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诡异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会怎么样!”几乎是异口同声,这家子男男女女都紧张的看着彭柏全。  W说W W.1ZW.

    就连正在火塘里夹红炭火的奶奶,都停手看着了彭柏全。大家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这可是隔山打牛拳啊,实实在在打在久园身上,会不会出事?

    大家心里都不由突了起来,旁的沈素更是吓得脸色有些白了起来。

    “大惊小怪的,你们不用担心!”彭柏全放下左手手里的酒杯,淡淡的说道:“门口有株桂花树,刚刚这掌就转到那里去了,你们等下可以过去看看效果!”

    看着彭柏全那莫测高深的样子,大家心里打了个突。奶奶却端着火盆过来,嘴里念叨着这些年轻人不懂事。因为看着彭柏全已经吃完了,便招呼着细园倒茶过来,让大家过来沈素这边客房坐。

    年轻人都跟着了彭柏全过来了,把他让在了那条沙上坐下。火盆就放在了沙前,大家围着沙坐下,都拱卫着彭柏全。彭柏全喝了口细园递过来的茶水,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大家都有些紧张和兴奋,看着没有吱声的彭柏全,都在想着这个师傅会不会看自己。

    沈素却端着盆热水过来,里面放着块毛巾,还有块小小的香皂,因为水温的缘故,正散着淡淡的香味。大家却知道,这是饭后要让客人净面下。果然便见到沈素细心的拧干了毛巾,轻轻的唤了声彭柏全,看到他睁开眼睛之后,便递了过来给彭柏全。

    彭柏全也没有推辞,自然的擦了下脸面,似乎酒后神清气爽了许多。看着大家都望着自己,虽然各个眼神里都有些期盼,但是每个人都不尽相同。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滑过,最终只在久园和虎园的脸上停留的久了些。

    冬夜,在小村的栋房子里,群少年围着个瘦高的男子,大家目光之多是崇拜的神色。 .小1ZW.

    !!!

    骆冉到了牛爷家门前的时候,便和牛爷起下了车。法医把那头颅骨拿走了,骆冉虽然很想自己研究下,想必那些公安和法医也不会同意。个普通人拿着个头颅骨干嘛!不是变态是想做什么?骆冉还不想被人抓起来做研究。

    牛爷似乎有些郁闷,虽然没有必要在公安面前显示什么,但是领着帮人找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个大活人。虽然神仙矮子的堂客直哭哭啼啼的,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其实公安也不能确定神仙矮子的人是不是死了。周能被带到县里公安局去了,因为涉及到比较重大的事情,已经不是派出所可以解决的了。

    骆冉似乎看出了牛爷的郁闷,跟着他起进屋之后,牛爷的堂客沈宝珍便把准备好了的饭菜端上来,因为看到有骆冉同来,马上便又去准备菜去了。骆冉也没有客套的阻止,陪着牛爷在客厅里坐着。听到骆冉说要喝米酒,本来想拿茅台的牛爷,只好让儿子唐宗去卓义明家打壶过来。

    本来有些郁闷的牛爷看到骆冉盯着自己,脸上带着丝微微的笑意,忽然省悟到什么。呵呵便笑道:“老伙计,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现在不敢肯定什么!不过现了些东西!”骆冉意味深长的看了牛爷眼,喝了口米酒,眼神却变得有些犀利深邃了起来。

    “哦,难道还有什么内幕不成!”牛爷看到骆冉的神色变,居然便冷静了下来。想到公安在这里他都没有吱声,难道真的有什么不能公开的不成?

    骆冉心里其实有些担忧,毕竟这种事情的玄乎,很难和不懂的人解释。  W .虽然和牛爷认识了几十年,自己擅长的东西他都基本上知道,但是如今面对的这件事情,就不是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连和了几杯,骆冉才慢慢的停下杯,看到沈宝珍又端上来个炒白菜。

    “虽然咱们没有找到审显的影子,但是我隐隐感觉到他还没有出事,只不过被什么东西迷住了!”骆冉忽然说出段奇怪的话来。

    牛爷显然愣住了,居然也停下了筷子,看着有些沉思的骆冉:“什么意思?神仙矮子没有出事?那他究竟哪里去了,麻麻的,弄得整个柚子园乌烟瘴气,明年开会就把这承包给别人!”牛爷显然不高兴了,今天不但没有涨面子,显然还有些丢脸的感觉。

    “看到那个周能了没有,他是被鬼打墙困在了个地方,然后受到了惊吓之后,吓成了那样的!所以我怀疑审显也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只不过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那个地方也没有被人现而已。”骆冉语调有些深沉,其实是在他心里有些郁闷而已。

    他向是极为自负的,却没有想到被人在眼皮底下布阵,不但利用了自己,而且居然还把人给圈起来了。想到这里的时候,骆冉心的郁闷可想而知了。

    “还有这种事情!”牛爷自然是听过鬼打墙的,但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个时候联想下,心的惊讶自然有些莫名。

    “因为我没有和大家说,我昨晚在柚子园也走了个晚上!”骆冉静静的说道:“沿着那鬼打墙的外沿,直走了个晚上,我可以肯定这切是有人故意的!”

    “谁会这么无聊!”旁沈宝珍惊讶的搭腔。

    “这不是无聊!而是有人想在后山做什么!”骆冉语气冷了下来,看到牛爷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由低声说道:“这个人有什么目的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审显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在某个地方还没有事情。当然,如果他的心里承受能力不行的话,也许会和周能样的结局!”

    本来以为只是件意外的事情,没有想到听到骆冉这么说,牛爷顿时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大眼转了几下,盯着骆冉静静的神色,也低声说道:“难道有外人来村里了?”

    “现在还没有听到什么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的什么人,但是肯定是有人故意的,而且这个人应该不是周边的那几个人!这个人比我还要厉害!”骆冉的语气有些冷。

    “什么!”牛爷次震惊了起来,他是知道骆冉的手段的,听到他如此的评论这个人,他怎么能不惊讶呢!

    “第次碰到这种事情,不过那个头颅骨本来对我有些用,因为不是咱们这边人的,而是那个人留下的。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显然是那个人特意留下的!”骆冉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到骆冉忽然止声,牛爷更是惊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便也没有打扰骆冉的思路。

    骆冉确实忽然想到了,这个人在柚子园留下这个头领,显然是故意的。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个经常使用的头颅?但凡是用人体骨骼做法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有着阴暗的面。虽然不能界定就是邪修,至少用这种充满阴气修炼的人,都是浑身上下有着股邪气。

    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骆冉居然饭都没有再吃了,嘱咐了牛爷几句,让他别把晚上的事情透露出去,便匆匆的出门而去。

    看着骆冉消失的背影,牛爷自然不好挽留。对于骆冉这个人,牛爷还是充分信任的,不管是他刚刚下放到村里来,还是这些年把家人留在村里,他都已经把弘扬堂当成了自己的家。尤其是村里有什么事情,骆冉每次总是不遗余力。不管是在省城里工作,还是外出各地出差,心里都惦记着这个地方。

    沈宝珍却似乎有些担忧,但是看到牛爷沉着脸的神态,她在旁也不好出声。毕竟骆冉不但和壹太婆是干亲,和牛爷算是兄弟般,而且在村里也是德高望重。

    不说牛爷家有些吃惊,却说骆冉出门之后便左拐,直接往弘政堂这边来了。临近大院的时候,便听到大院里的狗叫起来了。骆冉没有在意,直接穿过弄堂走廊,往持节公这边来了。

    我刚刚吃了饭,正准备扶着永蕙回去休息,没有想到便看到爷爷和骆冉过来了。我客气的像骆冉问好,永蕙也有些羞涩的问好了。骆冉示意我先扶永蕙回房去,然后和爷爷在外面等我。

    看到我要走,永蕙坐在床边忽然拉着我。我愣了下,看到永蕙居然低着头。我低声问她怎么了,永蕙忽然拉着我贴近,低声说道:“我感觉骆伯伯找你是有什么事情的,如果晚上要出去的话,你别跟着去好不好!”

    我愣愣的看了她下,心里虽然很是高兴,却也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啦?”

    永蕙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然后轻轻松开了我。我虽然有些疑问,还是直接过来这边。爷爷把我和骆伯伯带到他住的这边,骆伯伯直接和我说,让我把脖子上的血乌桃木木牌借给他。

    虽然不知道骆伯伯的目的,但是看着他凝重的神色,以及爷爷那淡淡的神色,我还是轻轻把木牌解了下来。骆伯伯接过血乌桃木木牌,神色似乎变得轻松了些。他轻轻摩挲着木牌,居然低声说道:“是的,果然就是这种感觉!”他抬头看着我,又偏头看向我爷爷,低声说道:“应该可以找到你家那根血乌桃木,这木牌明天可以给小河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