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隔山打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彭柏全的举动,显然是彻底的震撼了双园的家人,直接用刀去砍人,这种事情不要说看过,就是听说这回事,都会被人当成笑话来看。  .这个时候的乡里人,是不允许拥有制式武器的,家里唯有的就是菜刀了。菜刀的锋利大家心知肚明,用它去砍人,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是颠覆了这家人思维的是,彭柏全不但做到了,而且还鼓励着这家人在自己身上实验。连老练的双园的母亲奶奶,眼见着这不可能的切,都彻底的相信了彭柏全是个奇人。当然她们不知道的是,如果对于普通人来说,彭柏全还真是个奇人。

    这个身份神秘的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出现,也没有对别人说起过自己的事情,以及出身于什么地方。但是对于双园家人来说,这切此刻并不重要了。尤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双园在竞选青年干事失败,落寞的跟随别人出门不在家的情况下,家里人都选择了相信彭柏全。

    眼见这种神奇,她们不但没有感觉到怪异,反而把彭柏全奉为了高人,甚至以为是上天赐下的契机。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彭柏全的这些能力,确实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

    这家子因为些事情,不但双园自己处于茫然期,就是容貌出众的沈素,在工作的学校里也丝毫不占优势。对于双园竞选失利的转型,和沈素对自己事业的无所适从,这家人神经都处于高度的紧张期。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彭柏全来到这个小村里,出现在了双园家人的眼前。准确的说来,应该是彭柏全突然的出现在沈素面前,让这个虽然冰雪聪明的少妇失去了主张。男人遭受了些打击逃避,自己面对代课职业竞争的强烈,都让她希望有好晕降临到自己头上。  W WW.1 ZW.

    如果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双园的母亲不会太过在意。也许会热情的招待他番,也不会抱有什么幻想。可是偏偏看到了彭柏全神迹般的举止,向淡定的奶奶次激动了起来。她虽然没有对家里人透露什么,可是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幻想。

    儿子双园竞选的失利,虽然有着双园年轻没有经验的缘故,但是她直认为是家族没有后台的原因。虽然说起来自己和牛爷算是本家,但是离着已经有些疏远了。何况双园在人际交往这些方面,显然是远远的不如唐人凤他们。而双园的堂客虽然还代着课,那也是随时都有可能被辞退的,所以对于她来说,这是个很大的心病。

    彭柏全的意外出现,虽然让奶奶看到了另外种希望,但是人老成精还是比较慎重的。双园的父亲唐方,是个老老实实的农民,对家里的孩子未来没有任何的帮助。虽然和牛爷说起来是四代边的堂兄弟,但是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亲近的意思。

    奶奶当然希望彭柏全是个好的契机,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先把沈素叫到了旁,好好的询问了番。对于她来说,虽然没有怀疑沈素的心机,但是担心彭柏全心里有事。

    沈素虽然心里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忐忑,但是她没有丝毫的恶意。而是感觉到忽然的认识了彭柏全,就好像处于茫然期的人,看到了眼前出现了盏指引前行的明灯般。彭柏全的神秘能力,不但让沈素敬仰,此刻她完全的就相信,这是上天赐给自己最好的机遇。

    于是,沈素便信誓旦旦的告诉了自己的婆婆奶奶,这个彭柏全是自己的熟人,而且是个有着非凡手段的人。  WW W. 1ZW.初始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是随着家人的相信,彭柏全的然襄助,让沈素简直就认为这切就是真的。

    这切虽然纯属意外,但是对于彭柏全来说,让他心里此刻却是有些欣慰。虽然是随性的来到这个地方,不但遇到了些意外,此刻无疑多了几分选择。因为来到弘扬堂这边,本来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自己爬山涉水的旅程,个没有太多不同的地方。

    可是他还真的有自己的事情,不过他怎么可能和别人提及。因为这个少妇沈素善意的谎言,他虽然没有完全掌握沈素说了什么,但是看到老人对自己的态度,他完全已经猜到了**不离十。对于常年奔波于江湖之的他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间便可应付的事情了。

    意外碰到沈素这个漂亮的少妇,对于彭柏全来说也是个意外。虽然沈素的漂亮惊讶到了他,但是想到昨晚那个关注的人,他也不想节外生枝。虽然不管出现什么意外,对于彭柏全心里来说,他当初甚至没有任何的意外想法。如今这种意外虽然不是刻意造成的,但是绝对是彭柏全想要的。

    因为彭柏全每年都会从自己成长的地方出行,到湘楚境内各个地方去修行。这种修行别人很难理解,但是对于彭柏全来说,却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他这脉所承袭的东西,普通人很难理解,也无法和人去明说分享这切。但是当初选择了修行这切,就好像走入了条不归路。

    对沈素和奶奶说了自己要收徒弟,彭柏全倒也不是骗人,因为自己需要暂时落脚,然后等待个自己期盼的机会,得到自己布局后想要得到的东西。

    而来到这家安身,虽然有着些好的基础,但是迟早会让人知道。甚至对于他来说,虽然没有任何担心的意思,但是他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只要真正的找到这种人,可以成为自己的徒弟,对于他自己也是件幸运的事情。

    但是他也没有告诉沈素,甚至不会和这家子说及,自己来到弘扬堂之后,自己布置的事情。因为那样肯定会引起些轰动,甚至会引起些不安。这种阴差阳错的机遇,彭柏全哪里会和沈素说起,巧妙的利用下,何乐而不为。

    而双园家人还沉醉在兴奋之,因为彭柏全的出现,无疑会改变这个家庭的未来。作为家里的主事人,奶奶先自然想到的便是双园叔伯兄弟这些人。于是边挽留着彭柏全,边使人去召集双园的这些堂兄弟晚上过来,看看彭柏全这个奇人,会不会选家族里的这些年轻人。

    看到吉普车缓缓开过,彭柏全心里居然有些轻松了起来。这是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压在心头的块石头,突然被人捡开了样。沈素犹如株亭亭玉立的荷花,轻盈的站在彭柏全身后,有些小心的看着他。看到彭柏全的脸色似乎有些舒缓,便轻声的告诉他可以吃饭了。

    彭柏全缓缓的回头看了这个女子眼,他走过很多地方,像这个女子这般漂亮的,还真是不多。眼神闪过丝不易察觉的神色,但是马上便被彭柏全收藏了起来。他喉结轻轻的滑动,却轻轻点头很好的掩饰了起来。不过临出去的时候,彭柏全停住了脚步,低声靠近沈素说道:“等下给我准备锅洗澡水!”

    沈素虽然愣了下,但是没有想多了,陪着彭柏全来到了堂屋。这里有双园的弟弟小园、哥哥先园、妹妹细园在等,双园的父亲唐方却和双园的那些叔伯兄弟久园、西园、外园、虎园几个起。看到彭柏全过来了,大家都客气的迎接上座。女子是没有上座的,最小的虎园也站到了旁去。

    这边大家客套了起来,彭柏全却也是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不过他脸上挤出丝笑意,和大家客套几句。不过他好像惜字如金般,大家看到他不喜欢说话,都不由有些拘谨了。这顿饭吃的有些快,他们也没有现,直有个身影就趴在沈素住房旁边的窗户前。

    这个人自然就是我了,虽然外面很冷也已经暗了,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动弹。因为我虽然没有看到彭柏全看到吉普车开走的神态,但是我看到了他盯着沈素的时候,那种有些令人沭的眼神。虽然只是匆匆瞥,但是这个人在我心里已经有些不舒服了。

    那是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没有想太多,但是想到他贴在沈素耳边说话的时候,我便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我没有再过多的停留,沿着屋檐慢慢退到小树林。本来想马上就回去,没有想到突然再次看到土马路有车开过来。我立马站住了身形,静静的看着另外台吉普车开了下去。

    没有人现外面的我,因为双园家里没有养狗。因为堂屋里的人有些激动了,随着几杯米酒下肚之后,彭柏全的话语逐渐的多了起来。看到几个少年在自己面前,和沈素般恭敬的看着自己,彭柏全便有些勾起了思绪。

    记得很多年以前,在个山村里面,也是有那么个老人,面对着群少年。其有个瘦高的少年,也是这么恭敬的看着这个老人。后来这个少年成了老人的弟子,再后来老人慢慢的老去了。彭柏全感觉时光如电,心神似乎回到了从前。蓦然回,已是沧海桑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