道,据说右哈去给他姑妈荷姑娘送毛竹,在路上吊着辆拖拉机赶路,不知道怎么就被铁丝把下巴和脸颊刺穿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