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好像就是件意外的事情而已,右哈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过他父亲唐遇义在桂林那边做工,家里只有他和姐姐小香在,跟着奶奶二十九怜怜(怜怜:湘楚土话,奶奶的意思)起生活。?    ?  w?w w?. ?1??w.作为他们在家的亲叔叔,唐遇仙和莲花自然慌神了。

    过来报信的是忠珑堂的乡民,据说忠珑堂那边的赤脚医生马占厚接到消息,赶过去帮忙包扎了下。因为据说那铁丝极大的,直接从下巴穿进了口腔,还从口腔里刺穿了左边脸颊。光是听到这么说,就已经够是恐怖的了。忠珑堂那边的乡民看到挺惨,主动的帮忙照顾了,正派人送去地区医院了。

    路上经过弘扬堂马路的时候,有人认出是唐遇义的儿子,便陪同起过来找右哈的伯伯唐遇礼,谁知道唐遇礼家人居然都不在家,大家怕右哈的奶奶二十九怜怜受不了刺激,便找到唐遇仙这边来了。

    大院里的人边安慰着唐遇仙夫妇,边送他们出去了,这边便有些议论了起来。老令婆便寻思着要回去,奶奶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便低声劝她不要回去和二十九怜怜说。老令婆回过神来,连忙说自己老糊涂了,看了永蕙眼问她要不要起回去。

    没有想到永蕙看了我奶奶眼,居然低声说想和我奶奶再学学那绣花,稍晚些自己再回去了。老令婆却看出来了永蕙的心思,笑骂着说让她别回去了,晚上要么陪我奶奶,要么和我起住着。

    老令婆说话的时候就像往常般自然,大家都没有感觉到奇怪,可是旁的我忽然有些激动。倒不是说单纯永蕙会留下来的原因,而是我感觉到她直有话要对我说,但是还没有抽出时间来说。我想可能是因为玫瑰,当然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有挺长时间没有和永蕙起了。

    大院被右哈这件突的事情弄得又喧闹了阵,虽然天气很冷了但是很多人又没有睡了,叽叽喳喳的大家胡乱猜测了番,大家便又都散了回家。幸好这种天气很少有人窜门了,不然我估计大家又有得话题说了。看到大家散了之后,我陪着永蕙在奶奶这边火桶里窝着。

    永蕙从小很得意我奶奶,奶奶年轻时的些女红,她奶奶老令婆没有学到多少,倒是让她学到了不少。绣花、纳鞋底、还有编各种各样的吉祥结,都是奶奶年轻的时候最擅长的女红。家里虽然经过几个非常的年代,但是还保留着些奶奶当年的物事,像有床被单上绣的花,在我看来当真是栩栩如生。

    爷爷奶奶的孩子没有人学到这些,不知道是她们不想学,还是在那个时代不想学这些**的东西,反正据我所知,还真的只有永蕙学到了些。后来连姑妈她们都嫉妒,看到永蕙的时候,有人曾经说过要娶永蕙回去给儿子做堂客。

    不过那个时候永蕙还小,总是会红着脸不答应,人家问她为什么,她总是说是要嫁给我的。那时候总是会惹来大人们哈哈大笑,因为小孩的言语不必当真。

    如今永蕙已经逐渐长成了个大姑娘,大人们也很少开这种玩笑了。永蕙在奶奶身边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她和奶奶也越来越亲,就是她妈妈牛三娘娘(娘娘:湘楚土话,母亲辈的女性长辈、妯娌)都很嫉妒,说永蕙长得像我奶奶,和我有个表姐很像。

    大人的话,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不管是爷爷在大运动的年代遭到迫害,还是国家政策下来之后,牛家和我爷爷奶奶直很亲近。尤其是我出生之后,据说永蕙就直和我在起的时间最长。据说父亲去大哥工作的那个地方回来,甚至没有给外家的小舅小姨带礼物,但是居然给永蕙带着份,可想而知永蕙在我家里的地位。

    不过在我看来,这些年下来,甚至当初牛家不让永蕙上学了,我父亲都还上门去争取过。虽然后来还是不了了之,永蕙自己也不想上了,但是可以看出来,我们两家都没有把永蕙当成外人。虽然每次我去牛家的意思不样,但是至少永蕙来我家的话,肯定比我那些表兄妹和堂兄妹还要亲。

    这事个是因为我的原因,但是我想父亲和妈妈他们都认为是奶奶的缘故。奶奶总是说永蕙和老令婆小时候长得样,不过比老令婆那时候更水灵。老令婆听到了也不分辨,但是乐于见到永蕙经常来我家里。

    后来我也隐隐猜到了些,据说牛永祯去学开车,都是我父亲给他在牛爷那里说的好话。我虽然还不懂得这些人情世故的究竟,但是也知道牛三爷牛赤水在大飞跃饿死人的时期,偷偷给我奶奶藏过地瓜吃的。奶奶对永蕙好,那是自内心的喜爱,这我是肯定知道的。

    永蕙虽然不是特别聪明的人,但是这些年下来还是学了不少。不过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她居然没有心灵手巧到都精通。因为奶奶的少女时期家族庞大,思想开明的家族长辈们,让她们这些新时代的小姐们,也学到了很多时新的东西,最后成为了她们生最好的回忆。

    像奶奶擅长的美食,永蕙没有学会多少,跟着在旁的我倒是学了个十足十。但是因为我是个男孩子,自然不能跟着奶奶去学绣花,倒是错过了许多好的手艺。

    没有什么意外,最后我困得不行的时候,奶奶说要休息了,便让永蕙别回去了,陪着我过来客房这边。冬天是很冷的,永蕙帮奶奶倒好温在火塘里的热水泡脚,然后和我用个木盆泡脚,乘着身子暖暖的便过来休息。

    这天我是有些迷糊,窜进被窝便缩成了团。永蕙有些笑话我的意思,息了灯之后看我不回应,便钻进来挨着我身边推了推我。可能感觉到被窝里的温暖,我开始没有回应她,因为我忽然想到了回来的时候,看到右哈在看竹子的时候。我终于想到了些事情,我脑瓜子快的联想了起来。

    这是种本能的害怕,我转过来却紧紧抱着她。可能感觉到我身子的微微颤抖,永蕙吃惊的低声问我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被窝里逐渐升起的温度,或者说有永蕙在起,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但是我没有放开她。因为我感觉到抱着她自己很安心,当然也很舒服的。

    “蕙姐姐,你说你信不信有人出事会有前兆啊!”我闷闷的低声问她,忽然想到骆伯伯和爷爷再嘱咐我的话,硬是没有说自己看到的。因为没有灯,我也看不到永蕙的表情,但是却清晰的闻到了那异性身上的清香,还有永蕙唇齿间有些粗的呼吸声。

    “小河,我看你有些怪哦!”永蕙不但没有推开我,也轻轻贴着我:“上次去万福亭之后,看你胆子大了点,不过很多人都说你不理人了,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啊!”

    “没有!”我果断的低低的回道:“我有事不是会告诉你吗?我是不想说话,还有没有什么好说的呀!”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是真的吓到了呢!没事自然就好了!对了,快有几个月没有抱着你了,感觉你高了好多了,以后只怕马上就要高过我了!”永蕙的声音似乎有些低了,而且她没有马上接着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冷,永蕙直往我怀里钻,但是她没有吱声。我本来感觉很正常,不过等了会儿,她忽然提到了玫瑰,说玫瑰没有上学了,跑到她哥家去了,还问过我怎么样了。听到永蕙这么说,我有些惊讶也有些失落。想到从小认识她到上次去姨夫家里。但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便想到了琼禄连,这个时候我便感觉到了有些不妥。

    永蕙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她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但是因为两个人贴在起,她渐渐便感觉到我的身子烫了。她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被我烫的身子接触,终于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可能感觉到我的动作有些奇怪,开始没有丝毫的不解,就是我趴在她身上,她都没有推开我的意思。

    可是她终究是育已经好几年了,虽然不太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被我反应起来阵刺激后,她逐渐的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让我惊讶的是,我听到她的呼吸就像那日唐金枝样,我忍不住紧紧的抱着了她,虽然不像那天对待唐金枝那样冲动,但是也紧紧的抱着她不放。

    我听到永蕙羞涩的问我怎么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好傻傻的说很冷,抱着她很舒服。我还拙劣的问她是不是很热,永蕙的脸色虽然看不见,但是我听到她低低的回应了,还让我不要动了。我问她这是怎么了,她居然羞涩的告诉我说,如果我再动的话,她就要尿尿了。

    我的睡意全无,脑瓜子里窝的浆糊,抱着永蕙这个身子,我才知道她根本就是个炸弹。虽然知道如果冒犯永蕙的话,她定会很伤心,但是我知道自己有些无法控制。少年对异性的这种冲动,还有已经有过次不完美的体验,让我很难去控制着自己的行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