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童养媳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时候湘楚的冬天是很冷的,不过简陋的客房里有着厚厚的棉被。   ?1 ?w.这种棉被大多数都是当地种植的棉花,然后请来匠师自己弹的。

    这种自己弹制的棉被很保暖,也很温暖舒服。虽然被罩大多数都是粗麻粗棉,但是盖在身上也是满满的温暖。

    其实我家里有两个床的,在我上二年级的时候,就分开和父母睡了。那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了。那时候永蕙过来陪我的时候,就是和我在小床上起的。

    因为只有我自己在家,两个床可以随便睡。但是我理所当然的和永蕙蜷在起,因为这是种习惯,也是种自然的依赖了。

    其实在永蕙看来,我和他最亲的人没有区别。但是今晚的时光对于她来说,确实有些永生难忘了,因为她感觉到了我的不样。这种奇怪的感觉,说出来让人感觉到心砰砰直跳。她有些隐隐的不安,但是又有些不忍拒绝。

    可能感觉到我胸口的血乌桃木木牌隔着了她,她便问我带着这个干嘛,睡觉的时候压到了怎么办?她虽然是有些无意,但是我生怕她让我取下来,便拿着凑到她鼻子边,问她是不是很香。

    那种说不出来的清香,犹如古檀般深远。永蕙很是惊讶的问我哪里来的,因为她对我是比较了解的。我没有隐瞒她,告诉她说上次去姨夫家的时候,个老人送给我的。但是我没有说垣先公老人,也没有提玫瑰和我起去的。

    可是没有想到玫瑰已经和她说过,永蕙便故意笑我说是不是想娶玫瑰做堂客。我愣了下,这个我倒是直都没有想到过。认识玫瑰姐妹,还是因为永蕙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在现在看来,可能她们有些血缘的关系,我倒是感觉到玫瑰和永蕙长得有些像。

    难道自己直以来喜欢玫瑰,竟然是因为永蕙的原因?

    我不敢肯定自己这个想法,但是听到永蕙这个问法,心里顿时清醒了不少。在这个清冷的深夜,在没有灯光的被窝里面,便没心没肺的接着说:“要娶堂客的话,肯定也是找你呀!壹太婆不是直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吗!”

    我是不知道永蕙心里在想什么的,因为她时间居然没有说话了,这个时候我们的身子挨着在起的,我甚至都可以感觉到微微颤抖的身子在抖。我不知道这个少女心里在接受煎熬,不是因为这个小少年异性的身体带来的,而是我刚刚的话似乎刺痛了她。

    在沉默了会儿之后,她的呼吸似乎便的急促了许多,因为作为牛家的孩子,虽然从前个朝代就和我家有交集,但是来自于长辈的那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她都感觉到自己是要接受我家恩惠的。到了她父母手里的时候,虽然和我家似乎平等,但是我家族里诸多的工人,再次给这个务农的家庭造成了压力。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在牛家的人看来,如果在合适的年龄,永蕙姐妹如果可以和我家这辈的的子弟结亲,对于他们来说是件极好的事情。在这个刚刚开放的时代里,家里工人多的家庭,无疑是乡里农民家庭羡慕的对象。所以直开玩笑说把永蕙嫁给我表哥,虽然只是大人的玩笑,但是牛家的人都沉默,因为他们真的是这样希望的。

    永蕙上面还有个姐姐永兰,不过已经到了婚嫁年龄的永兰,相貌和永蕙比起来天差地别,说不出来她像牛家的谁,反正五大三粗的像个男人。不说和我的堂兄弟或者表兄弟结亲,就是找个正常的婆家,可能都要是稍差的家庭了。

    牛家人对永蕙的期望,应该是从牛永祯学开拖拉机开始的。

    因为这种目前在乡里人看来很牛的技术,不说普通人可以得到机会的。村里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单纯凭他牛家,还有牛永祯自己的话,完全是没有希望得到这个机会的。我父亲从大哥那里回来,给牛爷带了条不错的领带,还有双二头皮鞋,牛永祯的事情就成了。

    我自然还不明白这些,不过看到永蕙没有吱声,便忍不住推了推她。然后她才在被窝里轻声的回应着:“我,我比你大四岁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迟疑,有些许我现在不知道不能了解的遗憾。不过很快我被阵激动淹没了,因为永蕙在温暖呢喃了起来:“小河,你这是干什么?”被窝里永蕙的声音颤抖的厉害,我虽然没有可以的侵犯她,但是少年的动作哪里会轻柔。只想让自己得到快乐,和把心的压抑释放出来。

    永蕙虽然和我很亲密,但是被我稍微分着腿抱着在哪里,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可是那种厮磨对于个刚刚育成熟的少女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出于羞涩来说,她很想推开我,但是那种不能说的快意,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舍。对于永蕙来说,她还真的不明白我冲动的目的,但是她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却让她不由紧紧的抱着我。我虽然也是知半解,却也不是真正的明白这目的。可是我朦朦胧胧知道,自己想和永蕙更亲密点。

    两个对异性身体都不了解的少年少女,居然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就在个被窝里紧紧抱着取暖而眠。

    “你的这里怎么了!”永蕙忽然感觉到了异样,因为我看到她没有拒绝我的时候,我居然有些忍不住,虽然不明白那种意义,也知道衣物是阻碍,于是把她最后层遮盖拉了下去膝下。如果说开始还只是异样的刺激,如今却是直接的接触了。

    永蕙此刻隐隐感觉到了不妥,可是她终究也是不懂的,只是感觉到我在胡闹。虽然这种胡闹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她居然真的把着了那里。她是从小见到我长大的,倒是没有特别的羞涩。可是突然感觉到了不同,只是感觉到有东西流出来,以为是尿床了,还是让她大吃惊。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很想和那天那晚唐金枝那样。我记得那种疯狂的温暖的感觉,以及那种被完全融入包裹的刺激。

    可是我注定是要失望的,因为永蕙虽然没有推开我,但是注定我无法像那天样放肆。因为永蕙不是唐金枝,她青涩的犹如只刚刚会飞的白天鹅,刚刚起飞便又惊恐的落下来,生怕自己摔坏了。而我也没有唐金枝那般的引导,完全就是只无头的苍蝇。

    虽然知道要最终如何,却还没有着既定的开始。但是永蕙却显然很难抵住我的诱惑,居然任我连她上身的小褂都拉了下来。她甚至恼怒的掐了我几把,呵斥我如果再淘气的话,以后都不陪我了。

    果然永蕙这把杀手锏跑出来,让我顿时便熄火了下来。不过我次感受到了永蕙那骄人的身材,以及身前那两团充实的丰盈。虽然不敢太放肆的行动,可是会儿看到她不生气了之后,还是忍不住放肆了起来。我虽然不是有意的去引诱她,但是我已经可以反应的身体,却是无法自抑本能的刺激着她。

    个知半解的少年,个虽然成熟可是心态青涩的少女,即使双方完全已对阵仗,最终还是弃械投降结局。永蕙隐隐知道生了什么,因为我几次不能进入城门,她却已经感受到了种奇妙的感受。虽然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但是她也会享受的。

    而我的失败原因,倒不是永蕙拒绝我。而是永蕙终究是个初女,哪怕是个已经成熟的滴水了少女,毕竟是没有被人开过的。在这个缺泛教育尤其是生理教育的年代,有些人直到结婚都不明白这些。此刻即使永蕙完全的接受,那处的城门难攻之处可想而知了。

    最终我几次都几乎冲进去,甚至永蕙都没有丝毫的反抗,但是我都紧张的滑开。尤其永蕙羞涩的说自己要尿尿的时候,我更是不可收拾的崩溃了。被窝里那浓浓的味道却疯狂的刺激着我,我紧紧的抱着永蕙不放手。记得唐金枝说这个时候是不要着急的,不由模仿者唐金枝教的,在永蕙身上试验着自己的行动。

    永蕙这个时候知道不太好了,便有些担心的警告我,不允许把这晚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她不会原谅我的。我虽然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但是因为是永蕙的原因,我毫不犹豫的保证了下来。这晚我和永蕙次极为亲密的睡在起,因为她现我居然大胆的亲了她,而她居然也笨拙的回应过我。

    亲嘴在乡里人看来是不好的,那是只有两公婆男人和堂客可以做的事情。我们虽然平时关系极好,我想懂事的永蕙把我当弟弟居多,如今居然和我亲嘴了,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如果说出去的话,她哪里抬得起头做人。至于我和她在被窝里面,互相刺激的事情,这个时候在她看来还不如这事严重。

    后来永蕙逐渐回过神来,感觉到被单上有东西,便说要起来换了被单被罩。我自然是没有话说,父亲和妈妈都不在家,任何衣物都是我自己洗。如今永蕙说要换了被单和床罩,自然是她要准备帮忙的。她套上了自己的棉衣点灯,看着她两条白嫩的长腿,我不由有些呆。

    永蕙心里也很紧张,但是看到我冻得直打哆嗦,她便没有管地下的被单,直接进被窝抱着我熄了灯。我问她以后做我堂客好不好,她说她妈妈是牛家的童养媳,她不想做我家的童养媳。我迷迷糊糊告诉她,已经不是童养媳了,因为她已经长大了啊!她居然没有说话,抱着我慢慢的睡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