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各显手段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播报】关注「」,获得515红包第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展身手了。  W W W .1ZW .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虽然没有做什么噩梦,但是其实直都是没有熟睡。我自己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身子直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

    就在这种纠结,忽然听到外面有些动静大了,虽然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被人吵醒的感觉还是有些不爽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外面却是黑漆漆的,嘴里不由也轻轻的嘀咕了句。

    冬夜的被窝里还是很温暖的,尤其是有人陪着自己的感觉,还是很令人心安的。口鼻里闻到淡淡的清香,才想到永蕙也是在的,瞬间便清醒了许多。

    旁的永蕙其实也是醒了的,在黑暗似乎感受到我醒来,轻轻拍了拍我伸出被窝的手,低声说道:“别冻着了,好好躺着,离着天亮还要会儿呢!看动静这么大,好像是唐遇仙家里那边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半夜得病了!”

    听到永蕙低低的声音,我似乎慢慢清醒了许多。毕竟来大院半夜三更敲门的,应该都是找唐遇仙看病的。我躺在被窝里听到咚咚啪啪的敲门声,果然便是后面唐遇仙家那边。有人大力的敲着门板,边试探着召唤着唐遇仙。虽然没有听出那人是谁,可是声音在这冬夜传遍了整个大院人家。

    被这声音惊醒了之后,又听到永蕙的声音,便忍不住想靠近她这边来。这几天因为她的脚伤我没有挨近她,可是这个时候我似乎忘了这件事,伸手想去缠着她的手臂。没有想到永蕙居然把便拧着了我的右耳,嗔怒的低声朝我说道:“你又忘了我说的话了!”

    平时在别人面前,她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我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凶我,但是我也现自从暑假以后,只要和我单独在起的时候,她对我总是会比较直接的施暴。   .1w.

    “松手,快松手!求求你我不敢啦!”虽然不是真正的很疼,但是我没有避开和闪躲。任她就那么直接的拧住,可怜兮兮的哀求着,身子便贴近了她点点。

    永蕙自然不会真正的生气,但是看到我清醒了过来,虽然靠近了过来,但是还是很小心着她的脚,她便也没有生气拒绝我的意思。她自己居然打了个哈气,本来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便被乱蓬蓬的拍门声再次惊醒。

    个沙哑的声音再次叫着唐遇仙,声音有些忐忑的谨慎。不知道是唐遇仙不想起来,还是真的没有听到。直到叫了十来声之后,才传来唐遇仙堂客莲花那不耐烦的声音:“谁呀?半夜三更的,这是要干嘛呢?”

    就是以我的年龄和经历看来,这是唐遇仙有些生气了。虽然作为村里的赤脚医生,救死扶伤是他的本职,可是他也是人也会劳累需要休息。平时他在村里周围也比较有影响力,可是对于天到晚不能休息这件事情,唐遇仙的忍耐力还是有限的。

    “我们家审显找到了!我是他堂客静怡啊!不过有事麻烦你啊!他现在昏过去了,是那个在柚子园守着的曾公安同志让我过来,请你过去山上帮忙看看审显情况的!”声音坚持不懈,虽然没有丝毫说是自己焦急的原因,依然抬出了派出所的公安来,谨慎但是似乎安定了许多。

    我听着她边叫着,边仍然敲着门板,似乎生怕唐遇仙不起来。我当时都没有想起这个审显是谁,永蕙可能看我愣愣的样子,居然挨着我说审显就是那个神仙矮子,我立时恍然大悟。

    这个叫静怡的堂客她的这种行为,直接导致了大院里大部分的人醒来了!虽然没有人出声喝骂,毕竟大家都是个村里的,又知道她男人失踪了,连乡里派出所都来查过了。 说.小1w.说这个时候听到说她男人找到了,有些好事的人便起来了。片时没有听到唐遇仙两公婆的声音,倒是先听到了些老人的声音。

    我本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到永蕙想起来,我瞬间便清醒了过来,问她说:“还好早呀!你也不方便还要去看热闹吗?”

    “看热闹你个头呀!我是晚上水喝多了,这被她叫醒了要起来方便下!”永蕙低低的呵斥了我下,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我看她没有披外衣,赶忙也起来去扶她。这次永蕙倒是没有推开我,反而低声嘱咐我别冻着了!她知道我以前体质不好,看到我有些倔强的坐着,便靠着我把被子朝我身上裹了裹。挨着她软软的温暖的身子,我本能的伸手抱着了她。在黑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她却也靠着我的肩膀慢慢下床,然后又给我裹好了被子。

    这刻,我忽然心里有股强烈的暖流,看着她慢慢把着木床边沿和饰纹移动,向角落那边的马桶去了,心里却是感觉到很温馨!

    外面的声音终于正常起来,想必是唐遇仙起来了,听到动静是不少人起来了,包括我的婶婶小雨和惠江的妈妈达风晚娘。大家似乎都有着好奇的心里,叽叽喳喳的在问那个堂客。不知道是出于乡邻的关心,还是纯粹的好奇神仙矮子失踪的原因。

    她们在夜里声音有些大,但是可能人多,加上听到永蕙这边的动静,我居然没有完全的听清楚那些人说些什么!时而蹦出几个问号,也多是大家乱哄哄的提问,和听到某句话时的惊讶声。

    不过我倒是没有关注她们这些卦的意思,反而忽然想起骆伯伯晚上可是去了后山,当时还特意来过这边。不知道这个神虽然仙矮子突然找到了,是不是有骆伯伯去的原因。这个时候我居然升起种想当然的感觉,虽然没有听到这些人说的什么,那个堂客静怡的嗓子又沙哑了,但是我忽然有种也想起来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自己身上的那块血乌桃木木牌,还在骆伯伯身上挂着。我虽然不知道那块木牌的真正作用,但是想必对骆伯伯是有极大帮助的。这倒是让我心里忽然有些自豪起来,心里感谢那个老人垣先公,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又浮现了另外个影子。

    就好像是黑夜里的个璀璨,这个念头随着永蕙的慢慢回来,终于又在我心头消失,伸手便去扶着到了床边的永蕙。待得永蕙终于又钻进了被窝,那股带进来的冷风,终于慢慢被身体散的温度所驱散。

    虽然不知道骆伯伯怎么样了,不过他还说过要找到我家老祖宗当年的那根血乌桃木。从我真正接触他以来,他好像对当年的这根木头很惦记。后来我也问过爷爷,爷爷语焉不详,但是也提过嘴,那是当年有人为了感谢家里的老祖宗,然后特意送过来的。

    如今不知道这根木头的价值,或者还有没有这根木头的存在。几十年过去了,般的木头早就腐烂了,这根桃木的结局让人也不由有些意外。虽然不知道骆伯伯有几成把握,但是我想骆伯伯定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它的价值和归属,这个时候我也希望骆伯伯可以得到它。

    我们终究是没有起来凑热闹,但是随着唐遇仙的起来,好像听到久园他们也跟着去后山,大华是要去的,不过被他妈妈骂着缩了回去。这个堂客来的时候吵吵闹闹,走的时候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却也感谢了番半夜起来的人。神仙矮子为人如何不说,这个堂客倒是个通礼数的人。

    她来的时候是个人,回后山的时候居然跟了三四个人。手电在小路上照的雪亮,划破了冬夜带来的宁静。他们沿着大槐树边的池塘往上走,虽然没有惊动牛家的人起来,却也听到了牛赤水的咳嗽声。人家都说牛三郎看起来忠厚,其实在大事的时候不糊涂。

    出奇的是唐遇仙没有在路上吱声,就是久园直叽叽喳喳问这个堂客,他也没有关注的意思。大家到了土马路的时候,走在间的唐遇仙忍不住往沈素的窗口看了眼。他虽然很快便偏过头去,但是在黑夜里那丝眷念的神色,还是让他不由轻轻的长长舒了口气。

    黑夜里没有人关注到唐遇仙的神色,更没有人看到在屋里有双眼睛,正静静的看着这几个打着手电,匆匆沿着土马路往后山走的人。他就站在窗后屋里,对犀利的眼睛没有什么变化,看到这些人的身影远去,他方缓缓的收回目光,回头看向身后的沙。

    那里个人卷缩在沙里,大半个身子就露在被外,白嫩的肌肤在夜色里看来令人惊艳。沈素睡得很香甜,脸上充满着安逸后的宁静。

    彭柏全浑身散着股霸气,居然就那么赤身露体的站在屋里,在冬日的晚上似乎点都没有害怕寒冷。如果有光线的话定可以看到,他身上没有丝多余的赘肉。在别人看来他很精瘦,其实他身上居然满是结实的肌肉,此时他不但看起来比开始要矮上不少,而且似乎也要年轻了些。

    这是种奇怪的情形,虽然看起来还是白天的彭柏全,不过他这个人要结实了许多,也要变矮了有四五厘米的样子。他看向沈素那白嫩的肌肤,眼神充满着满意的神色。

    走近沙的时候,彭柏全轻轻的舒了口气。右手拇指在指节上快的点动着,开始脸上还有些谨慎,可是随着拇指点动的度加快,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轻松。“倒是有些手段,看在你没有破坏我大事的份上,今天暂时便不为难你!如果你要不知进退,我倒是不介意哪尼开刀试试!”

    彭柏全嘴里喃喃自语的,看着沈素那雕刻般的容颜,终于忍不住再次过来。对于和沈素刚刚的感觉,他还是很满意和高兴的,看着宁静的沈素,他再次的慢慢靠近。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