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砍两刀试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这边说着话,没有想到爷爷在走廊这边听到了,但是爷爷没有走过来。  .他从来不是个喜欢卦的人,何况是些晚辈的聊天。

    只是看到爷爷站在那里,似乎沉思了片刻,身影却慢慢的退进走廊里面去了。其实我不知道的是,爷爷当时嘴巴动了几下,似乎想问细园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

    细园在奶奶这边拿了几种菜干便走了,永蕙本来想对她说什么,看到细园没有交谈的意思,柔弱的身子走的飞快。她似乎有些古怪的想法,这是我凭感觉想到的,但是我没有问她,因为奶奶就在那边忙着。

    不过看到我的神会,永蕙居然便问我,爷爷刚刚找我干嘛去了。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神色,原来她也猜到了什么,不过没有明说而已。看着她得意的神色,我有些小聪明被看破的感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奶奶向不在意我和永蕙的话,何况我们两个人也低低的说着这些话,她便知道外面藏着些心思。不知道是老人不计较这些,还是奶奶认为我懂事,反正慢慢忙着自己的活计。她知道永蕙要住在这里几天之后,接连做了些好吃的饭菜,让大院的人都说永蕙好口福。

    至于他们开玩笑说让永蕙就给我做童养媳,她也是笑置之。不过倒是看出奶奶乐呵呵的,人越是到了年纪大的时候,便越来越怀念过去。永蕙的奶奶不能总过来陪我奶奶,她们两个人反倒是不像奶奶和永蕙在起的乐呵。

    永蕙没有读多少书,但是她天性毕竟温柔懂事,加上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多少会受些眷顾的意思。但是她从小也依恋我奶奶,真正和亲孙女没有区别,所以村里的人都说牛家好福气。  . 1小小w .小

    在我的印象里,从我记事起,好像就看到爷爷奶奶是不住在起的。奶奶像个大户人家的长辈,常年个人坐在大院自己房里,也不知道她想着些什么,总是摆弄着些她自己做的物事。爷爷则是个人云淡风轻,闲时看看书种种菜,心情好就会在村里大院这边逛逛,甚至都很少去村里别的地方。

    我不知道爷爷奶奶为什么不在起吃,当时我想着可能是人年纪大了的缘故吧!因为两个老人外表都和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别的,这个时候她看到我和永蕙聊天,居然便自顾去火塘边忙去了。

    平时永蕙行动方便的时候,那是决计不会让我奶奶动手的,看看奶奶如果要忙的话,她定是会主动帮手的。碰到饭时哪怕是不留在奶奶这边吃饭,她都会帮忙干活的。但是因着她这次的脚受伤了的缘故,她居然腻着奶奶这边,不用说吃了几顿美味。

    奶奶的孙子辈后代不少,但是自从我父亲这代分家后,很少有人再跟着两个老人吃喝。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奶奶竟然也得意她,好像浑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偏偏对这个晚辈疼爱有加,不管有人说永蕙对老人的称赞,是有着几分讨好的意思,奶奶甚至还和永蕙说,让她不要去听别人胡说道。

    我想可能是永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年轻,因为那时候很多人都听奶奶说过,永蕙长得很像她奶奶牛老令婆小时候的样子。如今永蕙的奶奶偶尔过来,虽然和我奶奶感情很深,但是年轻人都说永蕙更像我奶奶的亲孙女。永蕙确实在我奶奶面前极是乖巧,比她的那些外甥女和孙女,好像还要宝贝点。

    我没有隐瞒永蕙的意思,但是也不会把爷爷和我说的话全部告诉她,只是告诉她爷爷和骆伯伯都担心我们,因为昨天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引什么变故。  W WW .1ZW.永蕙听了之后果然便沉思了下,虽然没有说别的,还是轻轻嘱咐我近段时间不要靠近去后山那边,就是早上跑步都改去往土马路下面跑。

    我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但是知道这些事之后,心里还是颇为紧张了下。

    本来以为会消停会儿,没有想到爷爷在那边叫了我几声,奶奶问我要不要在这边吃,我自然应着要的,然后才跑过来爷爷这边。

    没有想到爷爷却是脸慎重的坐在他房里,而且已经点上了煤油灯。借着灯光昏暗的映照,我现爷爷那清癯的面容有些凝重。我忐忑的低声问了爷爷句,爷爷示意我坐在他身边的矮凳上,然后才低声问我,如果是他和骆伯伯有事,叫我去做的话,我能不能做好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我还是马上点头便应允了下来。开玩笑,个是自己的爷爷,个是村里人人敬仰的高人,如今更是在教授我东西,我凭什么有拒绝的理由。

    外面有些冷,我还没有吃饭,就个人乘着还没有黑,居然偷偷的窜到大院外面来了。甚至避开了几家平时会关注的人家的门口,沿着大槐树边池塘的小路,偷偷的往土马路这边来了。

    可能天气有些冷,根本都看不到外面有人。我到了马路上的时候,难得的看到沈素家亮着灯,而且是开着电灯。灯光从堂屋透出来,在这个时候既令人羡慕,又让人感觉有些惊讶。

    上下看了看土马路,没有人影出现,我紧张的把着爷爷给我的手电筒,小心的闪到了沈素住房旁边的小树林。说来也奇怪的很,我刚刚进去不久,便听到阵汽车的声音,吓得我站在树林里面,躲在株小叶女贞大树干后面,便看到从遥巨村那边开来辆吉普车。

    等到汽车开近的时候,看到车里好像都是人,我便揣测着是不是刚刚柚子园那边过来的。其实我猜测的还真的不错,这些人还真的是柚子园过来的,包括从县里来的法医,和骆冉还有乡里的两个公安。法医倒也有几分眼力,看出那个头颅骨不是现在近段时间的,便收集了些东西,拿着那个头颅骨去县里。

    骆冉也不是神仙,村里的人在牛爷的安排下,帮着公安查找神仙矮子的踪迹到了傍晚,还是没有什么结果,大家有些恨无奈。神仙矮子的堂客却差点崩溃了,倒是那个周能逐渐的清醒了过来。但是时间哪里有什么办法好想,公安最后也没有办法,只好说留下个在柚子园这边,其余的先收队回去等候。

    柚子园那边的人逐渐撤下了,因为天色要黑了。

    骆冉坐在车里下来,路都在想着这件事情的曲折和离奇。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撞鬼了,骆冉却知道这件事有人故意造成的,般人根本都现不了而已。这个人不但利用了自己当初布下的大阵,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显然是有预谋的在做件事情。

    然后这个人利用这阵套阵的方式,又布置了个简单的回笼阵。让只能在阵里现了些恐怖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引导神仙矮子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个人的法术极为精深,心机也是般人不能想到。如果他要作恶的话,将会是场大祸事生,如果是别的企图,就只有先静观其变了。

    骆冉心里有着些想法,却没有现车缓缓的开过了双园的家门口。而在沈素的房里有对眼睛,正静静的看着吉普车慢慢的开过。这是双有些淡然和冷静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是个瘦高的男子。他正背负着双手,静静的站在那里,听到吉普车开过来,眼神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唇角却微微的翘起来了。

    沈素有些恭敬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身后,眼神里甚至有些小小的兴奋。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她又是敬仰又是激动。虽然遇到这个男子有些意外,但是这个男子的突然出现,让她的思维几乎完全的颠覆了过来。就是到了此刻,她都在心里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就在早上的时候,她在后面水渠边遇到了条恶犬,这条恶犬居然想攻击自己。当时正在六神无主的时候,这个自称彭柏全的男子出现了。他不但轻易的用拳头打倒了这条巨大的恶犬,还顺便给自己扭伤了的脚推拿治疗。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他那有力的手,把住自己脚的那种感觉,沈素就感觉到自己浑身软。

    彭柏全自称自己来自于梅山,听说这边的人承袭了不少法水,于是到这边来找人学习和交流下。重点是想看看能不能遇到有缘的人,想寻找两个有机缘的年轻人做徒弟。沈素对这些东西本来是半信半疑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凭借看着自己外形,便说出了自己身体的些症状,甚至是自己私密的些事情。

    沈素心里自然先是羞涩,继而便是惊讶,然后在他露了手绝技后,完全便对他只有景仰了。这个男子倒是没有他想和多话,还让沈素把自己介绍给婆婆奶奶,这让沈素对彭柏全戒心尽去,而且还在介绍彭柏全的时候,居然对奶奶说彭柏全是自己个同学的亲戚。

    奶奶听说彭柏全想收徒弟,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老人心眼多,自然免不了怀疑。不过这个彭柏全也不多说什么,当场便演示了下自己的硬气功。他把上衣脱了下来,运好了劲气之后,让双目失明的先园拿刀。当时在场的不明所以,彭柏全却让先园拿刀砍自己两刀试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