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能说的秘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男子自然就是被双园家奉为上宾的彭柏全,在应付了这家人的亲属之后,大家已经各自回去休息。  .1说小w小.而他却在大家走过,静静的坐在沙上,似乎陷入了种沉思里。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他灭灯进入睡眠,大家自然以为他已经睡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入睡,刚刚送走那些年轻人后,他顺便去了下这家的茅房,便现了些异状。

    对于他这种游历于江湖间的人,自然先考虑的便是自己在外的安全,所以在靠近这家的时候,顺手便在周围布置了些东西。可是,在他检查这些布置的时候,居然现自己的东西被人动过了。

    他是知道自己布置的这些东西的威力的,被人动过之后,对方居然没有留下痕迹,这让彭柏全本能的警惕了起来。他先想到了昨晚那个人,个可以游离在自己阵外,而且现自己意图的人,显然也是个高手。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彭柏全心里几乎敢肯定,这是个和自己样的人。

    虽然从来没有自傲过自己的本领,但是彭柏全知道自己的这身本事,不是普通人可以项背的。但是彭柏全更加不会轻视些有着奇能的人,既然自己可以这样,是不是别人也会像自己样,有着乎常人的能力。彭柏全在江湖上多年,自然不想自己在阴沟里翻船。

    当然他也不能妄自菲薄,虽然没有打听过骆冉这个人,因为他怕惊动骆冉。毕竟像具有这种能力的人,般都会比较敏感,他不想把自己先处于险境。他想在这家多待几天,因为可以通过这些人了解到些东西。尤其自己这次的行动,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收获,结果就在近前,他自然不想就此放弃。

    说起来彭柏全还是很惊讶的,本来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个逝去的故人,没有想到在后山意外的现了个阵法。  W WW.1 ZW.看那手法和布局,彭柏全还以为是以前的人留下的,顺手便利用了起来。此时看来这也不是偶尔,那个阵法当是那个人布置的,他现了自己在他阵法上的布置,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被对方盯着的感觉真的不好,彭柏全自然知道这点。看到对方敏锐的感知之后,他主动的从后山退了下来,本来隐藏在水渠的涵洞里面,没有想到意外的碰到路过的沈素。沈素这素心阴女的体质,让他自然有些意外和惊喜。因为他修行的东西,如果可以靠近这种体质的人,可以快的平衡身体里的抵抗。

    于是他出现在沈素的面前,虽然因为意外的出现让沈素惊讶,但是随手露出了几手小把戏,还是果然震撼了沈素。对于经常在江湖上混的人来说,要稳住沈素这种女子,彭柏全还是有十足把握的。何况在这个时代里,还很少有心计的人出现在乡里,这个时代的乡里几乎还是夜不闭户的。

    心里虽然没有别的想法,但是随着看到自己的布置让人现,也让彭柏全警惕了起来。心里寻思着自己的布置,坐在那沙上居然便有些心血沸腾起来。只见那右手血管下还在快的蠕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断的游动样。

    晚上双园家的兄弟们再次见证了彭柏全的奇迹,最后这家人彻底的对他崇拜起来,主动留他住在了家里。沈素本来不敢开口挽留,最后婆婆奶奶话,家里最好的房间就是沈素的卧室,要不沈素带孩子去细园那边住,把卧室腾出来给彭柏全住。

    彭柏全对这些并不计较,自然没有让这家人这么做,但是可以挨近沈素这具素心阴女体质,却是有极大好处的。  .可是因为暂时要住在村子里,他还是选择了客套。不但让这家人不要太客气,还客气的说自己在沙上就可以了。

    奶奶这个好客的老人那里会同意,最后看到彭柏全沉下去的神色,只好任彭柏全选择了。待到这些亲戚的少年退去,便搬来了被褥给彭柏全。不过老人还是说沈素带着孩子,怕晚上太吵到彭柏全休息,便把细园叫过来陪沈素,这种心思彭柏全就当没有看到,对于能够静静的休息就已经满足了。

    可是现在彭柏全忽然在心里有种躁动的感觉,这是种奇妙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彭柏全却隐隐猜到是感应。自己在后山的布置被人触动了,彭柏全虽然没有这种感知能力,但是隐隐便猜测到了。本来想起身出去,但是坐在沙上看到那房门,彭柏全心里忽然生出股异样的感觉来。

    脑海里居然浮现出沈素那含羞的神色,无可否认的是,沈素确实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是个年轻的,已经刚刚熟透了的少妇。想到她那性感的唇形,还有那**的眼神,彭柏全居然感觉到自己劣根不安分了起来。虽然常年在外行走,甚至修行了些特殊的能力,但是彭柏全认为自己不是个坏人。

    可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在间空旷的房间里,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产生了股强烈的旖旎。深深的吸了口冷气,但是心里火热的感觉没有消失,脑海里甚至产生了股模糊的想法。

    看着窗外那模糊的月色,彭柏全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管似乎在躁动,本来只有右手的血管在蠕动,此刻好像感觉到好像浑身的血液要沸腾了。盯着那扇木门,彭柏全感觉自己就要站起来。他能够听到里面的呼吸声。敏锐的感知让他知道细园和小孩已经睡了,而那个漂亮的少妇还在床上辗转反侧。

    沈素确实没有睡,她睡不着。虽然天气很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彭柏全的身影,有他赤着上身,运足了劲气,任凭少年拿着刀在自己身上砍;也有他看着自己的时候,那鹰眼般的眼神,似乎带着股令自己悸动的神采。

    想到这里的时候,沈素心里有股羞涩的感觉,但是她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些热,然后甚至感觉到了些别的东西。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愣愣的看着楼板,即使已经很是疲劳,却还是睡不着。

    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偏头看到已经熟睡的小姑子和孩子,她忍不住抬头看向了门,因为她隐隐感觉到了阵脚步声。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马上又听到了那脚步声离开了门边,她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快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在烫,听到那脚步声离开,她感觉自己心里居然有些小小的失落。

    就在她心里有些黯然的时候,没有想到令他再次心动的是,那个脚步声居然再次的走到了门边,甚至沈素还听到了阵急促的呼吸声。沈素呆住了,时间心里既是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隐隐的期待。看到门外没有声音,只有那个急促的呼吸声,她终于轻轻的掀开了被子,小心的走了过去。

    虽然穿着贴身的衣物,可是冬夜的温度还是极低,沈素忍不住抱着了自己的身子。她不敢走的太快,不但怕惊醒细园和孩子,也怕惊动门外那个人。沈素心里乱糟糟的,那人为什么还不睡?他到门边是想干什么?他要找自己吗?他找自己想干嘛?

    这个时候的门板极薄,沈素果然感觉到了那呼吸声,他真的站在门外。不知道为什么,神差鬼使的沈素居然轻轻拉开了门栓。

    彭柏全确实就站在门外,他心里想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再次走近门边的时候,他手里多了根指长的细香,他刚刚要把香点燃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屋里轻轻的脚步声。彭柏全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十多二十年的练习,他的听觉比般人强上几倍,自然听的清清楚楚的。

    没错屋里有人到了门边,虽然期待着是沈素,但是彭柏全更知道屋里有细园。就在彭柏全纠结的时候,他居然听到门栓轻轻的拉开了。他心里瞬间激动了起来,然后门轻轻的轻轻的慢慢拉开,屋里的人居然不想惊动别人,这让彭柏全瞬间便更加激动了起来。

    虽然是在黑夜里,当看到沈素穿着身贴身的衣物站在自己面前,彭柏全几乎便不能克制。但是彭柏全还是站着没动,因为闻到沈素身上的清香,他感觉到自己的劣根放肆的张狂了起来。

    沈素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便轻轻的迈步出来,而且还轻轻的动手拉门。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沈素,彭柏全几乎便要张手抱着她,但是他还是极力的克制自己。直到沈素回过头来,张嘴低声几乎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问道:“彭师傅,你怎么啦!这么晚还不睡呢!”

    彭柏全次感觉到自己喉干舌燥,放肆的看着微光下沈素那高挺的胸部,还有那贴身衣物勾勒出来的曲线。几乎有些稀里糊涂的回道:“你怎么也还不睡?”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可能是适应了黑暗的光线,看到靠近自己的彭柏全,沈素瞬间便浑身软了起来。原来彭柏全那怒张的劣根几乎贴近了自己,沈素不是个少女,而是个深通人事的少妇,不由羞得低下了头去。

    看着沈素这个样子,彭柏全早已经忍耐不住,把便张手抱着了她。沈素嘤的身便软了,感觉到彭柏全那火烫的身体,还有那紧紧顶住自己的东西,她哪里有半丝反抗的力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