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柚子园的怪人怪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骆伯伯的话语自然让我明白了些,我见到他心情似乎大好,便揣摩着要不要讨教些问题。?    1 ?w.先想到的,自然便是那本破旧符咒书里的咒语。虽然只是我们家的藏书,甚至说可能是叔爷爷后来的藏书,但是我心里还是抱着丝侥幸。

    我之所以没有向叔爷爷去打听,那就是怕叔爷爷想起什么。这些书在他手里时间不短,他不定都拜读研究过这些,但是按照他也算是个水师看来,肯定翻看过是必然的。如果真的是本遗留下来的古籍,那肯定是要被回收回去的。于是我因为存着小小的私心,便直闷在了心里。

    其实我是直想问骆伯伯的,后来想到骆伯伯虽然教了我些东西,甚至也包括背诵了些口诀。但是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些口诀修炼的方法,和些使用的东西都还没有教。严格说起来,其实我根本都还没有进入门槛。就是参与了几次做法,那也是和普通人样抹黑。

    真正要到时候自己学习这些符咒了,倒是可以旁敲侧击的问问。如今看来自己倒是不必急于时,只要等待到恰当的时机,这些也许会水到渠成的。

    后来我又想到了他教的那套慢拳,上次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可是真正的帮助过自己次。想到自己仅仅只是用了次而已,还莫名其妙的比较好用。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效果,纯粹就是种本能的反应。后来回家之后我想过,可能真的是有效果,只不过自己还不知道使用而已。

    因为我当时想到了那次,骆伯伯在电影院的时候,骆岗山和向家村的人打架,他赶过去处理的时候。我当时就站在放映室里面,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我直在梦想着,那天的人是自己。自己可以在人潮之犹如不动的定海神针,或者犹如劈风斩浪的神刀,可以所向披靡的往无前。

    便冲动着想问问他,是不是可以用来和人打架。但是马上又想到爷爷平时的教诲,即使自己学着有用,但是我想骆伯伯的用意,也不是希望我用来打架的,顿时心里便熄了念头。

    但是马上便想到了另外件事情,那便是自己自从上次跟随骆伯伯去了万福亭之后,确实感觉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胆子无形大了些。我虽然从来没有和人提过,但是心现在就是想到那只烧焦了的手,都不会像以前那般吓得浑身寒了。

    就好像下午的时候,和永蕙去后山遇到那种怪异的事情,切都是那么突然的生。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我们直都顺利的下山来,倒是使得我没有像以往那般。当时甚至感觉到了那空气里的阴冷,可是我却没有吓软了腿,这在以前的我说来是无法想象的。

    我有些忐忑有些局促,但是我还是嚅嚅喏喏的说了出来,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我只是强撑着感受。

    骆伯伯显然对我忽然问道这件事,他居然次显出了种沉思的神态。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欺骗我,他接连喝了两杯茶之后,才慢慢的回过神来,看向我的时候,我居然现他真的是含着笑意的。这让我心里不由舒缓了些,整个人自然不会那么紧张了。

    “你感觉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最让你害怕!”骆伯伯居然笑眯眯的,静静的看着我,然后等着我回答。

    我愣了下,听到这个问题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看到爷爷也朝我点头,心里和脑海里不由闪过了许多,但是我现在看来,这切都有些模模糊糊的。

    我怕什么?

    蛇、老鼠、狗、甚至凶恶点的人,我小时候都是害怕的。

    但是骆伯伯显然不想知道这些,我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甚至近两个月还和他很近。他身上那种神秘的光环,不是普通乡民可以解释的。他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看起来和任何年到老年的男人没有区别。虽然住在省城那种大城市里,明显和乡民的打扮有些区别,但是想法和语气都是样的朴实。

    可是我知道,他的特别就是他身上的神秘。这种神秘就是我所敬畏的,因为他经常和死人打交道。

    个经常和死人打交道的人,确实是令人感觉到恐怖的。恐怖的不是这个死人,而是据说每个死人都特殊,因为它们是被我们普通人所看不到的种东西,或者是是种物体带走的。

    这是什么东西?

    应该就是普通人说的鬼!

    我想我是怕鬼的!

    虽然大人都说鬼,身边的亲人也在说鬼!但是我想见过鬼的人,应该是没有多少吧!

    我不敢肯定我身边有没有人见过,但是想到夭折了的细脚,还有小华的父亲,当然还有弘扬堂人凤的堂客。这些人都是村里的,甚至我还见过那个堂客,也是跟过细脚的。但是他们死了之后,我想应该是没有人会见到他们的,因为按照老人的说法,他们已经变成鬼了。

    可是直有个问题疑惑我,那就是这些鬼魂都去哪里了?

    从来没有大人和我解释过,我想这些大人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而今天骆伯伯坐在这里,他正是个身份特殊的人,我居然有些激动了起来。

    不由在想了想之后慢慢的说道:“以前只要看到黑漆漆的地方,我就会害怕,好像那里随时会出来个什么样!后来听到说这个世界上有鬼,虽然我没有见过那些东西,但是光是想想便感觉到害怕!”我顿了下,接着说道:“不知道我是不是害怕这些?”

    “人之常情!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骆伯伯淡淡的说道:“你说的这里有两个问题,如果要明明白白和仔仔细细的分说,我也只能告诉你有很多我都想不明白!”他的神色似乎在追忆什么,我不敢打扰他的思路。看着他继续说道:“不过简单点来说,倒是可以比别人明白些知道!”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听着,爷爷在旁居然脸色也有些惊讶,想必他也是没有听过这些。

    “大家都知道世上有鬼,可是建国之后,因为些原因和事情,大家的想法变了,甚至都不允许大家说鬼神了,于是有整个代人,主动忘却了些东西,都不信这些。可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东西,不信有用吗?”骆伯伯说到这里的时候,居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看似好像影响的只有代人,但是他们因为这种观念,直接可以纠结代人,甚至继续影响着下代人!”骆伯伯语气里有些唏嘘:“有句话叫邪不胜正,不管如何确实在万众心的行动下,天下到处都是正气,那些邪魅魍魉都惊退了。但是没有人敢说没有,因为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所谓的科学,是无法解释的!”

    “得失好坏言难尽,历来便是如此!”看到骆伯伯语极慢,而且还不时的停顿,爷爷便接空说了几句:“小河这孩子倒是不固执,希望把全面的事实告诉了,他以后可以兼听兼信些!”

    “这些东西是有的!以前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不过如果你真正的学习了,你所要承受的和肩负的,那将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慢慢来吧!你先把身体锻炼好,以后想明白了,可以跟随我学习这些东西的!”骆伯伯含笑着,似乎说的这些都很轻松,但是我却感觉到阵压抑。

    骆伯伯甚至没有正面回答我,但是我知道从这天开始,自己要面对些和别人不样的东西。虽然我还没有确定要和骆伯伯学习这些,但是我隐隐知道自己无法去抗拒这些。虽然潜意识里有着恐惧,但是就是因为这种恐惧,却让我更想去了解它。

    当然有些东西我还不知道,但是爷爷似乎考虑的比较多,不管如何展,我想他们和我还不成熟的思想比起来,却是考虑的更多。

    我过来自己房里休息的时候,永蕙居然已经睡着了。不知道是因为腿伤的原因,还是下午受到的惊吓,灯光下看着她眉头有些紧皱。

    虽然我也钻进了已经温暖的被窝,但是看到永蕙痛苦的样子,还有明天要上学的原因,我很快便也乖乖的睡去。

    骆冉在我爷爷这边又待了会儿,两个人聊了些什么,自然别人是不知道。但是他似乎有着心事,和我爷爷客套了几句之后,便告辞了出来。

    夜晚的月亮很是清冷,骆冉走到弘政堂后院的田埂上的时候,忽然主动关掉了自己的手电筒。在池塘边的小路上眼睛适应了月色之后,他居然慢慢的转身,然后朝后山走去。

    乡里人这个点基本上都睡了,何况冬天的晚上,空气当似乎都有些冒着冷气。乡村看起来漆黑团,就像是夜空下个潜伏的野兽,趴在那里等待着猎物。

    站在漆黑的夜里,根本就看不到有人。骆冉高大的身影慢慢的前行,他没有亮起手电筒,而是借着月色跨过田垄间,再穿过那条长长的水渠,到了土马路上面之后,他再次站在那里凝望后山的柚子园。

    当骆冉准备举步往上的时候,忽然便听到了柚子园那边传来了狗叫声。骆冉心里似乎顿了下,右手手指直快的演算着什么。看到柚子园里面的木棚似乎闪现着丝光亮,但是即刻便熄灭了。他没有再次的停顿,而是快的举步往山上走去。

    虽然没有手电筒,但是他居然好像如走平地样。

    ”啊!救命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